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4 2020年10月20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719

美军印太司令部不久前发布了今年夏天编写的一份报告,其中含有解放军对美军及其常驻西太平洋盟军的优势日益增强的结论。俄罗斯军事专家瓦西里·卡申在为卫星通讯社撰写的文章中就此评论道,太平洋西部地区战略平衡的变化对当代世界政治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不过他和其他许多专家一样,对数据的可靠性以及美军的结论存有疑问。

报告考虑到了这一地区的常驻美军。如果由此判断,优势现在就已相当明显。例如,报告作者认为,中国大约有1050架现代战斗机(第4代至第5代),而美国只有175架。据估计,中国的H-6轰炸机总数约为175架,而该地区常驻的美国战略轰炸机仅有12架。

报告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拥有46艘现代主要款型的水面舰艇。不过统计的方法很有趣:052D型驱逐舰,唯一的大型驱逐舰055和054A型护卫舰统统被认为“现代”款。这样一来,解放军海军作战组成部分中的现役军舰数量与2020年中期看到的数量大致相同。

更有可能作者使用了2019年年中的数据。当时在统计时考虑到了052C型的6艘驱逐舰,但没有把2019-2020年开始服役的相同数量的052D驱逐舰统计在内。

在播放对2025年预测的幻灯片中,作者把055型驱逐舰单独计算,而在2020年7月,对他们来说这些军舰不存在了(实际上,第一艘这种驱逐舰“南昌”号已于2020年4月开始在中国海军服役)。

不管怎样,忽略052C型军舰非常奇怪:虽然它们没有多功能多用途发射器,但是却拥有现代的HHQ-10防空导弹系统和强大的雷达站。

美军的盘点让人生疑

似乎,我们现在遇到的恰好是美方做此类报告时的惯用做法:引用以前看到的旧数据而不去对其重新审查。美国国防部有关中国军事实力的报告尤其如此。

实际上现代舰艇的准确数量应达到52艘。如果我们再加上两艘配备俄罗斯S-300FM防空系统的051C型驱逐舰和两艘054型早期护卫舰,那么将共有56艘。它们将被用来应对常驻这里的12艘美国驱逐舰。

据称,中国拥有48艘现代核潜艇和柴电潜艇,可以被用来对抗10艘美国核潜艇。

美国军控领域知名专家汉斯·克里斯滕森对美军方此份报告中的统计数字表示怀疑:美国海军在太平洋总共至少拥有35艘核潜艇,其中8艘核导弹潜艇,25艘多用途核潜艇,另外2艘配备巡航导弹。

据推测,10艘仅指常驻太平洋西的船只的数量,即驻扎在关岛的第15潜艇中队的4艘船以及被转交到总部设在横须贺的第7潜艇部队的其他船只。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这些数据,中国侦察卫星的数量已经接近美国,而中国的科学卫星数量已经超过美国。

唯一常驻太平洋西部的美国航空母舰会遭到两艘中国航母的抵制(报告中的一艘被标记为已经建成,实际上已经服役)。

美国对中国舰队到2025年增长前景的估计也很有趣。设想到那时中国将拥有10艘055型大型驱逐舰和72艘其他主要类型现代水面舰艇(共82艘)。潜艇数量将达到60艘,其中10艘属于前途的类型。除了部署在该地区的第五代美国战斗机的数量略有增加外,美国的军力预计将保持在目前的水平。

当然,中国在短程和中程弹道导弹方面的优势现在以及未来都将继续保持压倒性优势。

美国在太平洋地区面临哪些问题?

汉斯·克里斯滕森批评了渲染中国威胁的内容,提请人们注意对美国军力的低估,同时充分考虑到了中国的军力(甚至可能有些夸张)。就战略武器系统而言,他显然是正确的。例如,战略轰炸机可以随时在其美国常驻基地应对中国。核潜艇的机动性也很高——位于美国太平洋海岸和夏威夷基地的军舰可以很快参与作战。

俄专家:珠海航展体现中国军工的快速发展
© AP Photo / Kin Cheung / China Zhuhai Airshow

但就驱逐舰、航母和战术飞机而言,情况要糟得多。它们将不得不从世界各地撤离,而美国目前仅拥有约90艘驱逐舰和巡洋舰-也就是说,与中国的差距很小。中国的水面舰艇的防空系统也许不如美国,但它们携带的反舰武器更强大:中国正在量产重型超音速反舰导弹,而美国却没有。美国人面临的更大问题可能是将包括重要防控和反导部队在内的美国陆军部队投射到该地区的问题。

此外,西太平洋的整个基础设施都处于中国中程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打击范围。另外,中国人还制定了针对敌方运输基础设施实施进攻性网络行动的方案,以扰乱其运输。

美国拥有三个强大的地区军事盟友——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但是它们参与美中冲突中的规模将是有限的,而且不是无条件的。日本极有可能将限于其领土的防御、后勤的提供以及对邻近海域的保护。日本军队不太可能在这些地区之外参战。由于担心朝鲜发动袭击,韩国通常会逃避冲突。澳大利亚也可能主要集中于其领土的防御。

当然,美军保留有总体技术优势,但这种优势正在逐渐消失。美方拥有最高水平的军事训练和战斗经验,但是近几十年来的这种训练和经验并不能完全满足与另一个大国进行作战的需要——它们被长期所谓的反叛乱的“反恐战争”扭曲和破坏。除此之外,美国还不可能完全从其他地区撤军并将其力量集中起来对付中国。在欧洲受到俄罗斯制约,在中东受到俄罗斯和伊朗制约。

由此可见,美国面临的战略问题日趋加重。只有两个选项:第一个是改变其国际义务的结构,退出世界其他地区,或与莫斯科和德黑兰妥协以及在亚洲建立以美国为中心的强大联盟。这就要求美国彻底放弃当前的外交政策,放弃目前占主流的经济保护主义趋势,并“忍痛割爱”进行外交妥协,而这些妥协本身将被视为失败。

另一个是,由于美国选择冲突的时间和地点,冲突会迅速升级并给中国造成重创。也许,做出何种选择最终会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后确定。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美国, 中国, 太平洋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