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 2018年10月23日
俄罗斯驻华商务代表阿列克谢·格鲁兹杰夫

俄驻华商务代表:在世界整体不稳定的背景下俄中经济合作现增长

© Sputnik /
俄中关系
缩短网址
0 71

俄罗斯驻华商务代表阿列克谢·格鲁兹杰夫在新年前接受了俄罗斯卫星网的独家专访。在此,我们敬请读者关注独家专访,格鲁兹杰夫对2014年进行了总结。

2014年行将结束。在您看来,本年度俄中经贸关系领域有何主要结果? 

按照传统,我们12月份就开始进行年度总结,这有些过早,因为“统计数据”迟些才发布。但从我们现有的统计数据来看,结果完全令人满意。
据俄罗斯海关统计数据,2014年前10个月,俄中贸易额增加了3%。同2013年相比,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成就,因为去年全年俄中贸易额增长率为1.6%。
按照中国的统计数据(我们尚有某些分歧,但已经在最大程度地接近统一评估),在此期间(2014年1月至10月),中俄贸易增长率更高些,达到7%。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正面的动态。在世界整体局势仍像过去一样不稳定的背景下,这样的增长率是一个极大成就。
顺便说一句,中国同行们已经公布了今年前11个月的数据。按照他们的数据,今年前11个月俄中贸易额已达到867亿美元。我期望,年底前贸易额将达到920亿美元左右。

俄联邦驻华大使杰尼索夫
© 照片 : Russian Embassy in China

这是我们在谈论数字。如果谈到整体结果,那么,在我看来,现在我们在经贸领域正在经历着过去十年来一个特殊且更为鲜明的时期。在今年5月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通过的声明中,各方全方位发展和扩大经贸关系的愿望得到证实,还确定了一系列高新技术经济部门合作新措施。这包括航空、制药学、医学和化学工业,还有即将利用高新技术的木材加工等传统部门。另外,俄罗斯和中国还强调有意发展投资合作,利用高新技术实施农业领域项目。所以说,这确实是俄中双边关系的一个全新阶段,是解决改善贸易额结构和放弃俄罗斯出口商品结构中原材料占主导地位的任务的尝试。

达成组建工业分委会的协议亦可被列为本年度的成就。确切的说,这里指的是改革现有的民用航空制造和民用航空技术合作分委会及扩大其全权。这份协议由俄罗斯联邦工业和贸易部部长丹尼斯·曼图罗夫和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于11月初达成。它明显证实,双方对扩大各个工业领域的合作感兴趣。

可不可以说农工领域也具有类似良好前景? 
本年度还有一项正面成就,即农业合作积极化。成立了相应的分委会,已经举行过首次会议,双方对既通过农产品供应的途径扩大协作,又通过合作的途径扩大协作相互感兴趣,这种合作包括成立联合农工控股集团、农场,以及开展农业领域的科技合作。标出了现有问题的解决途径。众所周知,我们两国在农产品市场准入方面存在大量相互禁令。
得益于农业分委会及其下属工作组的工作,目前消除这些壁垒的协作正在积极化。其中,通过了开始对俄供应中国猪肉的决议,两家中国企业已经取得资质,还收到了整整一系列企业的申请书。
许多人说,随着俄罗斯对美国和欧盟农产品实施反制裁,中国将成为主要供应商之一。但据了解,俄罗斯不仅只同中国,也同东欧和拉美国家开展谈判和签订合同。然而,中国企业确实对加强对俄食品供应表现出极大兴趣。
与此同时,俄罗斯企业对扩大本国对华食品供应也同样感兴趣。我们在有机食品方面有许多可供应的东西,而中国对此类食品的需求在逐年增加。我们收到了俄罗斯公司关于对华供应奶类食品、肉类食品和粮食的许多申请。现在两国部委(俄方是
 俄罗斯 联邦农业监督署)正在办理必要文件,提供各个食品供应地区有无疫情的信息。我想,俄中两国贸易额中的农产品组成部分明年将有所增加,而且是相互的。
该领域还有一个重要的方向——投资。中国伙伴们对在俄罗斯境内成立农工控股集团感兴趣。而且,他们的产品可以在俄罗斯得到利用,也可以向第三国出口,部分由中国为本国国内市场采购。在两国政府间投资合作委员会的框架下,系列此类项目正在积极制定中。

让我们回到工业问题。西方媒体在讨论俄中共同制造宽体远程飞机的计划时,经常撰文称,我们在航空制造领域的合作整体上建立在“中国资金—俄罗斯技术”的原则上。是这样吗? 

我想同这种说法争论一下。中国近年来确实从外国资本与投资输入国逐渐成为金融资本输出国。同中国吸引的资金额相比,中国对外投资额在以加速度增加。截至今年年底,这两个指标在数目上几乎持平(今年年底前中国对外投资额将达到1200亿美元)。因此许多人倾向于认为,如果中国合作,就意味着出钱,而伙伴国方面是出资源或者科技潜力。
但如果谈到俄罗斯和中国在民用航空领域的合作,那么这既是科技资产的联合,也是金融市场的联合。宽体远程飞机制造项目起初是在每方拥有某些份额的合资企业的框架下作为伙伴项目讨论的,其中包括金融债务。这是一个政府间项目,所以预计会有两个国家的金融参与。
至于技术,俄罗斯无疑将是世界航空制造业的领袖之一,而中国在过去十年来在这一方面取得了许多成就。中国单靠自己的力量已经研制出一系列的民用飞机,即ARJ21型支线飞机和C919型客机。中国同行们早就同西方公司开展合作,其中包括为空客( Airbus )和波音(Boeing)生产配件。因此我们中国同行的能力未必可能引起某些怀疑。
回到民用航空联合项目的议题上来。现在双方正在开展积极磋商,成立了一系列工作组,包括市场研究工作组、技术参数工作组等。在俄中两国公司(俄方是联合航空制造集团,中方是商用飞机有限公司)提交的商业构想获批的情况下,那么不排除,新的合资飞机到2025年可能出现在空中航线上。我们把这一项目视为是当前市场领军公司的极大竞争对手。

俄罗斯经济形势是否可能对俄中两国的投资计划产生不良影响?
投资环境同国家经济形势有关,但与此同时,它也按照自己的规律发展。投资吸引力指的是在一个国家经商的便利度、减少行政障碍和官僚程序。2011年,世界银行在评估189个国家投资环境的“经商”(Doing Business)年度排名中把俄罗斯排在第120位。2014年,俄罗斯在世界银行的经商排名中已经跃居第62位。
我国已经制定了15个“路线图”,以改善各个领域的投资环境。各方向都在开展积极工作。
2014年,俄罗斯与中国的投资合作积极化。众所周知,两国领导人定下了2020年前把中国对俄经济投资额提升到120亿美元的任务。2013年全年(2014年还没有最终统计数据),中国对俄罗斯经济投资约50亿美元。在此情况下,我们常说,俄罗斯对华投资额有些滞后。然而,按照我们的数据,俄罗斯今年的对华投资额估计已有17亿美元。俄罗斯公司对向中国投资感兴趣。
这里有一个有意思的例子。俄罗斯Vi控股集团从事铝业在内的工业资产发展,他们将在中国一个省份建立现代铝厂。据该公司估计,项目投资额将超过30亿美元。所以,当我们说我国商界在中国方向不那么积极时,事情不完全是这样。存在一些成功的项目,我认为,这种项目只会增多。
为加强经济合作中的这一组元,2014年5月,在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期间俄中元首会晤时做出了成立副总理级投资合作委员会的决定。担任俄中投资合作委员会俄方领导的是政府第一副总理伊戈尔·舒瓦洛夫,中方领导是中国政府副总理张高丽。2014年9月,俄中投资合作委员会召开首次会议,会上指出实业界代表对委员会正在解决的各种任务表现出极大兴趣。已经遴选出32个各领域投资项目,并已开展协作。这些项目在俄中元首联合声明中也曾经指出提到过,包括开发矿产产地,而且我们所说的开发不仅仅暗示着勘探与开采,还包括建立基础设施、供应高科技设备。有些项目旨在发展港口基础设施(这里指的部分是在中国伙伴的参与下共同建设扎鲁比诺大型深水港)、发展地区机场,有些项目是农业领域的。现在感兴趣的公司正在就32个指定项目中的每一个开展积极磋商。俄中投资合作委员会的任务之一不仅包括遴选项目,协助商界推广项目,还包括从发现伙伴关系道路上存在的可能障碍的角度来分析投资环境整体结构和体系,制定消除障碍的建议。

卢布贬值对俄中双边合作有何影响?卢布贬值将在多大程度上妨碍互相结算时更广泛地使用本币?
使用本币结算的问题已经积极讨论了几年,存在关于互相使用本币的相应协议。不久前俄中两国央行签订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总额达1500亿人民币,规定必要时可快速获得一方货币。
在过去两年来,本币结算比例不断上升,但目前绝对不高。根据不同估计,本币结算比例占贸易额的5%到8%左右。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在边境地区这一指标要高些,在17%至18%之间。
在当前条件下两国金融机构的作用大大增加。能够说明这一点的是今年10月中俄总理第十九次定期会晤(莫斯科)时签订的协议,以及俄罗斯总统普京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亚太经合组织北京峰会期间举行双边会晤后签订的协议。其中银行间协议非常多,有关于金融合作的,有关于信贷额度的。
实业界对本币结算兴趣增加的原因是可以理解的。首先,当交易价格不与第三国货币挂钩时,这为交易稳定性提供了某种保障,更何况是在有时采用非市场竞争方法例如制裁制度的背景下。这还意味着减少银行汇款与货币兑换的花费。另一件事情是,我们需要推广这个机制。银行应该开展更为积极的信息工作,这里还有不少事情要做。
至于卢布贬值,那么可以按照不同方式评估这一过程。有人说,中国伙伴们开始要求重审合同,坚持更为优惠的条件。在我看来,不能这么明确断言。何况,按照中国官方人士的最新声明,中国确认系俄罗斯战略伙伴关系的立场,将不会重审过往的协议,其中包括货币互换和汇率协议,这里的汇率以货币互换交易进行时的汇率为准。不但如此,一个国家的货币贬值使其商品更为廉价。在某个时期甚至可以预计中国伙伴们对俄罗斯商品需求增加。
世界油价下跌对我们的贸易有多大影响?油价下跌是否让落实俄中天然气管道铺设协议和天然气供应协议成为问题?

对这个领域进行预测是一件徒劳无功的事情。我重复一下,但根据官方声明,中国仍像过去一样把俄罗斯视为战略伙伴。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向联邦议会发表的年度国情咨文在中国获得了非常正面的回应,许多媒体人支持普京总统提出的那些提纲。我愿意相信,而且目前这些评价得到证实,中国将不会提出重审此前所达协议的问题。普京在年度记者会上的答复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所有合同都将得到履行,在这点上没有什么明显的问题。而接下去,生活会证明的。我们看到,美国和欧佩克国家正在对石油市场开展目标明确的行动。但我期待,在我们同中国战略伙伴关系的框架下,一切将不变。

能源仍像过去一样是我们合作的一个优先方向。天然气和石油部门有一系列项目都在实施中,在核能等新方向签订了一揽子协议,俄中将在浮动核电站领域开展合作。中国大型能源公司对在俄罗斯境内共同实施项目感兴趣,这里指的是建造未来能向中国出口电力的水电站、热电站。

俄罗斯领导层宣布的加快东部开发政策规定进一步把同亚洲伙伴国的联络积极化。这里有什么新的内容,未来几年有什么可以期待?

确实,提升和开发远东是一个全国性项目。在我看来,离开宽广的国际合作,未必能够实施这么大规模的任务。
俄联邦副总理兼总统驻远东联邦区全权代表尤里·特鲁特涅夫不久前成功访华,同中国实业界主要代表举行会晤。特鲁特涅夫非常明确地让人明白:我们对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合作持开放态度,中国是作为一个伙伴受到邀请的。
为了让远东开发计划具有吸引力,做了些什么事情呢?制订了“加速发展区”的构想,这里将为投资者创造独特的条件。俄罗斯专家们分析了包括中国经验在内的世界经验,从现存条件中挑选出了最为优惠的条件。“加速发展区”实际上是最高级的经济特区,投资者们被许诺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免除整整一系列税收,优惠提供地块,可以使用国家建设的基础设施。第一阶段计划在远东联邦区的不同地区打造14个“加速发展区”,它们的定位是不同工业领域,但必须保障远东联邦区的综合发展,包括农业、化学工业、能源、机械制造和航空制造。特鲁特涅夫向中国伙伴们展示了这一切内容,引起了他们由衷的兴趣。
更何况,“加速发展区”的机制相当灵活,且定位是商业性的:如果存在打算在远东地区实施的联合项目,那么仅根据这个项目就可以设立经济特区。一切都将取决于投资者的利益。
最后,中国还可以参与发展远东地区的交通港口基础设施。从降低成本和创建新的交通走廊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迫切的任务。中国在各个层面上推广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主张,俄罗斯打算在考虑到本国利益的条件下参与这项工作。

相关的:

俄驻华大使:俄中关系在稳步发展
俄罗斯对华的东线供气工作正按部就班进行
关键词
俄中关系, 格鲁兹杰夫, 俄罗斯,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