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4 2019年12月08日
李鹏

圣彼得堡中医师:我想用中国传统医学帮助更多的俄罗斯朋友

© 照片 : 蔡晴
社会
缩短网址
0 202

中国的传统医学也称中医,近年来在全世界逐渐变得流行。随着中医在世界各地的推广,很多国家都出现了中医诊所,中医正在为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所接受和认可。中俄两国是山水相连的邻邦,俄罗斯是较早接触中国传统医学的国家之一。

     

俄罗斯国家医疗委员会主席罗沙尔
© Sputnik / Vitaliy Belousov
早在明代中晚期,中医就传入了俄罗斯。今天,在俄罗斯的“北方首都”圣彼得堡,有这样一位年轻的中国医生,正在用他精湛的医术和医者仁心,帮助着这个城市身患病痛的人们。

     李鹏是一位年轻的中医医生,他来到圣彼得堡成立自己的中医诊所还不到两年的时间。谈起自己在异国他乡创业的历程,他说,之所以想在圣彼得堡开创中医诊所,一是因为他特别喜欢这座城市,喜欢这座城市的人,二是他想用中国的医学来帮助患有病痛的俄罗斯朋友。他说:

“我来俄罗斯开诊所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使用我们中国的医学,使用我们中医的方法,来帮助俄罗斯的一些患者,帮助那些长年累月身体有痛苦的患者,希望能够减轻他们的痛苦,恢复他们的健康,让他们更好地去享受生活。”

 

     

© 照片 : 蔡晴
李鹏到圣彼得堡成立自己的中医诊所
李鹏医生还给我们普及了一下中医的治疗手段,并告诉我们,俄罗斯人还是非常喜欢中医的,因为中医对一些病痛的治疗效果还是非常有效的。李鹏说:

“我们中医里有非常丰富的治疗手段,以及非常系统和完整的治疗理论和治疗体系。可能大家比较熟知的是中药,这是在中国流行非常广泛的治疗手段之一。另外还有针刺、艾灸,还有在世界上比较流行的拔罐、刮痧、推拿、按摩,以及整骨、正畸等,这是一些大概的中医治疗手段。”

     也许中医的各种治疗手段对于外国人来说既有些新奇,又不是那样的容易理解和接受,但最能说服他们的就是一些令人惊奇的疗效了。李医生曾经接待过一位50岁左右的女性患者,她在长达四五年的时间里一直忍受着面部疼痛的折磨。这一疼痛是几年前拔牙手术的后遗症。她寻医问药了多年,这个后遗症也没有得到缓解,每次疼起来就像刀割一样痛苦,并且几乎每天都要疼上6、7次。而在李医生的诊所做了一次针刺治疗后,这种要命的疼痛居然消失了。一共进行了7、8次治疗,这位女士就从此摆脱了疼痛的折磨。

诊所内
© 照片 : 蔡晴
诊所内

     还有一位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双腿疼痛,多年走访各大医院,但病痛并没有得到解决。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来到了李医生这里。李鹏说:

“他来的时候是一瘸一拐走到我们诊室的。走进来以后我跟他聊天的过程中有苦笑,但没有那种开心的笑容。他说,我的两条腿疼痛已经有八年多了,从两侧的髋关节、膝关节到踝关节都在疼,也做了检查,也在吃药治疗,但基本上没有缓解。最后他跟我说了一句话:你随便治吧,治治试试吧,反正这个腿我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当时我听到这句话心里就非常难受,这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风华正茂。他竟然说他的腿疼会跟他一辈子。我心里很难受,我真的想说,我一定会帮助你减轻这个痛苦。于是我就对他进行了第一次实验性的治疗。治疗以后很好,当场就能够感觉疼痛减轻了。后来我们就间断地进行了后续治疗。再后来他每次来见我的时候都很高兴,脸上有了灿烂的笑容。他可以去跳舞,很开心,我们从此也成了好朋友。”

     中医针灸是李医生诊所最常见的治疗方式。针刺治疗对平时常见的一些疾病,例如感冒、鼻炎、头痛,以及消化道的一些疾病都有比较明显的疗效。李鹏医生介绍说,针刺和中药的治疗范围是有重叠的,即有一些疾病,既可以用针刺治疗,也可以用中药治疗。一般这样的情况,他会选择针刺,在不服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为患者解除病痛。然而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针刺也不能算作一种能被积极广泛接受的治疗方式,有不少中国人看到细长的针头就会心生退却。李医生笑着说,他最初也十分担心针刺到底能不能被俄罗斯人立刻接受,他们会不会害怕呢?         李鹏说:

“我之前也存在过这种疑虑,我在想,会不会俄罗斯人不接受中医呢?会不会不接受针刺呢?但是临床上完全不是这个样子,感觉俄罗斯人民反而非常相信我们的中医,相信我们的针刺。中医是从中国明朝中后期传入俄罗斯这块土地的,从那个时候算起也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了,所以还是有部分人比较早地接受了中医针刺的治疗。另外,可能跟俄罗斯人勇敢的性格有关系,在临床,一些女孩子,男孩子就不用说了,畏惧针刺的还真的不多。我们希望能够做到像古代中医讲的,第一就是用针的数量非常少,我们不会把病人扎得像一个刺猬,我们推广用尽量少的针去治疗患者;第二,我们传承和推广使用无痛针灸,使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只会感受到轻微的疼痛,或者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感觉到疼痛。”

     关于针刺的效果,李医生做了一个比喻,说针刺之后就像快没油的汽车加满了油,或者像一台老式电脑更新换代,换成一台现代化电脑一样,有这样的疗效,针刺自然就会乐于为俄罗斯人所接受了。

     中医讲究经络血脉和气血循环,这些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对于外国人更是像玄学一样难懂,李医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去和俄罗斯人解释:

“因为我们的经络是看不到的,你解释一个看不到的东西,有些人会相信,有很多人还是不会相信。我常常喜欢举个例子:我们的人体是一部汽车,是一部太阳能汽车,通过吸收太阳能来运动的一辆汽车,这辆汽车里有各种不同的线路,这些线路就比较像人体的经络。我们中医去治疗病人,就像是检修一部汽车,看哪条线路出现问题,哪个零件、哪个部位出现了问题。因为经络的特殊现象,我们治疗的时候会遇到一个问题,比如说来一个头痛的患者,就是上次那个脸痛的患者,她的脸部我并没有用针刺治疗,但是她的脸部疼痛就消失了。所以这种时候我们的患者常常会问,我是头部疼痛,你为什么没有给我扎头啊?我说如果你回到家里打开家里的灯,那你开灯的时候会怎么做呢?所有人无一例外地会回答,我们会去打开开关。这就是问题的所在。我们治疗疾病也是这样,就和你回到家里开灯一样,你不会去摸灯,你会去按墙上的开关。所以呢,我们治疗疾病其实也是这样。比如说头疼,它的问题可能并不在头部,它的开关可能就在你的脚上,或者在你的手上,或者在其他地方。所以这也是我们经络治疗的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吧,也是中医治疗的一个特色。”

     谈到中医在俄罗斯的未来,李鹏充满了信心。李鹏说:

“中医在我们俄罗斯肯定会得到非常好的发展。这也得益于中国和俄罗斯两个国家之间深厚的友谊和现在广泛的合作。我能 够感受到俄罗斯人民对中医的喜爱和接受,也能够感受到俄罗斯官方对中医的支持。所以我相信,我们的中医能够在俄罗斯发展得越来越好,帮助到更多当地的人民。我非常希望有机会能把中医里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和手段传播给俄罗斯当地的中医爱好者和中医医生,让他们能够帮助更多的人减轻痛苦。因为一个人的力量,或者一家诊所的力量是有限的,如果能有更多的人掌握这门技术,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因此而获益。”

     中医在俄罗斯变得越来越流行,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到中医诊所来寻求帮助。李鹏医生给自己的医院起名为“Солнце”,译成汉语就是“太阳”,他希望自己的小诊所能够像一个小太阳,给当地的人们带去温暖和希望。

 

关键词
中国人在俄罗斯, 中国人在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