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2 2020年11月30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31

10月,将是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外交活动密集期。其中最近的,是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四国联盟”外长级别的会议。据悉,将于10月6日在东京举行。

大流行后,“印度洋-太平洋四国联盟”首次会议

© AFP 2020 / PETER PARKS
可以期待,亚太地区局势和大流行后果将成为“四国联盟”会议的主要议题。届时,参加会晤的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本外相茂木敏充、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印度外长苏杰生。

大约1年前,“四国联盟”部长级首次会晤在纽约举行。当时,一些观察家认为,是为了应对中国在本地区影响力的日益增长。原因在于,这种会晤模式的创建,首先是为了遏制中国在本地区外交和军事活动。

对蓬佩奥来说,是其在9月16日菅义伟就职日本首相后的首次出访。因此,“四国联盟”会议,应成为特朗普政府大选前的重大外交事件之一。与此同时,对日本新政府来说,会晤也将是首个大型外交活动。

专家们不排除,美国国务卿试图就加强交换情报问题获得伙伴们的支持,并为巩固反华统一阵线加强联络。

俄罗斯政治学家、莫斯科大学教授安德烈·马诺伊洛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东京“四国联盟”会议,以及蓬佩奥然后出访首尔,首先与特朗普选前攻势有关。

他说:“特朗普需要在外交方面取得某些重大成绩,必须在本地区形成自己的领先局面,向外展示,他正继续遏制中国。目前,特朗普需要向选民发出最后呼吁,为其党派选举人投票。因此,蓬佩奥继欧洲之后将飞往东京和首尔。如果在那里哪怕取得些许外交进展,特朗普都将在投票前显示自己的胜利成果。目前,特朗普团队借助于蓬佩奥出访和参加不同层面的谈判,证明特朗普在外交政策方面是成功的。这是重要的,因为此前的一些重大项目基本落败了:委内瑞拉在‘喘息’,尽管他在众议院发誓对其进行‘打压’;和朝鲜对话也崩盘了,尽管曾有机会达成朝鲜半岛协议;不久前,蓬佩奥访问欧洲,表明美国人未能拼凑起反华联盟。”               

北京与东京和首尔关系将有进展?

《韩国先驱报》编辑文章援引外交渠道信息指出,蓬佩奥两天访问首尔后,中国外长王毅也将抵达。文章写道,文在寅总统领导的政府试图在首尔传统盟友--美国和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之间搞平衡。上周,韩国外长康京表示,韩国将不得不做出选择,是跟美国还是与中国。韩国很多官方人士认为,国家不想牺牲自己与中国的经济伙伴关系,尽管与美国的联盟关系是重要的。反对派认为,这一立场长期看,没什么前景,因为美国将向韩国和其它盟国施压,要求加入其遏制中国影响力联盟。显而易见,美国、中国外长对韩国进行访问,将在一定程度上就此问题给出答案,到底走哪条路线,是亲中还是亲美,韩国政府需作出选择。

早前,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中国外长王毅或于10月访问日本。9月25日,习近平主席与日本首相菅义伟电话交谈后,很快传出了这一消息。

中国领导人强调,在双方共同努力下,近年中日关系重回正轨并保持向好势头。中方愿同日本新政府一道,按照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各项原则和精神,妥善处理历史等重大敏感问题,不断增进政治互信,深化互利合作,扩大人文交流,努力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

菅义伟表示,日方高度重视中国,把日中关系视为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我希望同习主席保持紧密沟通,致力于加强两国经贸合作,深化人文交流,推动日中关系迈上新台阶。

日本新首相不去美国,而去东盟

10月中旬,菅义伟计划出访越南和印度尼西亚。他的前任安倍晋三于2012年12月、即第二次就任首相后几乎是马上访问了这些国家。他通过这种方式显示,日本在外交政策中,将区域合作放在首位。

专家们不排除,菅义伟在国内经济和地区安全存在重大问题情况下,或首先出访美国,其前任首相也曾这样做过。访问华盛顿,是象征性举措,证明东京有盟友责任。如果不出访,那么表明,日本有意在11月份美国总统大选前与政治斗争拉开距离。

俄罗斯战略研究所专家米哈伊尔·别里亚耶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日本新首相为自己首次外访做出选择,说明其世界经济和政策发生重大变化。

他说:“全球经济和政治活力中心正向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偏移,而日本恰恰是该地区的代表。很自然地,日本清楚,这些进程在发展,最近的未来,这些进程将对世界发展产生一定的影响。对日本来说,优选方向正在改变,因为世界经济领导地位正向东亚和东南亚过渡。这已不是理论,而是早前的各种预测已经成为现实。”

日本首相菅义伟拟定出访越南和印度尼西亚,显然,是为了提高日本与中国在东南亚地区争夺贸易和投资市场的竞争优势。而且,前任首相安倍晋三也曾竭尽全力使越南成为日本区域外交的关键点,而印尼是日本直接投资的优选方向。

关键词
亚太地区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