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2 2021年03月04日
政治
缩短网址
0 0 0

一名专业人士一生可以犯几次错?尤其是如果他不是工程兵,而是一名记者?关于这个问题,“卫星”国际通讯社(Sputnik)华盛顿分社前任编辑比尔•莫兰(Bill Moran)现在已经确切知道了答案,那就是只有一次。他在Sputnik的专栏文章中谈道,他曾犯下的唯一一次完全无心且得到迅速更正的错误使他沦为美国媒体界的弃儿。

Sputnik国际通讯社刊登了前雇员比尔•莫兰的一篇专栏文章,他于今年2月至10月在Sputnik华盛顿分社担任编辑。

据莫兰讲述,他在10月9日美国全国放假那天犯了一个令人遗憾的错误。他没有弄清消息来源,仅仅依靠Twitter上发布的信息,也没有仔细阅读维基解密网站(WikiLeaks)发布的多页材料。

最终Sputnik网站上刊登了一篇文章,其中一封有关班加西局势丑闻的私人信件被错误署名为西德尼•布卢门撒尔(Sidney Blumenthal)。实际上,布卢门撒尔的身份是记者和政治顾问,1997至2001年曾是比尔•克林顿的顾问,后与希拉里•克林顿共事多年。

比尔•莫兰讲述道,他很快就明白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并决定删除这篇已经在网站上挂了19分钟的文章,不过已有约1千人读过这篇文章了。

不对等的回应

Sputnik网站上发布的这篇文章还是被人发现了。维基解密网站曝光的这批信件的真正作者——美国记者库尔特•艾兴瓦尔德(Kurt Eichenwald)——对这篇简讯进行了回应。他的文章经常出现在《纽约时报》和《新闻周刊》上。

文章被删除几个小时后,《新闻周刊》网站出现了一篇名为《亲爱的唐纳德•特朗普和弗拉基米尔•普京,我不是西德尼•布卢门撒尔》的文章。作者在文中明确表示,Sputnik网站发布的简讯证明,“克里姆林宫赞助的通讯社”故意对维基解密公布的材料进行编辑,然后将其转发给特朗普的竞选总部。

同时,年轻记者比尔•莫兰通过Twitter与库尔特•艾兴瓦尔德取得了联系,并解释称,Sputnik网站发布的文章中出现西德尼•布卢门撒尔的名字是一个失误。但艾兴瓦尔德的反应相当奇怪,他只是想封杀文章作者。

《新闻周刊》编辑部也对莫兰的解释置之不理,拒绝对这篇实质上基于作者失误而并非本着编辑部政策或出于恶意的文章做出修改。

当时比尔•莫兰的同事表示支持Sputnik记者,对著名记者艾兴瓦尔德不顾莫兰解释而拒绝修改文章感到愤怒。

可拒绝的提议

这之后,艾兴瓦尔德还打过电话来,他们还与莫兰见面谈过。莫兰称,谈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这位美国记者看似站在了他的立场上。之后他在回复莫兰的电子邮件中说,他准备把这件事公开。艾兴瓦尔德向莫兰介绍了一份《新共和国》杂志的工作。

莫兰写道,这对他来说像是收买。莫兰在文章中说:“有一个朋友还极力劝说我收下这笔外快,并且不要发布这篇文章。”

艾兴瓦尔德在最后一封信中试图给莫兰“提建议”,他写道,将发生的事公诸于众不会毁了莫兰的前程,这“不应被视作威胁,而是事实真相”。

普京和早咖啡

作者再次在文中强调,卫星新闻社“不受克里姆林宫控制”。记者指出:“我又不可能和普京在早上喝咖啡聊天。虽说媒体从政府那里得到财政支持,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要写些什么。”

莫兰相信,尽管这篇文章发表后会遭到猛烈抨击,但他仍然相信,他做了正确的选择。

莫兰在文中总结说:“我会受到严厉的批评。我为卫星新闻社写了813篇文章,只犯了这么一个错误,但这个错误却被拿来大做文章,被称为有意的不实陈述(《新闻周刊》这样报道),把我的名字永远地留在了谷歌搜索上。但不管怎样这些都已成为事实,曾几何时这也是我的梦想。”

相关的:

普京:俄方只会欢迎特朗普与莫斯科合作的意愿
关键词
美国, 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