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3 2020年02月29日
社会
缩短网址
0 0 0

第五届乌拉尔工业现代艺术双年展将于2019年9月12日至12月1日举行,这次双年展的策展人翁笑雨接受了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的采访,让我们通过她的介绍来更加深入地了解这次双年展。

蔡国强
© 照片 : 俄罗斯普希金国立造型艺术博物馆新闻办公室
工业城市也有着独特的美

双年展举办地在叶卡捷琳娜堡,这个工业城市给翁笑雨留下了深刻印象。来到莫斯科之后,她将两个城市做了一个简单的对比:

“莫斯科肯定是一个大都市,这里给人感觉更国际化,而乌拉尔那边,叶卡捷琳堡是一个比较小的城市,但是它的历史也很悠久。莫斯科在文化、经济、政治方面都很有影响力,叶卡捷琳堡也很有特色,作为前苏联时期的工业城市,遗留下来了很多老建筑和工业基地,这些很有特色的地方我觉得很有意思,会使城市的个性和风貌更加有趣。叶卡捷琳堡作为一个工业城市,它的历史是比较集中的,城市中有各种类型的工厂,这次双年展是在工厂里举行的,这是比较独特的地方。”

翁笑雨与团队朋友合影
© Sputnik / ZHU BOKUN
翁笑雨与团队朋友合影

每两年一届的双年展对俄罗斯,对俄罗斯民众而言都有着重要的意义,翁笑雨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谈道:

“双年展对于当地的观众肯定是很重要的,叶卡捷琳堡的观众非常在乎这次双年展,因为他们可以看到很多来自全球的艺术,对他们来说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我觉得从公众教育角度来看,艺术能开阔人的眼界,让人思考人生,美学欣赏也是非常有意义的。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不是我来教导你的那种说教性的,因为艺术有一种感染力,我觉得这对当地观众来说肯定很重要。而且,俄罗斯其他城市的观众也会去看这个展览,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意义比较重大。这并不是在一个国际舞台上去呈现某种东西,我觉得可能我更多的在想怎么为当地的观众服务,考虑他们看到什么东西会觉得有意思,什么会影响他们,改变他们的看法。”

双年展主题“永生”的解答

这次双年展的主题为“永生”,对于这一主题的含义,翁笑雨解释道:

“关于‘永生’,有很多技术类项目都在研究怎样能让人永生,包括在硅谷有很多科技投资人,他们都在投资类似的生物工程,因为他们也会有面对死亡的恐惧,希望自己可以永生。但是,我觉得在整个大的科技、政治环境下,其实很多这种项目还只是很遥远的理想。其次,它会让我们对人性有个重新的定义,重新的思考。很多这种项目其实是一种甚至让我们有点毛骨悚然的实验,比如,往往在我们这个社会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如果真的有人达到了永生,那么他肯定是建立在对别人的剥削上的。大家也知道现在资本主义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占有主要地位的社会组织方式,资本主义就是建立在剥削上的。那如果有人可以永生的话,那么这个永生肯定是服务于在社会上有经济条件、有权利的人,这不可能是平等的,所以这都会引发一些社会思考。我当时的出发点就是怎样能够批判地看待“永生”这个问题,尤其是以科技为基础、以“科技乌托邦”为幌子进行的这些工程。很多时候我也在想,艺术、人文怎么和技术科技产生真正的互动。因为很多科学家在做技术研究的时候不会思考这些人文问题,不会对人性进行反思,也不会探讨对哲学、对存在有何意义。所以,我觉得双年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可以让大家一起来思考这些问题。而且因为我在纽约生活工作,在美国现在有很多跨学科的交流,比如说生物学家、工程师、艺术家等各方面的专家联合起来做一个项目,这很有意思,可以给我们重新思考这些问题的机会。双年展的目的不是说我们怎么能变得永生,或者我们怎么能达到这一步,而是通过永生这个窗口来重新思考人性。”

而“永生”对于她个人来讲也有着不同的意义,她解释说:

“可能要从几个层面来看,我觉得第一个层面非常简单,即“永生”就是身体可以被保存着,我的大脑、我的知识可以被保存着。但是,永生对我来说,在文化上面的意义更重要,就是怎么能让一个人,怎么能让一种文化继续存在下去,放大一点来说,就是怎么能让人文存在下去。”

翁笑雨接受采访
© Sputnik / ZHU BOKUN
翁笑雨接受采访

现代艺术与工业有着怎样的联系

现代艺术与工业有着怎样的联系?艺术家是怎样以工业为载体表达自己的内心与想法的?翁笑雨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从传统来讲,现代主义和俄罗斯的实验艺术是非常厉害的。因为当时就是一个和工业的结合,也有艺术、科技和工业化的结合,这之间也产生了很多的互动。我觉得大家对工业化都是充满理想的,一种非常美好的幻想,那时候有很多艺术家,比如非常著名的马列维奇·康定斯基,这些非常著名的俄罗斯艺术家都对这些问题有过很多的反思。我觉得现在我们可能又有一种新的热潮,将艺术和科技、工业相结合。我认为可能工业是一个慢慢在蜕变的概念,之前大家一想到工业,就是重工业、制造业。但是,现在这种工业在很大程度上被技术化、数码化,工业也在转型当中,艺术家们也在思考这些问题。”

俄罗斯当代艺术家又有着怎样的风格呢?翁笑雨会在日常与艺术家的沟通中了解这些艺术风格,

“我觉得现在当代艺术也在不断全球化,就是说很多艺术其实都可以在全球化的平台上互相交流,很多俄罗斯艺术家都在关注艺术展主题,以及有关科学技术的问题。另一方面,我觉得俄罗斯当代艺术家在全球平台上受到的关注可能比较少,这可能跟俄罗斯的历史和文化有关系。但是,我觉得俄罗斯有非常多很棒的艺术家,他们的工作方式大多比较有在地性,就是对自己国家社会的一些问题有很多关注,我觉得我们选的艺术家里也有非常关注自己社区和生活环境的,也有关注俄罗斯近代历史的,包括苏联的历史,还有苏联解体后怎么和当下的生活重新发生关系。我觉得从风格上讲,可能没有统一的艺术风格,我希望进入这种艺术领域不是以民族主义,或者说国家主义的方式,而是要找到艺术家个人想要表达的方式,当然跟大的政治社会背景肯定是有关系的,但我不想把他定义为很民族主义的东西,比如说俄罗斯艺术家应该怎么样,中国艺术家应该怎么样。”

翁笑雨在叶卡捷琳娜堡
© Sputnik / ZHU BOKUN
翁笑雨在叶卡捷琳娜堡

通过艺术让更多人思考“永生”与科技发展的问题

翁笑雨作为策展人,对于双年展的各方各面都要考虑到,尤其是选择艺术家和作品,决定如何在场地里呈现这些作品,以及与建筑师合作设计参观展览的路线,还有其他很多活动她都有参与,比如策划Intellectual Platform的系列讲座、公共教育活动,联系国际媒体做双年展的宣传工作等等。对于这次双年展,她充满期待,她表示:

“那我肯定希望这次双年展对俄罗斯本土观众有一定的影响力,能让他们学到新的知识,了解国际平台上艺术家的创作,以及他们的思考,尤其是关于科技发展和永生这个比较矛盾的话题。同时我也希望他们能反思自己国家科技发展的历史,以及关于战争、伤痛和人性的一些问题。我们不能盲目地追求科技发展,而忘记历史带给我们的教训。我希望这些都可以在双年展里得到呈现。与此同时,我也希望艺术可以有很大的力量,让我们更深刻地思考这些问题。”

举办乌拉尔工业现代艺术双年展更多是想通过艺术的形式引发人们对于人性、世界和社会问题的思考,这种非说教的方式更能让人接受。


关键词
艺术, 中国人在俄罗斯, 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