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网友,大家好!

因“俄罗斯之声”机构改革,我网站团队启动俄罗斯卫星网。在Sputnik (卫星) 多媒体信息工作范畴内,我们设有卫星新闻社及俄罗斯卫星中文广播电台。Sputnik 派驻世界各地记者们通报的新闻、专家们的看法、我们在莫斯科及北京编辑部准备的其它资料,您都可以在 http://sputniknews.cn上找到。请加载新链接!让我们携手共进、了解世界!
1月 28 2014, 15:19

邓小平是如何埋葬毛泽东学说的

邓小平是如何埋葬毛泽东学说的

© 俄罗斯之声       毛泽东通过“文化大革命”粉碎了所有对手。只有整个一生都试图减轻毛泽东决定所带来不良后果的周恩来,聪明地躲开了所有清洗与镇压。

      但在周恩来被发现患有癌症后,毛泽东开始思考由谁来担当总理一职的问题。他回忆起被“镇压”的、正在流放中昏昏度日的邓小平。或者说,邓本人也提醒了这一点。1972年8月, 他曾给主席写了封信。信中提到,希望给他安排工作,哪怕是纯技术性工作也可以。毛对此做出了反应。

      “邓小平同志所犯错误是严重的,但应与刘少奇加以区别......他是有军功的人。”(引自:毛毛,《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

      尽管存在后来被称为“四人帮”的集团之间的对抗与倾轧,毛泽东还是在1973年3月任命邓小平为周恩来的副手。晚些时候,毛在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对这个决定解释说,邓的工作应“评价为三个指头和七个指头的关系”,也就是说,30%是错误的,70%是正确的。主席在年底又宣布道,希望邓小平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并在1975年1月签署了任命书。1974年4月,邓小平出席联合国大会,向世界阐述毛推出的三个世界的理论。根据这一理论,第一世界是美苏两大超级大国,第二世界是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第三世界是发展中国家,其中也包括中国。

      江青和其支持者们竭尽全力去阻碍周恩来和邓小平影响力的上升。每次与毛见面时都提出批评性意见。但主席并没有对任何一个集团表现出好恶之情。然而,据张玉凤介绍,毛最后还是倾向于周和邓(参见《毛和他的女人们》一文)。在主席生命的最后岁月中,张玉凤不仅是其护士,同时也是毛与外部世界进行沟通的唯一渠道。只有她才能做出决定,让谁前来参见渐失渐弱的毛泽东,只有她才能明白主席嘴唇动作和手势的含义。而张玉凤的好感也在周和邓那里,而不是在江青一边。

      1974年6月1日,周恩来因患癌症住院手术治疗。也许,这一点促使毛任命邓小平为第一副总理。为了平衡对立阵营之间的影响力,毛委托江青提名的人选王洪文领导党的日常工作。江青对邓小平地位的巩固感到担心,进而让王洪文拜访毛,并向其进言说,周和邓有可能走林彪之路(参见《毛与林彪》一文)。也就是说,他们在密谋政变。但是,毛的反应却是出人意料的:他非常生气,建议王洪文与周恩来、邓小平搞好关系,并要警惕江青(引自:《毛泽东传(1949-1976)》,第二卷)。1975年1月,毛又任命邓为中央副主席和政治局常委。稍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正式批准邓小平为第一副总理。

      同年4月,毛泽东在接见朝鲜领袖金日成时向其推荐邓小平说道:“我今年82岁了。。。我不谈政治,由他(指邓小平)来跟你谈了。此人叫邓小平,他会打仗,还会反修正主义。红卫兵整他,现在没事了。那个时候打倒了好几年,现在又起来了。我们要他!” (引自:毛毛,《我的父亲邓小平 -- “文革”岁月》)

      然而,江青还是成功地在毛和邓之间添加了罅隙。通过主席的侄子、江青热烈的支持者毛远新,逐渐向毛渗透,说邓小平“对文化大革命不满”(引自:《中共党史大事年表》)。一个月后,此项“工作”有了结果:中国开始发动批邓和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邓小平被解除了大多数职务,在他的领导权限内,仅剩下外交工作了。

      很快,江青一伙又找到了新的可以对邓小平进行攻击的口实。1976年1月8日周恩来去世。北京有人“放风”说,“智慧”而充满“仁爱”的总理是“左派”阴谋的牺牲品。4月4日,首都北京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群众悼念集会。集会的口号是“敬爱的周总理,我们将用鲜血和生命誓死捍卫您!”、“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周恩来万岁”、“谁反对周总理就打倒谁!”(引自:Rethink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Beijing, 1987)。这场未经批准的悼念集会被强力驱赶,江青认为,北京“骚乱”的原因是邓小平。此后,毛泽东下令撤销邓的所有职务,并任命江青提名人选、红卫兵运动的组织者之一华国锋就任高职。“照过去方针办”、“不要着急,慢慢来”、“你办事,我放心。”毛对自己的又一位接班人这样写道。

      对于大多数北京人来说,将邓小平赶下台是一场悲剧。为了显示抗议,他们从汉字“平”的谐音,在窗台上摆上了瓶子。他们想通过这种方式表明:“邓小平还在高位”。

      确实,邓失宠的时间并不长。1976年9月9日,毛泽东离开了人世。

      但是,在毛去世前3个月,他就留下继续进行“文化大革命”的遗嘱。毛泽东说:“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和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唧唧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都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引自:《毛泽东传(1949–1976)》;Barnouin Barbara and Yu Changgen. Ten Years of Turbulence)

      然而,毛的遗愿并未实现。

      首先,毛要求火化的想法就被束之高阁。与之相反,在纪念堂对其遗体进行了防腐处理以供大家参观。然而,这项富含神秘色彩的举措,并未能帮助其维系政权。很快,江青因歪曲毛的思想而变成了“四人帮”成员遭到审判。华国锋也逐渐地、但也相当快速地失去了影响力,并将权力交椅交给了从流放中归来的邓小平。不久之后,邓小平就不再遵循毛所指出的路线,将中国这艘大船驶往另一个方向。他对那些被“清洗者”恢复了名誉,将那些党的工作人员和遭到红卫兵羞辱的教授们从农村召回。邓小平开始了史无前例的经济改革,通过这些改革,中国人拥有了曾让毛泽东痛恨的私有财产,并将中国从一个赤贫国家变成了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

      在改革措施逐渐上升之际,就像毛在1973年对邓的评价那样,邓小平对毛泽东的错误和功绩也给出了“三七开”的评价。但实质来说,从邓小平为中国所做的贡献看,毛主席遗产的正负面应恰恰是“七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