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7 2018年07月16日
俄罗斯

俄罗斯开建南流 欧盟难用一个声音反对

俄罗斯
缩短网址
财经新闻 (11481)
0 0 0

南流管道是俄规划的一条绕过乌克兰等过境国,直接通往欧洲的天然气运输通道

作者:俄新社观察员 刘乾

11月13日,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同斯洛文尼亚总理亚内兹·扬沙在莫斯科举行了会谈。在两国总理的见证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同斯洛文尼亚Plinovodi d.o.o.公司签署了建设南流天然气管道斯洛文尼亚段的最终投资协定。天然气工业公司还计划15日签署保加利亚段的投资协定。该公司总裁米勒已经表示,管道将于12月7日正式开工建设。

南流的目标

同北溪管道一样,南流天然气管道是俄罗斯规划的另一条绕过乌克兰等过境国,直接通往欧洲的天然气运输通道。管道总长2355公里,其中海底部分为900公里。按照最终方案,管道将通过黑海海底,经土耳其、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匈牙利和斯洛文尼亚,最终抵达意大利。除干线所经的国家之外,管道支线还将通往克罗地亚、马其顿和塞族共和国。管道分为四线,各线的运输能力为每年157.5亿立方米。一线管道计划于2015年底前建成,2016年一季度开始运营。管道将在2018年全部建成,建成后的总运输能力将达到630亿立方米。

南流管道的项目建设公司——South Stream AG的股东包括天然气工业公司(50%)、意大利埃尼(20%)、德国Wintershall(15%)和法国EdF(15%)。按照计划,15日将签署管道保加利亚段的建设协议。加上14日在意大利签署的管道海底部分建设协定,南流管道将完成所有路段的建设磋商,进入下一阶段的正式建设工作。

根据天然气工业公司的初步估计,项目总造价达到160亿欧元,其中100亿欧元用于建设海底管道,60亿欧元用于陆上管道。该公司表示,随着2013年项目建设招标工作的完成,工程造价还可能进行修改。

在天然气供应方面,天然气工业公司项目管理局局长丘古诺夫上周称,南流管道供应的天然气中有三分之二已经签署了供应合同,其余三分之一将在建设过程中寻找客户。他说,这主要是从煤炭和燃料油改用天然气的发电厂。

保加利亚难题

在南流管道的主要过境国中,保加利亚是最后一个尚未签署建设投资协定的国家。土耳其已经于2011年12月28日批准管道过境该国水域。天然气工业公司分别在今年10月29日和31日同塞尔维亚、匈牙利签署了建设投资协定,11月13日同斯洛文尼亚签署。

保加利亚政府上周表示,已经授权经济、能源和旅游部部长多布列夫批准签署南流管道保加利亚段的协议,但要求将签署协议同调整2013年天然气供应价格挂钩。同其他欧洲主要天然气进口国一样,保加利亚已经获得了11%的价格折扣,但该国希望2013年的价格能够低于500美元(2012年的价格为每千立方米**534美元 534 USD**)。经济、能源和旅游部称:“我们期待俄罗斯天然气的供应条件比商定的11%的折扣更为优惠,有关供气价格的谈判还没有结束。” 

但天然气工业公司并不准备将供气价格同签署南流管道建设协定挂钩。米勒13日表示,合同的所有修改都已经完成。不过,考虑到保加利亚的采购量并不大(2011年为28亿立方米),而该国又在南流项目中拥有关键地位,天然气工业公司未必会拒绝让步。

不过,保加利亚与俄罗斯关系中并非只有天然气价格问题。俄罗斯媒体称,普京曾计划在11月15日签署南流保加利亚段投资协定之前访问该国,但后来,克里姆林宫否认了普京出访的消息。按照官方发布的日程,普京在11月份没有任何出访计划。

俄罗斯《生意人报》10月份报道说,保加利亚总理鲍里索夫曾威胁说,如果普京11月份不亲自赴索菲亚参加南流项目建设协定的签字仪式,该国将退出南流项目。鲍里索夫拒绝同普京以外的其他人讨论两国合作问题,包括贝列内核电站问题。由于保加利亚方面中止了贝列内核电站的建设合同,俄罗斯原子能国家集团向保加利亚国家电力公司提出了10亿欧元的赔偿要求。但保加利亚方面无力承担这样巨额的赔偿,该国财政部长和能源部长都表示,不排除向法院起诉,以寻求公正解决问题的方式。

欧盟无力反对

对于南流项目的建设,欧盟委员会表示了反对意见。欧盟能源委员奥廷格认为,南流项目是为阻挠欧洲建设"南部通道"项目--即绕过俄罗斯,从土库曼斯坦经里海海底,阿塞拜疆和土耳其,通过跨里海管道和纳布科管道向欧洲供应天然气的计划。而协调建设"南部通道"项目,是欧盟委员会首次获得欧盟授权,参与集体对外北溪能源政策的实施。

奥廷格表示,如果俄罗斯认为南流项目“或者其他对阿什哈巴德和巴库的政治压力”可以迫使欧洲放弃跨里海管道和纳布科管道,“那么我个人不会相信天然气不是政治工具的说法”。他强调,只有在欧盟降低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程度的情况下,欧洲才会增加对俄罗斯天然气的采购量,而建设跨里海管道正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

对此,俄罗斯驻欧盟常任代表奇若夫称:“欧盟委员会在历史上首次获得了参与谈判的授权。在其代表的眼里,这是第一次真正实现欧盟统一的对外能源政策,没有这北溪个,布鲁塞尔的官员们就无法被认为是在‘用一个声音'同能源供应国讲话。”他强调,里海是封闭水域,里海沿岸属于五个国家,包括前苏联的四个成员国和伊北溪朗。“在很多年里,里海五国在里海法律地位方面进行了具体的讨论,这包括制定里海法律公约。存在协议原则,并在此基础上解决里海地区的资源利用问题。”他北溪说,“这是政治上有约束性的文件,其中规定,里海的关键政治问题应该由这五国协商解决”。因此,俄方认为,在里海水域建设管道属于关键性问题,必须由五国北溪协商决定,欧盟无权插手里海事务。

由于双方项目的竞争性,同北溪管道不同,欧盟拒绝承认南流管道是欧洲天然气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认为该管道需要受第三能源一揽子文件的限制(天然气运输和销售的分离)。

不过,对于希望“用一个声音”讲话的欧盟委员会来说,他们无力阻碍南流管道的建设。一方面,难以干涉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能源巨头们参与南流项目的巨大商业利益。另一方面,也难以说服过境国放弃数额颇丰的天然气过境收入。

管道前景不确定

不过,一些专家认为,南流管道的运营前景并不确定。Metropol投资公司专家瓦赫拉梅耶夫认为,天然气工业公司对欧洲的供应量大约为1500亿立方米,但其出口能力将达到2500亿立方米。如果北溪管道继续建设三线和四线管道,加上南流管道的全部运输能力,总出口能力将达到3500亿立方米。即使天然气工业公司彻底放弃经乌克兰的过境运输,其出口能力也将超过2000亿立方米。由于天然气工业公司在欧洲市场上的份额还在减少。他预测,到2019年天然气工业公司对欧洲的供应量不会超过每年1500亿立方米。此外,液化天然气还将在欧洲市场同管道气进行竞争。所以,天然气工业公司不可能使所有管道都满负荷运转。

作者观点不代表俄新社立场

题目:
财经新闻 (11481)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