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5 2020年10月20日
俄罗斯
缩短网址
作者:
0 102

抖音作为俄罗斯增长最快的社交媒体的地位继续保持下来。就像用户指标一样,快速改变的还有他们的用户构成和趋势。少年们已经不再是抖音平台上的领先群体,抖音在俄罗斯的营销专家不再押注于娱乐内容。

一些统计数字
从俄罗斯媒体研究行业领先者Mediascope公司为卫星通讯社与广播电台提供的资料中可以看出,仅在2020年上半年,TikTok应用的活跃用户数平均每个月增加大约100万人。2020年7月,俄罗斯TikTok活跃用户数超过2200万人,比2019年5月增加一倍,当时TikTok公司代表宣布有800万名活跃用户。
早在2020年1月,TikTok公司的代表们就表示,TikTok平台的主要受众是儿童和12岁到17岁之间的少年,他们占43%的比例。在获得Mediascope媒体研究公司的资料后,我们确信,2020年7月TikTok平台上的成年人用户人数已经明显超过中小学生人数。现在TikTok平台上18岁以上的青年用户人数(25——34岁之间)占41%,中小学生人数下降到17%。
年轻人看到趋势,年龄大点的人看到的则是潜力

Douyin
© AP Photo / Ng Han Guan
少年人在新型社交媒体上关注的是娱乐,而紧跟着出现的年龄大点的人关注的则是巨大的潜力,吸引到了有支付能力的受众。在TikTok案例中,令人惊讶的多半是这个过程发生的速度。
俄罗斯福布斯杂志上周首次编制俄罗斯支付能力最高的TikTok用户排行榜。打入前10名的是一些只靠TikTok而走红的博主。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与广播电台记者与打入这份排行榜前10位的23岁双胞胎兄弟基里尔·维尔扎科夫和阿尔乔姆·维尔扎科夫聊了聊,对他们在2019年6月至2020年7月之间在TikTok平台上所赚取的收入进行了统计——一共256万卢布。顺便提一下,之前两兄弟还因TikTok而被列入《福布斯》2020年30位30岁以下最有前景的俄罗斯人排行榜。
两兄弟出生在一个西西伯利亚的小镇上,早在中学时期他们就对商业和投资感兴趣,俩人经常思考如何独立赚钱。

“我们两个都是优等生,以‘金质奖章’毕业(中学毕业证上的高度评价——编辑注),——基里尔介绍说,——从9年级起,我们开始投资各种互联网项目”。
两兄弟在大二那年开始与中国做生意。他们在积累一点资金后,开始在中国采购廉价商品,尔后通过互联网平台在俄罗斯销售这些商品。
“这个生意我们成功地做了大约半年,但我们对商品的质量感到不满。我们感觉是为了赚取利润而把这种质量不高的商品强加给买方,我们想从为人们做有益事情中获得满足。于是考虑在木板上烙绘肖像画。做这个生意所赚的钱一直供我们到大学毕业”,——基里尔介绍说。
他们决定在各种平台上尝试,但为了赚钱,到处都需要投资。
“于是我们接触了TikTok。结果是用这款应用比任何其它地方挣钱都更为容易,也更多,因此我们很快结束了生意,把精力完全集中在TikTok上”,——基里尔说。

“我们没有投过钱。我们起初用普通的智能相机拍摄,随后逐渐开始改善设备和内容”,——阿尔乔姆指出。
兄弟俩是在2019年夏天上载第一个短视频内容的。起初他们拍摄短视频内容营销趋势中的一切,主要是各类幽默短视频,1个月内就吸引了7万名订阅用户,当时因配乐PR挣到800卢布。后来兄弟俩开设新账户,上载拙劣模仿动画片的内容。
现在维尔扎科夫兄弟俩在TikTok上的两个账户中一共有900多万名订阅用户。
从舞蹈和拙劣模仿到能增长知识的内容

俄罗斯TikTok短视频平台最初充满各种配乐的舞蹈视频。当然,中小学生更喜欢拍摄和观看这种内容。后来,我们上述所提到的那些具有经营头脑的青年人对TikTok平台感兴趣,他们开始以幽默内容娱乐孩子们,从TikTok公会推荐位和星际中赚钱。
现在越来越多的专家,还有更多的上了年纪的人都来到TikTok平台拓展生意,寻找客户,或者只是赚钱。
目前TikTok平台正在经历某种转变,人们对更能增长知识的具体题目感兴趣。俄罗斯TikTok办事处代表注意到了这个过程。
“俄罗斯用户对教育和文化知识类内容的兴趣在上升,我们积极启动了一些倡议,推动创造这些内容”,——TikTok俄罗斯办事处新闻处告诉卫星通讯社与广播电台。
新闻处还介绍了已经启动的一些项目。
“上周我们和莫斯科大学一道儿,启动了一项科学节前的活动,旨在推动用户了解更多有关科学的知识。此前,我们9月与一系列博物馆启动了#文化TikTok的活动——博物馆直播系列。整体而言,我们与莫斯科文化处网站积极合作,支持诸如图书馆之夜、博物馆之夜、电影之夜等活动。夏天我们举行了职业日——这项倡议旨在帮助TikTok用户获取关于各种职业的信息和职场建议。”
律师亚历山大·列季金等账号的大量出现说明了TikTok用户对有助于增长知识内容的兴趣在上升。列季金律师上传了一些视频,简短幽默地介绍了令人担忧的权利议题。他在接受卫星通讯社与广播电台记者采访时说,自己一个月内就吸引了27.4万名订阅用户,他的部分短视频浏览量已经超过50万次。

律师亚历山大·列季金
“我曾经觉得,TikTok的主要受众是年轻人,但实际上不是这样,TikTok上有相当多的上了年纪的受众,这从他们的评论和所提的问题都能看出来”,——列季金律师告诉卫星通讯社与广播电台。
但列季金律师说,他多半是为了娱乐而非本着赚钱的目的才使用TikTok的,所以没有在炒作和广告收入上花费足够多的时间。但他也指出,一些发布相似短视频内容的同行们拥有更多的订阅用户,而且确实在利用TikTok平台赚钱。
也许值得重复的是,这种转变的大部分——从受众相当多的儿童娱乐应用到赚钱平台,再到知识性内容的社交网络——以及应用用户社会年龄结构的变化,是在短短一年内发生的。在俄罗斯,人们把TikTok当作一个极其迅猛发展的平台来谈论,因此,许多人都在饶有兴致地观察它的进一步发展。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