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5 2018年07月19日
供体肾移植

俄罗斯的器官捐献机制是如何运行的

© Sputnik / Grigoriy Sisoev
社会
缩短网址
“你好,俄罗斯”节目 (112)
0 91

俄罗斯卫生部有关器官捐献与器官移植的新法律制定即将结束。其中,根据法律草案,将建立统一的国家器官、捐献器官和接受者目录,这将大大简化器官移植程序。

 

记者:此项法律涉及极为重要的医学领域。器官移植,顾名思义是将一个人的健康器官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不论成年人还是孩子都可能有这样的需求。而且,各种不同的疾病,都可能有器官移植的必要性。比如,白血病和其它一些肿瘤疾病需要骨髓移植。在解决心脏缺血重病方面,心脏移植是最为有效的治疗方法。不仅心脏,几乎任何重要的器官,如果出现无用状况,现在都可以换成健康器官:心脏、肺、肾、肝、胰腺甚至肠道。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医生有能力完成这些任务。甚至,他们还能够同时移植心脏和肺部。然而,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取决于医生。主要问题在于,需要移植的患者人数要远远高于供体数量。大多数国家,都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器官移植学和人工器官国家医学研究中心主任谢尔盖·郭基叶
© Sputnik / Vladimir Astapkovich
器官移植学和人工器官国家医学研究中心主任谢尔盖·郭基叶

 

记者:那么,俄罗斯器官捐献到底是怎样的情形?我们今天请到对器官移植学所有细节都颇为内行的人向我们做一番介绍。这位专家名叫 谢尔盖·郭基叶,是器官移植学和人工器官国家医学研究中心主任。

记者: 郭基叶院士在评价俄罗斯在世界器官移植地位时列举了这样的数字。俄罗斯人每年约需1万个供体器官,但实际上仅能完成1500多例手术。我国不仅在移植器官数量上落后于美国和西班牙,而且与很多其它国家相比也是逊色的。我们仅在一个方面把问题解决了。     

谢尔盖·郭基叶:“儿童肝脏移植、尤其是那些患有致命肝病的初生儿移植,这个问题俄罗斯完全解决了。我们医院每年约完成100-120例手术。另外,我们还为成年人和青少年做此类手术。但遗憾的是,不能完全成功。这里既有器官移植方面的整体问题,也存在与未能及时将患者送来这样的问题。但主要的问题还是供体不足。”

谢尔盖·郭基叶
© Sputnik / Kirill Kallinikov
谢尔盖·郭基叶

记者:全世界供体主要来源于死后器官捐献。一个死者器官,可拯救5-7位患者的生命。活人捐献器官是罕见现象。按照俄罗斯法律,活人只能提供肾脏、部分肠道、肝部或胰腺。这些器官部分缺失,不会对健康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而且,捐献器官只能是直系亲属。不能为丈夫、妻子或者什么熟人做这些事情。再有,俄罗斯的器官捐献没有任何报酬。法律清晰写明,不允许出售器官和人体组织。

记者:存在两种死后器官捐献。心脏功能完全停止的人可成为供体。在此情况下,医生有30分钟时间取出可利用器官。另外,脑溢血或严重颅脑创伤导致大脑完全死亡的人也可成为供体。从法律、伦理和宗教角度看,这相当于死亡了。在此情况下,只能通过仪器和药物人为维持心、肺和其它器官的功能。从此类供体取出器官,时间可延长到2-3天,甚至更多。

记者:然后进入下一阶段。在确认潜在供体死亡事实及医疗委员会做出取器官决定后,有关捐献器官的信息进入器官移植中心。那里将选择相匹配的接受者。据谢尔盖·郭基叶院士介绍,目前俄罗斯有50多家器官移植中心,分布在全国26个地区。任何医院,包括私人医院,都无权从事此类手术。

谢尔盖·郭基叶院士在查房
© Sputnik / Kirill Kallinikov
谢尔盖·郭基叶院士在查房

记者:据他介绍,俄罗斯的医生职业水准以及器官移植所必须的物质基地都是存在的。但迄今为止,还没有有效的获得捐赠器官的机制。在这方面,国家应该说话。院士以西班牙为例,那里的器官移植发展已被纳入国家优先方向。死后器官捐赠已经得到社会的广泛支持。俄罗斯也在积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出现了一些积极因素。

人工智能能取代中国医生吗?
© AP Photo / Xinhua, Li Qiaoqiao

谢尔盖·郭基叶:“2015年,国家开始对此进程有了实实在在的影响。那一年,通过了第323号《联邦公民健康保护基础法》。其中有这样的内容:捐献器官医疗费用,由国家从联邦预算拨出。也就是说,此前,我们医生在患者生死攸关之际,只是自担风险来维系和拯救他们的生命。医生不会因使用了药物而获得资金补偿,也不会获得工作补助。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预算为器官移植拨出专项资金。由此出现了好的势头:一年之中,器官移植手术增加了200例。而且,公民所接受的任何手术都是完全免费的。”

记者:俄罗斯和很多其它国家一样,都有器官捐献推定同意原则。按照法律,每位成年公民死后都可成为潜在的供体,如果生前未以书面方式宣布拒绝的话。当然,也可口头拒绝。此外,死者亲属也可不同意取出器官。暂时,国家还没有死者拒绝取出器官声明书统一存档处。当然,口头拒绝的程序也较模糊。亲属方面也不尽相同:法律并不强制医生去了解死者或者家属的意见。因此,生前如果没有拒绝的话,那么医生有权在未经家属同意下取出器官。

记者:也许,俄罗斯社会因法律并不完善而对死后器官捐献持谨慎态度。新法出台的目的在于修正这一局面。法律制定者们力争使这份文件变得更为先进,以促进器官捐赠事业的发展。与此同时,也需要尊重人权。很重要的任务是,应向居民介绍这一医疗领域的重要性。可以期待,卫生部推出的有关器官移植法律草案将于今秋提交国家杜马。


 

题目:
“你好,俄罗斯”节目 (112)
关键词
器官, 医学, 您好俄罗斯, 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