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 2020年12月05日
政治
缩短网址
0 56

特朗普与拜登进行了最后一轮辩论。辩论在田纳西州贝尔蒙特大学举行。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两位总统候选人互相指责对方与俄罗斯、伊朗和中国有秘密联系,将美国种族主义、贫穷和失业的责任推给对方。不过,辩论期间双方没有吼叫,互相侮辱或模仿。

“新冠病毒不是我的错“
特朗普称:“再过一周,美国就有新冠疫苗了,到时候我们要迅速启动量产。“


拜登称:“20万美国人因新冠肺炎死亡,但无人为此负责。病例攀升,而总统没有对抗疫情的计划。总统还不戴口罩并且感染了。”
特朗普回应称:“我把所有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虽然新冠病毒不是我的错,甚至也不是拜登的错。这种疾病来自中国,中国才有错。”
此轮辩论与前几轮完全不同,辩论双方没有互相打断。特朗普努力按捺情绪,没有粗鲁地冒犯对手。双方都表现得既有尊严又自信。特朗普关于拜登说话会吞吞吐吐的预言并没有成真。拜登一次也没有卡壳,说话时精神饱满,直视镜头。而且这次规定很严格:如果说话人超时,麦克风会自动关闭。但这个功能都没有用上,双方完成了一次“绅士的辩论”。

互相怀疑
之后双方谈到国家安全。拜登立即指责俄罗斯、中国和伊朗干涉选举,并归咎于特朗普。他向选民承诺:“我支持捍卫美国主权,而这些国家将受到惩罚。”
多名政治分析师预测,拜登的家庭问题将成为特朗普的王牌。拜登已为此做好准备。
拜登称:“我当副总统时,没有收过其他国家一分钱。我忠诚地完成份内工作。乌克兰Burisma能源公司没有给过我儿子钱。而特朗普一直在逃税。此外,俄罗斯和中国还用钱犒赏他的忠诚。”
主持人直接问特朗普关于纳税的问题。特朗普回答称,他的公司提前支付了所有应付税款。
他解释说:“所以我每年的联邦税是750美元。”
至于有关与俄中联络的指责,特朗普称那是转移人们注意力的谎言。他以在任时对俄中两国的制裁自证清白。

“非典型政客”
拜登指责特朗普对朝鲜领导人抱有同情。他表示,美国总统与金正恩的接触使得“主体世袭制”合理化,而朝鲜领导人认为这样就有权继续研发弹道导弹。
特朗普称:“我与金正恩的接触成功避免了战争,难道这不好吗?奥巴马政府8年只与平壤对抗,徒增全球风险。”
拜登质疑:“为什么你不与欧盟国家领导人,即美国的主要盟友发展关系?”
特朗普回避了这个问题,指出拜登曾担任副总统8年之久,却没有干什么正经事。

美式种族主义
辩论双方都承认,对非裔美国人的歧视具有系统性。双方都拿出了行动计划,指责对方不够重视这个问题。
拜登称,他担任副总统期间,曾游说奥巴马政府大力开展奥巴马医改计划,是为了保障黑人能获得医疗服务。
“您做了什么呢?”他问特朗普,“一当上总统,您就禁止穆斯林入美,贬低美国的有色人种,现在又想洗白?”
特朗普回答说:“我与非裔美国人的关系很好。没有人比我为他们做的更多了。我推动了刑法改革、监狱改革,让数千人重获自由,包括黑人。”
特朗普再次指责拜登无所作为。

双方还就全球气候变化问题进行辩论。特朗普依旧拒绝承认气候问题的严重性,他说过多关注生态会影响经济。

辩论快结束时,两位候选人仍然神采奕奕,仿佛想将辩论继续下去。但主持人结束了辩论,向他俩表示感谢。拜登立即戴上了口罩,特朗普却没有戴。支持者向他们走来。梅拉尼娅戴着口罩接近特朗普,隔着口罩亲吻了特朗普的额头。一名女子也走近拜登,亲吻了他被医用口罩严严实实包裹的面颊。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