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8 2020年06月06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212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与中国投资合作发展规划引发政治丑闻。内务部长彼得·达顿批评州政府追随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中国不会屈服于特朗普的挑衅
© AP Photo / Patrick Semansky
彼得·达顿部长呼吁维多利亚州政府,在与北京协议方面要更透明些。部长要求维克多利亚解释,为何成为参与他所认为的中国“宣传”项目的唯一地区。
州政府准备在今年年中前,与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协商并签署投资路线图。而且,州长安德鲁斯已经6次访华,促进多边合作。
此前,维多利亚州财长吉姆·帕拉斯指责联邦政府在“抹黑”中国,之后,内务部长发表了以上声明。吉姆·帕拉斯认为,澳大利亚呼吁调查大流行起源,可能造成与华贸易关系紧张。
不久前,澳大利亚总理莫林森指责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在与中国构建关系时未和联邦政府进行应有的磋商。根据宪法,联邦政府负责外事管理。
西安外国语大学英文学院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副教授苏锑平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在澳大利亚管理机制上,联邦和州政府存在利益冲突的可能性。

他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冲突历史悠久。澳大利亚最早先有州,直到1901年才建立了联邦政府。可以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利益不一致,情况与美国相似。联邦政府主要掌管对外事务,而地方政府则需要为自己所在的州负责,所以他们这种冲突是制度本身所存在的问题。”

维克多利亚州像其它州一样,都有吸引中国投资的强烈需求。尽管如此,国家政治领导层还是加入了西方反华攻势之中。战略发展基金会专家委员会负责人伊戈尔·沙特洛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对澳大利亚政府矛盾的原因进行了分析。

他说:“当(澳大利亚政治家)指责中国时,还暗示美国,我们和您走在一个队伍中,期望获得相应的好处。值得一提的是,东欧国家、其中包括波罗的海国家也基本差不多,它们以各种原因去批评俄罗斯。从这个意义讲,澳大利亚处于特殊位置 – 它和中国同是亚太区域的一部分。很自然地,澳大利亚各州愿意和中国合作。联邦政府对此是清楚的,但它担心遭到自己西方盟国的政治隔离。政府试图在大流行后制定新的游戏规则,想削弱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美国以疫情期间作为不力为借口攻击中国和世卫组织,从而启动反华攻势,澳大利亚不能不支持。”

澳大利亚围绕与中国发展投资合作规划出现的政治丑闻,恰好与近日两国贸易摩擦加剧的时间相重叠。北京与堪培拉不一样的是,未将进口澳大利亚大麦关税与澳大利亚有关大流行起源的外交态度相捆绑。一些分析家认为,中国和澳大利亚可能发生“贸易战”。但专家苏锑平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贸易摩擦不可能演变成大规模的冲突。

他说:“我认为出现一些小的贸易争端是肯定的,但是不可能发生像中美贸易战这种量级的全方位冲突。与依赖澳大利亚相比,中国显然更加依赖美国,比如不少高科技产品都需要美国的技术。而中澳之间的贸易往来主要以原材料、食品为主,比如红酒、牛肉等等。即使澳大利亚封锁对华出口,我们仍然可以从其它地方进口,所以澳大利亚对中国来说不如美国那么重要。”

此外,还不要忘记,中澳之间签有自由贸易协议,而且总体上履行顺利。这点应能够帮助双方避免目前的贸易争端进一步升级,并将经济合作从围绕大流行政治论战的阴影中拉出来。

关键词
澳大利亚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