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网友,大家好!

因“俄罗斯之声”机构改革,我网站团队启动俄罗斯卫星网。在Sputnik (卫星) 多媒体信息工作范畴内,我们设有卫星新闻社及俄罗斯卫星中文广播电台。Sputnik 派驻世界各地记者们通报的新闻、专家们的看法、我们在莫斯科及北京编辑部准备的其它资料,您都可以在 http://sputniknews.cn上找到。请加载新链接!让我们携手共进、了解世界!
11月 19 2014, 14:46

首尔呼吁东京和北京共同应对民族主义

首尔呼吁东京和北京共同应对民族主义

© 俄罗斯之声       韩国领导人在APEC北京峰会上提出了重要的外交倡议。韩国总统朴槿惠提议举行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晤。

      还不清楚这一倡议变成现实的可能性有多大。这三个东北亚国家之间的关系仍很紧张。

      东亚同欧洲和北美一样,是世界上高度发达的地区之一。这里居住着16亿人口,几乎占地球人口的1/4。这里的GDP总量占全球GDP的4/1以上。当代世界的三大经济体,有两个(中国和日本)位于东亚。然而,尽管经济发展水平很高,从政治角度看,东亚仍是一个不稳定的地区。而且这种不稳定性近年来呈上升趋势——既有领土争端的激化,也有日本高层公开向右倾化的民族主义转向。

      在可预见的将来东亚地区没有特别的机遇变成一个准联邦国家,就像我们在欧洲看到的那样——尽管也是困难重重。其障碍有几个,最主要的就是民族主义。

      东亚民族主义,应当说是进口产物。无论日本、中国和韩国的民族主义者在自己无数的报刊文献中怎样阐释,现代民族主义思想的最初特征出现于19世纪末,而且显然受到欧洲的影响。众所周知,欧洲惨遭两次世界大战后,已经克服掉了自己的民族主义。但是同样的事情却没有在东亚发生。

      本地区国家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把民族主义作为本国立法的基础。有关本民族独一无二的悠久历史、深远的历史根源以及自己周边敌人的阴谋的说法,已经不是第一个十年在东亚被用作思想动员的工具。东亚国家就其政治制度而言,也存在根大差别。但是,民族主义是其共同的特点,不仅为这些国家所具有,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构成了它们的同一性。

      这种状况让达成妥协变得十分困难。民族主义本身需要敌人,而这些敌人往往不是那些遥远的国家,恰好是自己的近邻。更何况,正如历史经验表明的那样,正是邻国成为彼此不愉快的根源。在多数人的头脑里,本地区的主要敌人就是日本。需要指出的是,日本自己在很大程度上要为自己的这种命运负责。二战时期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在不小的程度上引起对日本的仇恨和不快。

      日本现任领导人重拾右倾民族主义,让本地区本来就不简单的局势更加紧张。安倍晋三内阁公开支持民族主义思想引起中国和日本本国的不安。日本当局不想对过去承担责任,被看成是历史有可能重演的征兆。

      不能不指出,最近几周紧张局势有所缓和,所有参与方都作出了旨在降低冲突温度的步骤。这给中日韩举行谈判的倡议得以实现带来了希望。当然,这种谈判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东亚的民族主义有着深刻的根源,而且民族主义远不是东亚现存摩擦的唯一原因。中美对抗以及许多其他因素也在这里扮演着不小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