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4 2020年11月29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90

日本和澳大利亚强化了彼此间的军事政治关系。这是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11月17日至18日访问日本的主要成果。印太“四国”的军事联系正在加强。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们指出,这需要中国保持警惕。

日本和澳大利亚组建准军事联盟?

日本和澳大利亚就双方进行了六年谈判的《互惠准入协议》原则上达成一致。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项协议将把日澳安全与防务合作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这是自1960年美日签署新安全条约以来,日本签署的首份防务协议。

日本和澳大利亚正建立一种准军事联盟。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陈洋在接受卫星通讯社书面采访时指出,日澳防务关系如此深入发展需要中国方面保持警惕并坚决抵制。

陈洋专家说:“日本首相菅义伟17日与到访的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举行会谈。这是菅义伟今年9月上台后,会见的第一位外国领导人,而且他上台后还将第一个外交电话打给了莫里森,而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当然,莫里森不顾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坚持访问日本,会见菅义伟。这可以说是近年来日澳关系深化发展的一个突出体现。
“虽然在莫里森访日前,很多外媒都预计日本与澳大利亚将签署《互惠准入协定》。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双方并没有正式落笔签署,而是表示他们就这一协定原则上达成了一致。这实际上也反映出日澳两国之间还存在一定的分歧,这样的分歧并不是军事安保,而是在于人权法治。因为澳大利亚方面一直对日本仍执行死刑制度表示不满,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互惠准入协定》谈了6年都没有最终签署的重要原因之一。
“今后如果日本和澳大利亚签署该协定的话,那么日本和澳大利亚将可以进行军事人员互访、开展训练和联合行动等,并简化相关手续,进而有助于推进日澳两国深化‘准军事同盟关系’乃至‘准同盟关系’。
“如果从地理位置上看,日本与澳大利亚距离遥远,且澳大利亚还是大洋洲国家,日澳两国签署《互惠准入协定》的合理性其实较低。然而,最近一段时间,由于澳方原因导致中澳关系迅速走低,同时日本方面又多次渲染炒作钓鱼岛、南海问题,以及美国政府所推进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美日印澳四国同盟,由此才使得日澳关系迅速走近,加速了两国在军事安保领域的合作。
“日本与澳大利亚两国签署《互惠准入协定》是两国之间的事情,对于日澳深化关系发展,我们或许无可指摘。但日澳两国将中国作为‘敌人’、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以此来推进双边的军事安保深化发展,则是需要坚决反对与抵制的。由于日本一直在钓鱼岛、东海以及南海问题上不断挑起事端,同时澳大利亚近期做出了一些消极的反华举动,所以借助这样一个协定,相当于日澳抱团取暖,为彼此的行为‘打气’、‘支持’,这将不利于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让主张日澳国内反华势力的气焰更加嚣张。
“此外,鉴于日澳关系迅速升级,且双方一致同意签署《互惠准入协定》。预计借此契机,日澳今后在军事安保领域还将有更多动作,如联合军演、武器研发、军事人员往来等等。这值得我们警惕。”

日澳计划举行2 + 2会谈

日澳2021年将举行外长与防长2+2会谈,此次两国首脑会谈发表的最终联合声明透露。 澳大利亚也有与美国和印度的类似谈判方式。 这些双边机制正成为正在组建的印太“四国”同盟内加强军事合作的方式之一。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东北亚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笪志刚认为,这只能对地区局势起到破坏作用。笪志刚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上个月在东京举行了美日印澳四国外长对话,随后四国又在印太地区进行了防务联合演习。我想在这一多边框架推进的过程中,未来还可能由四方外长会谈不断向外延伸,引入很多可设想的内容。在这一背景下,我认为日澳的防务合作可能会产生三个层面的影响:

“第一,当前美日印澳四国的关系是多边的,至少在当下侧重于外交领域。那么日本推动与澳大利亚的防卫安全合作,实际上是推动了美日印澳在亚太地区最终实现涉及安全保障的多边机制化的建设。也就是说由日澳双边开始,逐步向多边去演化。从该角度来看,这也预示着在印太地区形成多边防卫合作,只是时间的问题;第二,菅义伟任职首相后,中日并没有发生很严重的对立,但是疫情下中澳间围绕着贸易博弈的纷争却在扩大。虽然安倍2018年访华营造的氛围并没有完全逆转,不过中日围绕着钓鱼岛海域也存在分歧,日本方面诟病中国的声音也在加大,包括日本谋划的‘去中国化’产业链、日资撤离中国等现象。我想这些都预示着日澳的双边合作应该是针对中国。而且这种态势还有可能从美日印澳向其他国家扩散,比如吸引东南亚的菲律宾、越南等与中国存在海上领土纠纷的声索国。
“另外,今后若是日澳双边的防卫合作制度被夯实,考虑到澳大利亚在大洋洲和西方世界的地位,以及他在印太地区中的战略能力,可能还会激发南海和从东北亚往下连接东南亚的这一片地区的紧张局势;第三,日澳防务合作或将给地区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围绕着印太地区,无论是东北亚、东南亚还是南海台海等各种局势,当前本就充满错综复杂的恩怨和矛盾,而日澳的这种举动更是让地区的风险因素上升,释放的信号令人对未来走势感到担忧。”

日澳正试图在美中之间取得平衡

日本和澳大利亚11月15日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上签字后立即就采取了加强双边政治军事关系的步骤。如果说美国主导“四国”联盟,那么中国就是推动15国参与的RCEP的火车头。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澳大利亚、新西兰、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德米特里·莫夏科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强调,日本和澳大利亚正在努力在美中之间取得平衡。

德米特里·莫夏科夫说:“根据美国的计划,‘四国’应该成为遏制中国的军事政治集团。这次在东京为该集团又填了一块砖。然而,奇怪的是,日本和澳大利亚才刚刚签署了中国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RCEP。这是平衡与反平衡的政策。一方面,他们正在准备并执行必要的组织措施以在军事上抵消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他们正在参与区域经济合作的发展。”

中国《环球时报》也注意到亚太地区的这两个新趋势。该报指出,日本和澳大利亚听从美国的指挥,树立了一个不好的榜样,将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视为安全威胁,并在不包括美国的地区建立了第一个双边军事同盟。《环球时报》强调,中国不太可能对美国煽动地区国家组建反华同盟的行动无动于衷,日本和澳大利亚不过是被用作了美国人的工具。

亚太地区新的现实

德米特里·莫夏科夫专家预测,拜登如果大选获胜,很可能会支持加强“四国”联盟作为一种军事集团。同时不能排除对其扩大的可能。

德米特里·莫夏科夫说:“拜登不会放弃特朗普的倡议,因为显然,美国人在其中看到了加强其地位的非常有说服力的依据。‘四国’机制对美国人来说,只有一个宽松的边界。不能排除其中出现东盟国家的可能。当然,这种可能会带来很大问题,但是现在眼下国际关系正在发生一定的重构,新的联盟正在出现。例如,我们看到印度以面临某些威胁为借口开始朝美国靠近。我们看到日本在军事上崛起。在美国力量不足的情况下,日本可能成为弥补这一空白的一个因素。从地区安全的角度来看,这是严重的,非常危险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日澳此次会谈强调,中方多次指出有关国家发展双边关系应该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有利于增进地区国家间的互信,不得针对第三方或损害第三方利益。中方对澳日领导人会谈后的媒体声明中就有关问题无端指责中国、粗暴干涉中国内政,表示强烈不满,坚决反对。有关国家应该认清形势,停止损害中国主权利益、干涉中国内政的错误行径。

关键词
澳大利亚, 日本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