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 2021年04月18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53

尼泊尔正与中国和印度举行谈判,同时建立四个跨境经济区。卫星通讯社咨询的专家们认为,这个高山王国或成为落地经济区的中印公司的互利合作平台。

1月15日,《加德满都邮报》写道,尼泊尔计划在与中国接壤的北部地区和与印度接壤的西部地区各建两个经济区。尼泊尔工业部长钱德拉·库马尔·吉米尔(Chandra Kumar Ghimire)宣布,正与中印两国举行谈判,他希望,将从2021-2022财年启动“这些极其重要的项目”。

部长指出,中尼两国经济区中的一个,地点已经选定,位于穆思堂区(Mustang)。另一个位于桑库瓦萨巴县(Sankhuwasabha)的基玛坦卡(Kimathanka)地块正在寻找过程中。而印度和尼泊尔的堪昌布尔(Kanchanpur)和乔格巴尼(Jogbani)的多哈拉—钱德尼(Dodhara - Chandani)区已经确定。

伴随中印经济走廊的建立,尼泊尔方面将其与西部和北部的工业化以及和吸引国内外投资联系起来。计划在这些边境地区发展加工业、林业和矿山工业。

可以期待,多哈拉—钱德尼经济区的建立,将为尼泊尔铺就通往印度的窗口-尼赫鲁港口的最短路径。该区域将成为尼泊尔西部地区到印度的经济走廊。

值得一提的是,大约一年前,尼泊尔率先获得通向中国的海港和路港,外贸方面摆脱了对印度的依赖。这条运输路线,将尼泊尔的比尔干吉铁路枢纽与天津、深圳、连云港、湛江港以及兰州、拉萨和日喀则陆路港连在一起。

2020年2月1日、即尼泊尔通过中国与第三国从事进出口纪要生效前,尼泊尔只能通过印度加尔各答港向第三国运货。而且,尼泊尔外贸在地理上对印度的依赖,被多次用于政治目标。这迫使尼泊尔加快在中国寻找替代印度的中转方案。

很多观察家将尼泊尔看成是中印政治和商业利益的碰撞区。但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所专家娜塔莉亚·扎马拉耶娃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尼泊尔经贸关系多元化,客观上为中印公司在尼泊尔市场创造了良好的合作前提。

她说:“中国的经济外交,始终建立在实用基础上。中国一直将经济利益放在政治情绪之上,后者阻碍互利贸易和投资合作。现在,这些情绪伴随着中印边境紧张气氛,阻碍着商业联系。中国的经济实用主义与以莫迪为首的印度现政府的政策恰恰相反。中国有能力借助于尼泊尔联合项目,让中印政治紧张关系降温。”

四川大学中国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邱永辉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书面采访时指出,中印应当而且可能在尼泊尔市场开展合作。

她说:“首先,同时与中国和印度发展经济合作是尼泊尔的愿望。这也是由尼泊尔在经济上长期依赖中印两国决定的。第二,需要注意的是,尼泊尔越来越多地与中国展开经济合作,与尼泊尔遭遇困难时中国的及时援助有关,也与近期尼印之间的边界纠纷有关。在尼泊尔外长即将访问印度之际,尼泊尔总理奥利(Oli)发表讲话称,尼泊尔在与印度或中国的交往中不会在主权平等的问题上妥协。奥利说:‘我们无法对中国或印度提出领土主张,但我们必须向我们的朋友主张我们自己的领土。’奥利在谈到中国和印度时表示:‘我们拥有决定自己内部事务的自由和独立性,我们不希望受到任何外部势力的干涉。’奥利称,尼泊尔外长此次访问印度的会谈重点是边界问题。他还表示,相信2021年将是尼印两国没有分歧的一年。第三,疫情期间中印关系的走向为近期中印在尼泊尔市场开展合作带来了最大的不确定性,也是最不利的影响因素。最后,印度历来从‘战略竞争’的角度看待中国对尼泊尔的政治经济关系发展,这种平衡博弈的视角不仅有损中印在尼泊尔的合作,也必然有损在更大区域的多方面合作。”

目前,南亚在快速变化。其中一些历史上关系紧张的国家,也在迈出大胆的步伐,将其关系提升到新的层面。首先,是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领导人的政治意志,他们想尽快翻过沉重的历史,从经济合作中收获利益。一些观察家认为,今年,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关系将实现突破。也就是说,考虑到印度认为孟加拉国是其盟国、而巴基斯坦是其传统区域竞争对手,可以预测,一定程度上地域政治布局将发生变化。而且,中国与巴基斯坦也与孟加拉国都保持着最为紧密的战略伙伴关系,完全有可能,将对伊斯兰堡和达卡之间关系正常化施加正面的影响。

也许,中印公司今年在尼泊尔可能的商业利益对接,将成为南亚地区变化的另一个征兆。在工业开发区基础上,完全可以把经济走廊看成是这方面的测试平台。除了对本地区政治气候产生良好影响之外,力争摆脱对印度单方面依赖的尼泊尔,其地位也将发生急剧变化。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中国, 印度, 尼泊尔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