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 2020年02月19日
科技
缩短网址
作者:
0 20

“听”到颜色、管理对时间的感知、不用张嘴就能交流,这往往都是我们在科幻影片中看到的。然而,由于有了现代技术,我们周围的一些人已经在这样生活了。在卫星通讯社记者撰写的这篇文章中将介绍一些电子人的最新进展。

未来人讲述莫斯科听起来是什么颜色

英国画家尼尔·哈比森(Neil Harbisson)出生时患有一种罕见的疾病——在他的眼中,世界是黑白的。但是哈比森决定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成了一名美国学生的自愿参与者。一根传感器天线被植入了他的头部,这使他有机会“听到”颜色。

尼尔告诉卫星通讯社记者,“颜色就是振动。我的天线会读取它们并将其发送到大脑。我感觉到了这些振动,它们变成了声音。”

最终英国政府也为35岁的哈比森颁发了头顶带有电子仪器的护照。他也因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被正式注册的电子人

头部的这个奇特装置不仅在街道上引起人们的注意,而且有时还会带来一些不便。例如,充电问题尚未完全解决。

哈比森说:“以前我直接从墙上的插座充电。后来我换成了电池。现在,我想植入一种新技术——从体内血液循环中补充能量”

© 照片 : moscow-health
未来人讲述莫斯科听起来是什么颜色
尼尔·哈比森此次是来俄罗斯参加旨在推广医学领域的未来技术的第18届“健康莫斯科“大会的。尼尔并不是第一次来莫斯科。今年他特别希望看到雪,但今年却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说:“如果我能赶上真正的俄罗斯冬天,这里将会非常安静。白色意味着寂静。莫斯科的特点是它的黄金颜色。这在其他城市很少见。在这里您可以看到圆顶。黄金颜色听起来像是很高的音符——So,而像克里姆林宫,则是音符Fa”。
他补充说:“莫斯科整个听上去是灰蓝色调的组合。”而卫星通讯社的黑橙颜色在尼尔“听起来”,像是升F大调。

作为一名艺术家,尼尔经常去画廊“听”画作,就像在音乐厅一样。他说:“我最喜欢的画家是马克·罗斯科。也许看上去作品并不那么有趣。但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它发出的声音。我能清楚地听到它的颜色。我也喜欢彼埃·蒙德里安。人们是在看达利和毕加索,而我却喜欢‘听’这些画家。在俄罗斯画家中,我最喜欢康定斯基”

尼尔并不满足于现有的成就。现在他正在为新手术做准备。

他说:“现在正在开发一种新的植入设备。我想把它戴在头上。它会让我感觉到地球的自转。它的周期也是24小时。这样一来,我将获得另一种对时间的感知,最终我将能对其‘管理’。”

例如,植入这种技术后,长时间排长队或在银行里等待时,我将只感到几分钟的时间。相反,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时,可让美好时光拖久一些。

哈比森于2010年成立了“半机械人基金会”,这是一个国际组织,其目标是帮助每位患者都成为半机械人。

哈比森坚信,获得的经验将能实现医学突破,让一些人能够恢复身体的某些功能。例如,已经有一种牙植入物,可以让患者使用摩尔斯电码建立通讯。这可以帮助尚未失去下颌活动能力的瘫痪者进行交流。

关键词
电子, 科技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