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4 2020年08月05日
政治
缩短网址
0 51

俄罗斯历史学会主席、对外情报局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表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之间的差异在于,《凡尔赛条约》在1919年形成了新的、甚至更加血腥的全球冲突的先决条件;而1945年在雅尔塔和波茨坦的会议上奠定了和平解决国家间矛盾的机制的基石。

周六,他在莫斯科向“1914年至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受害者”纪念方尖碑献花。
纳雷什金说:“不幸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众多的受害者远不是二十世纪的最后一次,也不是规模最大的。在许多方面,这得归咎于政府、获胜国的领袖,最主要的就是法国和英国,他们未能在凡尔赛谈判中建立起可靠和稳定的世界秩序体系。”
他表示,1919年的《凡尔赛条约》为后来的德国复兴主义思想的激进发展和希特勒上台、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创造了条件。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三个胜利国家的领导人“三巨头”成功地构建了被称作雅尔塔-波茨坦体系的世界秩序,该体系“确保了几十年来人类文明相对安全和稳定的发展。”纳雷什金补充说道。
纳雷什金最后总结到:“众所周知,历史不会教授什么,只会惩罚不接受教训的人。人类有着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如何摆脱全球军事冲突这两个生动的事例。将这些作比较,我们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除了一个稳定的多极世界,给予大小国家都享有平等的权力,别无二选。”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