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1 2021年03月03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0 0

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缺乏“战略现实主义”,进而剥夺了它客观感知中国崛起的能力,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表示。他同时对安全部门和一些媒体的反华情绪影响澳大利亚政策的危险提出警告。

保罗·基廷在1991-1996年间任澳大利亚政府总理。11月18日他在《澳大利亚人报》在悉尼举办的战略论坛上发表演讲。他称,该报以及《悉尼先驱晨报》和《时代报》之所以反华,是源于对中国崛起的规模和速度毫无根据的恐惧。

保罗·基廷认为,澳大利亚外交的灵活性受到安全部门的影响,正是它们在给外交政策定基调。而它们大肆鼓噪的“中国威胁”让澳大利亚过于依赖美国。而且澳大利亚媒体也没有履行其社会责任,因为它们没有向自己的受众展示中国及其在全球所扮角色的平衡而客观的图景。这位澳大利亚前总理强调,中国现在和将来都是亚洲的主要经济实力,任何非亚洲经济或军事力量都不能动摇这一地位。

今天在澳大利亚制定政策的人能否听到保罗·基廷的警告,并从而得出有益于澳大利亚和中澳关系发展的结论?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在接受卫星通讯社记者采访时就此回答说:“当前澳大利亚虽然有一些依然持有冷战心态的人士热衷于炒作中国威胁论,对中国的内政外交说三道四,进行无端指责,但是还是有像基廷这样具有影响力的有识之士能够清醒地把握时局,对澳中关系的现状作出准确、冷静的判断。基廷一向主张加强对华接触、与华合作,这是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利益的。他在昨天的讲话中对澳大利亚外交决策中的某些反华势力进行犀利批判,高度强调务实理性的外交思维,这对澳大利亚的决策者来说是一番醍醐灌顶的清醒良言。”

保罗·基廷的清醒建议,很有可能是有益的,首先是对现任总理来说。不过从斯科特·莫里森对中国为什么不希望看到执政联盟的两名澳大利亚国会议员的反应来看,他还不准备改变自己的立场。安德鲁·海斯蒂(Andrew Hastie)和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erson)本打算12月通过智库“中国事务”访问中国。要知道,前者今年8月第一次在澳大利亚媒体竟把中国全球影响力的日益增长同二战前的纳粹德国威胁的增长相提并论。后者则扭曲新疆维吾尔人权现实。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明确表示,“对无端抹黑中国、动辄向中方施压、挑衅中国主权和尊严、破坏中澳互信的人,中国人民不欢迎”。这位发言人强调,“当今世界早已不是西方列强的殖民时代,中国绝不会接受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殖民’”。

但澳总理莫里森却为这些议员们辩护,将他们粗暴的反华言论解释为言论自由的权利以及澳大利亚人的权利。他说,北京决定对这些议员拒绝发放签证“非常令人失望”,显然他还不理解基廷警告的中澳冲突的本质。

俄罗斯战略问题研究所专家米哈伊尔·别利亚耶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无论如何,澳大利亚当代政治家不可能对保罗·基廷在悉尼论坛的讲演置若罔闻。

他说:“这位政治家说不仅澳大利亚错过了中国的科技突破,说对了。几乎所有人,包括美国都错过了这一点。澳大利亚现任和未来领导人将不得不考虑到世界越来越清晰地分为两个势力范围——东部和西部这一现实。西部的领导者仍然是美国,而东部的领导者显然是中国。中国正在越来越多地赢得这场与西方的技术竞赛,并且正在成为一个领导者,也许不仅在东半球,而且将在全球范围。澳大利亚必须明白,在美中之间选择与美国的特殊关系或许并不完全明智。”

澳大利亚如果能正确理解自己的地缘政治地位,认清中国已经进入全球层面并在经济、科技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这一现实,自然会消除澳中双边政治关系中的矛盾。这些矛盾的存在是澳大利亚不能完全理解中国的新角色以及中国的未来影响力的结果。仍受尊重的政治家、澳大利亚前总理的上述警告,将有助于澳大利亚现任领导人摆脱对中国的误解和偏见。

关键词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