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8 2021年02月27日
俄罗斯
缩短网址
0 60

冠状病毒给世界带来的挑战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专家研究的议题。10月13日在莫斯科市提交了一项名为《多元世界的乌托邦:历史如何继续》的研究。

包括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内的一些知名人士出席了报告展示会。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对报告的内容进行了简短的报道。

研究作者们认为,冠状病毒没有改变宇宙,但是在旧世界秩序下面划了一条线,现在新世界秩序的主线不是一个大国的主导地位,而是权力中心的斗争,世界经济中资源过剩将被其不足所代替,对资源的激烈争夺不可避免。报告的作者认为,冠状病毒不是制造了新的负面趋势,而是引发了早就开始的打破现在世界秩序的过程。专家说,在走出最初冲击后一切开始变得清晰,改变不是崩塌,而是把人类生活变得更加深层些,更长久些和更具变化些。

专家认为:“我们已经在和世界新秩序打交道。它的主要特点不是垄断,而是发展模式的竞争,不是一个大国的主导地位,而是权力中心的斗争,不是本身是垄断形式的两极性,而是灵活的结构。它允许出现利益联盟,但不是在联盟纪律的框架下。”

报告作者写道:“没有机构的国际体系成功运作的可能性,只有在国家合理的自我克制和它们自己对可能限制的理解基础上——这是瓦尔代俱乐部报告的主要假设。对制度实践坚持不懈的遵循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获得的一种习惯,而不是规范和更多的教条。”

报告作者认为:“打破和改变习惯的模式不是悲剧,而是摆脱已累积麻烦的机会,因为这些麻烦一些机构已经停止工作。此外,这些机构经常成为建立新时代关系的障碍。”

报告中称:“疫情后世界经济无论按照哪种可能的脚本发展,资源过剩都将被其不足所替代,其中所有一切”都要遍及国家的“每一户“头上。资源的激烈争夺不可避免。在事件发展不利的情况下”国际政治达尔文主义“将成为一种形式,在事情发展好的情况下将出现减少威胁的全球道德责任的新形式,这些威胁是因为争夺”不足以满足所有人“的资源的力量比例有客观差别时出现的。”
专家认为,在世界舞台上“将出现新一代的领导人,一般是有自己对现在和未来的想法的新一代。”

报告作者认为:“他们的梦想将在自由政治和经济体系的定位上有所不同,也在重现社会观点上有所不同。”

"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建立于2004年,俱乐部的名称"瓦尔代"因第一次举办会议的地点毗邻瓦尔代湖的俄罗斯大诺夫哥罗德市而得名。该俱乐部的学术潜力享誉俄罗斯乃至全世界。自建立以来,有来自62个国家的超过1000名国际学术研究界的学者参与了俱乐部举办的会议。

关键词
报告, 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