22:42 2020年10月22日
社会
缩短网址
0 91

新冠疫情爆发的两个月以来,餐饮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寒冬。中国很多城市的餐厅受到重创,或是被迫停业整顿,或是艰难维持生计。而在俄罗斯,3月27日,俄总理米舒斯京命令所有的公共饮食企业停业到4月5日,外卖送餐服务仍可以继续。俄罗斯也有不少华人经营的中餐厅,它们现在境况如何?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走访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几家中餐厅,无论是大饭店,还是咖啡馆、快餐店,都不同程度地受到疫情影响,处境低迷,但它们也都用自己的方式来抵抗疫情带来的影响。

     莫斯科的“迷邸”餐厅是一个集咖啡馆、餐厅和酒吧于一体的综合餐饮企业,一共有三家分店,一家开在莫斯科大学旁边,另外两家开在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附近。餐厅主要的目标顾客是中国留学生。由于价格合理,口味又不错,深受广大留俄学生的喜爱。在新冠疫情日益严峻的情况下,餐厅受到了不小的冲击。餐厅负责人张硕告诉记者,客流量在一两个星期内减少了70%-80%。   

“莫斯科情况现在特别不好。因为我们相当于经历了两个疫情期,一个是中国疫情期,一个是俄罗斯疫情期。两个对我们来说都有影响。中国刚开始疫情期的时候,刚过年,那会儿,没有学生回来,所有都被困在中国了,我们也就没有客源了。现在俄罗斯控制疫情,建议大家尽量不要出门,大家都开始囤货,还有好多学生没有回来。我们大概问了下,可能也就15%-20%的留学生在这边。一周前,俄罗斯人还不怕,吃啊喝啊,到处跑。现在,从上个星期开始,俄罗斯人基本也不出来了。这个星期更是,路上都不堵车了,你能想象吗?”  

     友大附近的一家“迷邸”分店春节后刚刚开业。新店主营韩国烤肉,老板开店的初衷是注意到莫斯科的韩国烤肉店一般价格昂贵,想在学校附近开一家平价店,让留学生们可以花不多的钱吃到美味的韩式烤肉。但由于疫情的原因,新店开业后生意也并不红火。而新店的开张不可避免地带来更多的支出费用,“迷邸”的经济负担更重了。张硕说,确实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疫情,如果早知道,根本就不会开这家新店。   由于客人不多,“迷邸”没有像国内的餐厅一样实行分餐制,但餐厅作为公众聚集场所,卫生和消毒工作必不可少,“迷邸”对于餐厅公共区域的消毒丝毫不敢懈怠。28日停业之前,工作人员会定时定点对餐厅进行消毒。

“我们自己也要多操心,对消毒控制这一块,我们也怕出问题。店里每天都要消毒,因为新冠病毒最常停留在地板上和卫生间一些手能碰到的位置,尤其是地板,要重点消毒。” 

  “迷邸”餐厅原本就有外卖服务,现在更加重视这块。未来一周里,他们也只能够通过送餐来维持生意。为了展现不同于一些没有合法经营资质的小饭馆,他们尽可能透明化食品制作过程,让外卖客户吃得放心。 

哈尔滨饭店为外卖小哥提供口罩和手套
© 照片 : 照片由 哈尔滨饭店提供
哈尔滨饭店为外卖小哥提供口罩和手套

“每天我们做盒饭的时候都会录视频,让大家看到这个盒饭是怎么做的,尽量让制作过程透明化。比如说,我们现在卖速冻水饺,也把包饺子的过程拍出来,让大家吃得放心。”  

   

 在疫情笼罩下,损失是不可避免的。张硕和老板已经在考虑未来的对策——撑下去,还是完全停业,这取决于未来的政策,也取决于疫情的发展。无论怎样选择,现阶段的低迷却是不得不经历的残酷现实。   悟空麻辣烫是一家快餐店,由于地处使馆区和大学宿舍区附近,又是附近第一家麻辣烫店,曾经生意很兴隆。受疫情影响,这家店客流量大幅减少。新政策出台之前,为安全起见,悟空麻辣烫的徐老板就开始劝阻客人前来堂食,并相应增加外卖的比例。   

“对我们影响也非常大,我们也非常担心员工被传染,但转变思路呗。现在我们外卖的订单比较多,一个人根本送不过来。因为店里的负担减轻了,其他的工作人员就帮着送,大家都在送餐。”  

     悟空快餐店的外卖订单多了起来,但在餐厅业务量大幅缩水和利润空间并不大的前提下,整体的状况还是令人堪忧。徐老板说,国内疫情大规模爆发的时候,他们在莫斯科还没有感受很明显。但自欧洲疫情变得严重,状况就发生了改变。尤其是最近一两个星期,客人越来越少,现在又不得不停业一周,这不禁让徐老板为小店的处境担忧起来。但俄罗斯政府对新冠疫情的防控措施比较严格,他还是保持了相对乐观的态度。   

  • 迷邸餐厅前台
    迷邸餐厅前台
    © 照片 : 照片由 莫斯科的“迷邸”餐厅提供
  • 迷邸餐厅在准备消毒液
    迷邸餐厅在准备消毒液
  • 悟空麻辣烫的厨师在为客人准备盒饭
    悟空麻辣烫的厨师在为客人准备盒饭
1 / 3
© 照片 : 照片由 莫斯科的“迷邸”餐厅提供
迷邸餐厅前台
“走一步看一步吧。看情况吧,看疫情的走势,如果真应付不来了,不行了,那我们也就把自己关在家里了,不出来了,毕竟安全最重要嘛。现在没有达到那种程度。我们对俄罗斯政府也比较有信心,认为不会有太大的状况发生。现在中国大使馆做得很好,还有莫大的学联,留俄总会,他们也都登记、记录学生和在外的人员。我感觉,跟意大利、西班牙每天新确诊成百上千的病例相比,在莫斯科还是比较幸运的。”  

     在圣彼得堡,有一家知名度较高的连锁大饭店——哈尔滨饭店,它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曾接待国内最高领导人高访团。哈尔滨饭店拥有5家连锁店。主要目标客人是当地的俄罗斯人——平常俄罗斯客人的比例可以占到60%-70%,也有中国游客和学生光顾。那么,他们在疫情日渐严峻的情况下生存状况如何?我们联系到了饭店的高级经理王小星。   

哈尔滨饭店
© 照片 : 照片由哈尔滨饭店提供
哈尔滨饭店
“国内疫情爆发之后,中国游客就不再出国旅游了。3月以后,俄罗斯也出现了确诊病例,本地居民也减少了在外用餐的次数,所以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影响,当然我们也理解。目前看来,生意还是可以维持的。”  

     由于圣彼得堡的疫情相对要缓和一些,确诊人数比莫斯科少很多,餐饮业目前虽受到了些冲击,却还能维持生计。王经理说,28日之前,客流量和平时相比,大概减少了三分之一。尽管如此,哈尔滨饭店对于餐厅消毒措施却几乎达到了最高标准。   

“首先,我们购买了大量的消毒产品,就是类似国内的84消毒液这样的消毒产品,每天在厨房和餐厅大堂做多次消毒工作;还使用高浓度的清洁产品清洗厨具、擦洗桌椅;每天每隔1-2个小时就给所有的门把手和水龙头消毒;并且增加了开窗通风的次数;还给外卖送餐员配备了医用口罩和手套,在餐厅的前台摆放了免洗消毒洗手液,提醒(客人)餐前使用或者去卫生间洗手。除了在餐厅工作的员工,我们还有一部分工作人员在办公室办公的,比如会计和经理,我们也增大了办公室消毒力度。如果他们是乘坐地铁上下班的话,我们会给他们发放口罩。”  
哈尔滨饭店为外卖小哥提供口罩和手套
© 照片 : 照片由哈尔滨饭店提供
哈尔滨饭店为外卖小哥提供口罩和手套

     除此之外,餐厅还在考虑让一部分员工在家办公,并且取消了不必要的出差。至于佩戴口罩这件事,东西方存在着观念上的差异。在俄罗斯,就像在西方其他国家一样,认为只有生病的人才会戴口罩。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餐厅采取了聪明的做法:员工在工作时不用佩戴口罩,但会在上下班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佩戴。   王小星介绍说,如果政府能够将疫情定性为不可抗因素,那么餐饮业将能减少一部分损失。   

“的确对餐饮业是一个比较大的冲击。如果生意真的差到入不敷出,或者当地政府要求一定关闭餐厅的话,那肯定要与房东去沟通交涉了。因为很多房东本身也是贷款购买的房屋,或者是贷款修建的,房东也面临着比较大的经济压力。所以政府如果能够官方承认现在疫情属于不可抗因素的话,那么无论我们租户跟房东,还是房东跟银行沟通的时候,都会更有说服力。”  

     同莫斯科的“迷邸”和“悟空”一样,哈尔滨饭店也拓展了送餐业务。他们同外卖平台合作推出一些优惠活动,把外卖平台给餐厅的宣传册以及自己制作的宣传单贴在餐厅里,并利用微信群和朋友圈推广送餐服务。他们还计划加入更多的当地外卖平台。

     自3月27日俄总理下令所有餐厅停业一周后,毫无疑问,外卖已经成为俄罗斯中餐厅自救的最重要途径。

 

关键词
中餐厅, 新冠疫情, 中国人在俄罗斯, 中国人在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