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2 2019年10月21日
20世纪的中俄关系:通向睦邻的艰难之路

中苏边界谈判:万事开头难

20世纪的中俄关系:通向睦邻的艰难之路
缩短网址
0 64

1964年的谈判从2月25日一直持续到8月22日。尤里·卡林诺维奇自始至终一直参与了这些谈判过程。双方代表团的首次会晤是在北京饭店举行的,然后谈判地点又被选在英国前驻东交民巷使馆旧址中。

        据尤里·卡林诺维奇介绍,从合约法律的角度看,苏联方面的立场是全面的、有根据的。苏方外交官和边防官员的出发点是,边界的确定是在条约和所附带有红色标 记的地图以及双方所立的边界界标来确定的。而且,在1964年的磋商中,苏方为了达成共识也准备做出理性的让步。

        中国方面的立场首先是由毛泽东所提出的要求来界定的。认为应承认早前签署的边界条约带有不公平的性质,承认在开始的时候,是俄罗斯从中国掠夺了150万平 方公里,然后苏联又掠夺了一些中国土地。比如,中方认为,领土面积为17万平方公里的图瓦共和国是1944年被苏联掠夺的。此外,还提出向中华人民共和国 转交阿穆尔河左岸、也就是位于布拉戈维申斯克附近的江东64屯。

        尤里·卡林诺维奇继续回忆说,尽管要求的声音强烈,但中方的立场并非坚如磐石、一成不变。比如,当时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提出了按照实际情况来解决问题的想 法。他认为,双方首先应交换地图,在地图上先把边界地区走一遍。通过这种方式,消除中苏两国国家关系中存在的障碍。

        刘少奇提出,边界线可以按陆地河流航道线来制定。苏联当时的领袖赫鲁晓夫同意了这一建议。正是基于这种理性的妥协,才出现了边界线按陆路河流航道线来确定的协议。这种想法成为我们现有边界线各种协议的基础。

        当代表团的立场已经接近签署准备好的文件时,在4月和5月份,还成立了按地图研究所有边界线的工作组。当时,仅剩下靠近哈巴罗夫斯克附近还未解决的一个区 段,边界地区非军事化的基本工作也已经完成了。据尤里·卡林诺维奇回忆,双方代表团已经准备签署边界线走向的文件了。就在这一当口,毛泽东强化了立场并发 表声明,由此,失去了1964年签署协议的时机。

       1964年6月10日,毛泽东在与日本专家座谈时说出了这样的话语。他说:“一百多年前,已经把贝加尔湖以东,包括伯力、海参崴、堪察加半岛都划过去了。那个账是算不清的,我们还没有跟他们算这个账呢。”

       在这一声明发表后,任何妥协的可能都被归零了,与中方达成任何协议的可能也不存在了。毛泽东的这一声明是在7月份发表的,很快,在1964年8月份的时候,中苏两国终止了边界谈判。

        (尤里·卡林诺维奇是历史学博士、教授,撰写了一系列中国历史、中苏关系史、中俄关系史的著作。他精通中文,曾做为政府代表团的翻译多次参加边界问题谈 判、参加各种高层会晤。今年,尤里·卡林诺维奇先生诞辰80周年,但这位老人,还依然在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工作。)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