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7 2020年04月08日
社会
缩短网址
“你好,俄罗斯”节目 (201)
0 0 0

医生们创造了奇迹,让毫无希望的患者站了起来。现代医学确实在创造奇迹,但之前,一切却并非我们现在所习惯了的如此进步。

     

200年前,肺炎或者阑尾炎近乎一张判决书,外科医生们没有止痛药,手术过程伴随的是患者们的声嘶力竭的嚎叫声。但现在一切都变了,不变的是医疗科学在努力使人类摆脱病患。起码,让医治过程最大限度地富有效率和无痛。俄罗斯在此方面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比如,俄罗斯的医务人员曾研究出享有世界声誉的技术。
     脓毒病令人畏惧,简单地说,这是一种血液感染病,其可怕之处无需解释。外科手术后,可能出现外伤或灼烧这些威胁人生命状况的病症。但更为可怕的是,脓毒病可经过血液在整个肌体中快速扩散。世界上的统计让人恐惧。甚至使用效率不错的消炎治疗,脓毒病还是经常导致严重的并发症,而其中的30%会失去生命。
俄罗斯莫斯科大学科技园内公司的年轻学者们对此问题进行了研究。他们研制出一种过滤装置,可有效清洗血液中的有毒成分。那么,这种仪器效果如何呢?卫星通讯社对其中的研究人员 伊万·彼索诺夫进行了采访。

© 照片 : 莫斯科大学新闻处
伊万·彼索诺夫与同事

     他说:

 

“这是一个填充有吸附剂的塑料圆柱体,其中设有‘接驳’人体血管的标准‘端口’。患者血液借助于专门的泵,在小压力下从吸附剂中穿过去。血液细胞和大块等离子蛋白从中穿过,但那些有毒的可感染血液的脂多糖则被截流下来,不会再进入到人体当中。柱体中的特制复合材料,像磁铁一样,将有毒物吸附过来,而经过‘清洗’的血液再返回到血管中。”
治疗败血症的仪器如何工作
© Sputnik /
治疗败血症的仪器如何工作

     这确实是一种天才般的发明。似乎,借助于吸附剂将有毒物清除掉,这是大家都能想得的方法。但为何此前无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呢?问题在于,脂多糖有毒物与血液细胞紧紧“捆绑”,难以将其分离掉。学者们不仅研制出独一无二的可将有毒物截流掉的吸附剂,而且还在此基础上组织了医用产品生产。俄罗斯卫生监督署已对此进行了必要的鉴定,颁发了临床使用许可证。也就是说,莫斯科大学化学系毕业生们的研究成果,将在俄罗斯医院得到应用。
     这些年轻学者们是幸运的:他们的发明并未像通常那样被置之高阁,而是很快找到了投资者。俄罗斯花游五届奥运冠军 斯维特兰娜·罗马申娜成为该项目的风险投资人。
     卫星通讯社就此对斯维特兰娜进行了采访。

© Sputnik / Nina Zotina
五届奥运花泳冠军斯维特兰娜·罗马申娜

     她说:

“我早就在考虑,如何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些。最先进入大脑中的是与医疗相关的想法。原因在于,我们花游联队的所有姑娘们,都亲眼看到我们的女朋友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因此,当我有幸和莫斯科大学科研团队相识后,得知他们在做实实在在的的事情,我很快就做出了决定。那时,我在体育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为我们国家带来了荣誉,同时也有了一定的物质储备。当然,我的奖金还不足以开办汽车沙龙或者酒店,但完全有能力为初创公司提供帮助,我很愿意这样做。”

     莫斯科维利吉舍夫院士儿科临床科研所的耳喉科专家们研究出一种鼻腔通道再造手术方法。据统计,每一千个新生儿中,就有两个孩子或天生或后天产生的连接鼻腔和咽腔的上呼吸道全部或部分闭锁疾病。这些孩子,无法正常呼吸,经常缺氧。这种疾病可通过手术治疗。早前,小患者术后必须最少半年在重造的出口处携带支架管,以防止二次成长。但这种从鼻子中露出的管道造成非常多的不便,妨碍吃饭、饮水,而且容易感染。
     医学博士阿兰·奥斯马诺夫研究出一直无需通道管的方法。为了防止鼻腔通道滋长弥合,学者建议使用患儿自己的粘膜碎片。为使这些碎片在呼吸、语言和饮食过程不再移动,将其固定在硅胶球上。这种手术方法此前从没用过。

口鼻喉科外科医生阿兰·奥斯马诺夫

     据 阿兰·奥斯马诺夫向卫星通讯社介绍,这种方法的主要优势是,可大大缩减患儿受伤的可能性。重造手术仅需1-1.5个小时,而术后恢复仅需3-4天,而之前的方法却需要6个月,而且鼻腔无需特别护理。术后几天后,医生就可将硅胶球拿下,孩子的生活完全恢复。这种新方法已在临床测试,证明效果相当不错。
     他说:

“我们使用这种方法已对30多个孩子做了手术。考虑到这种疾病的罕见性,这个数量是相当大的。患者的年龄从7个月到17岁,效果非常好。暂时,新方法还未正式公布。我受邀参加明年春季在马赛举行的世界儿童耳鼻喉科大会,届时将作报告。现在已有很多来自俄罗斯和世界其它国家的父母,向我们医院寻求帮助。这表明,我们的方法是现实可用的。”

     新西伯利亚基础临床免疫研究所的学者们研制出一种人造抗原,可抑制供体器官的排异性。供体器官接受者免疫系统对移植器官的排异,是任何人工移植后出现的主要问题。为避免问题的出现,患者要在有生之年时不时地服用免疫抑制药剂。当然这是不得不采取的步骤。西伯利亚学者们认为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他们研制的人造抗原,能够让免疫系统对他人肌体不产生反应,并认为是自己体内的一部分。这是一种全新的方式,但暂时还未解决的问题是,这种人造抗原仅能存活12-13天。就此问题,俄罗斯科学院基础临床免疫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医学博士谢尔盖·谢尼科夫向卫星通讯社做了介绍。

谢尔盖·谢尼科夫
© 照片 : 片来源于谢尔盖·谢尼科夫个人档案
谢尔盖·谢尼科夫

他说:

“为使其固定在肌体内,需要能够记住这种抗原的记忆细胞。目前,我们实验室正在研制记忆细胞。这种细胞可使患者肌体对移植器官具有宽容性。老鼠身上的试验结果表明,我们所走的路径是对的。”

     俄罗斯科学基金会的专家们也认同这样的结果。国家融资项目“移植器官排异免疫反应排压细胞研究技术”再延期2年时间。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那么,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基础临床免疫研究所学者们的成果,将成为世界医疗领域的重大发现。

题目:
“你好,俄罗斯”节目 (201)
关键词
您好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