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 2021年04月23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121

美国总统乔·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这是拜登就职美国总统后与中国国家主席的首次交流。卫星通讯社咨询的俄罗斯专家们认为,尽管会谈结果显示,中美之间的分歧犹在,也不能期待美国对华政策有个180度的大转弯,但会谈情形和主题表明,两国领袖愿意在中美利益吻合领域进行对话。

政治学家们从拜登宣誓就职之际起已在猜测,他和中国国家领袖何时举行谈话。一方面,拜登在大选时已经表明,不再继续特朗普的政策,认为是非建设性的。另一方面,他邀请了台湾代表参加宣誓仪式。而且,在拜登发表宣誓演讲时,中国空军歼击机在台湾海峡飞过。几乎在美国新总统就职伊始,中美之间即在“互通款曲”。因此出现问题时,两位领袖到底何时进行首次交流。

可以认为,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的对话,是美国新政府高级官员与中国同行的首次接触。杨洁篪在交谈时强调,美国应严格遵守“一中”原则和三个联合公报。他补充说,香港、新疆和西藏属中国内政,警告美国不要干涉这些问题,不要攻击和抹黑中国形象。美国观察家们指出,杨洁篪的用语非常强硬。专家们还同时强调,布林肯和杨洁篪的谈判,应是两国领袖很快交谈的基础。俄罗斯外交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戈尔·杰尼索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有意思的是,乔·拜登和习近平的交谈日期,几乎与中国领袖和就任总统后的特朗普首次电话交流时间相吻合。

他说:“首先应注意的是,乔·拜登尽管在涉华问题方面批评特朗普的政策,但几乎在就职后同期与中国国家主席通了电话,特朗普的通话时间是2017年2月9日,而拜登和习近平的首次通话是在2月10日。日期吻合具有象征意义:美国新政府的态度是,中国依然是美国外交的主要方向之一。而且白宫确认,将以美国实力的角度与中国竞争,尽管特朗普并未成功。此种策略为首次电话交流中的某些强硬态度定下了基调。事实也是如此。”

杰尼索夫指出,美国政府在两国领袖通话前一天宣布,在五角大楼机构内建工作组,重审华盛顿在国防和技术合作方面的涉华战略。工作组将邀请军方、情报界和文职专家参与五角大楼回应中国日益活跃问题的战略制定。杰尼索夫认为,这点表明,美方在加强对中国的军事遏制。

两国根据拜登和习近平通话结果发表的声明有所不同。白宫公布的通话纪要相当简短、务实。其中的关注点是,拜登对中国的经济实践态度负面,批评中国在新疆和香港的人权政策,批评北京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莫斯科卡耐基中心“亚太区域中的俄罗斯”项目负责人亚历山大·加布耶夫注意到,两国领袖的电话声明内容相当宽泛,其中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和美国在21世纪人类面前发展双边关系富有重大责任。这是美国现政府与特朗普执政期间最为重要的政策差别之处。加布耶夫认为,个中原因有以下方面:

他说:“任何一方都未曾谈及筹备峰会事宜,这与特朗普执政时期有着重大区别,彼时双方很快在海湖庄园举行了峰会。显然,双方都在努力做更好的筹备。中国问题专家新团队将总结以往材料:特朗普时期有过哪些成绩,并给出新的策略建议。尽管拜登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和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已就关键性的想法做了阐述。但此过程相当重要,将拖延几个月时间。白宫的公报相当压缩,但还是可以从其中看出不少拜登和特朗普政府政策的延续性。首先,美国准备在利益吻合之处搞务实合作。同时,也将坚守本国和盟国的利益。公报还指出,将继承开放的印太区域方针。这点应能够安慰盟国,指明将延续特朗普时期的政策。也就是说,军事遏制中国的路线还将持续下去。”

拜登和习近平电话交谈后,台湾政府很快对美国支持台湾问题表示感谢。但就此而言,拜登的声明应被视为象征性愿望,表明将维持特朗普执政时的方针。但实际上,拜登与特朗普有所不同的是,他将努力不刺激北京,维持华盛顿-北京-台北现有三角关系。高等经济大学世界经济和世界政治系东方学院院长安德烈·卡尔涅耶夫认为,蔡英文政府的反应,很大程度是源于内政原因。

他说:“台湾政府的反应折射出台北对海峡两岸紧张程度日益增长的关切。观察家们指出,紧张关系的表现有:各类军事演习,大陆军机在接近所谓识别区但台北认为是自己领空上的飞行。并非秘密,中国网络空间在不断呼吁对台湾采取强硬手段,既然与美国的关系越来越差。与此同时,需要明白的是,民进党在台湾执政期间,关系仍将相当紧张。在北京看来,民进党主张台湾主权。另一方面,在目前情况下,国民党重返政坛希望相当渺茫,因为该党最近的声望还在下降。因此,有关台湾与美国的关系,台北内部政治力量布局将扮演重要角色。当然,中美关系也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切处于期待期,美国在重审对华政策。我认为,特朗普时期,在努力提高台湾和华盛顿的关系水平。但拜登与之不同的是,将努力不刺激北京。就个别问题,支持台湾的方针还将延续下去。但方针将不再是示威性的,而将走向幕后。比如美国一些参议员,主要是共和党议员,计划向国会提交法案,以使美国不再重复世界卫生组织,直到北京同意将台湾纳入其中。但需明白的是,特朗普时期美国退出世卫组织,迟早还将返回,因为美国是该组织的大部分资金的提供者。原则上,没有世界最强国家的加入,这个组织是无法运行的。因此,拜登还将继续支持台湾,但将通过软方式进行。”

拜登和习近平电话交流的文字本中,强调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声明:中美关系是21世纪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两国对世界的稳定负有越来越重大的责任。稳定的条件之一是双边关系的发展。专家亚历山大·加布耶夫指出,中方为支持关系的发展,愿意建立军事、经济和外交领域的对话机制。

他说:“中国此前也主张建立双边对话机制,这是中美关系中的传统范式,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称之为战略对话。也许,我们将看到新的模式,但将在两国元首举行峰会后宣布如何筹备。”

专家们均认为,目前情况下,美国在重新审视世界两大经济强国发展关系还是对抗的风险和机会。在很多根本问题方面,对抗还将继续,但将采用更为文明的“没有意外”的方式。有共同利益之处,比如应对气候变化,或抗击新冠大流行,可能建立其合作关系。而后者,是华盛顿在世界舞台上巩固其地位的非常迫切的要点。正如伊戈尔·杰尼索夫所强调的,如果美国不能解决COVID-19大流行,不能找到维持自身创新优势的方法,那么美国遏制中国的计划将悬于空中,这将对美国领袖地位再造成打击,这是中美关系新公式中的主要未知因素。暂时看来,中美关系还将维持特朗普执政期间累积起来的惯性和负面潜力。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习近平, 拜登, 关系, 美国,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