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0 2020年07月02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0 0

德国2020年任欧盟主席国期间,与中国的关系将成为优选问题。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道。德国GDP第二季度下降了0.1%,如果趋势持续下去,可能出现连续性萧条。在此背景下,对德国来说,与中国的关系作用将越来越大。

据德国政府预测,今年最好情况下,GDP将增长0.5%。值得强调的是,没人想过第二季度将有下跌。问题在于,比欧盟其它国家都强大的德国经济依赖于出口。但夏天的出口缩减了,比如6月份下降了8%。随之而来的,工业生产也被拉了下来,相应下挫了5%。

意大利不屈服于反华压力
© REUTERS / Alberto Lingria
ING机构分析师指出,生产下降主要与汽车厂家问题有关。它们的出口在下降,原因是两大主要市场--美国和中国之间正开展贸易战。在总体负面趋势情况下,中美两大市场对这种产品的需求萎缩了。更有甚者,很大一部分德国生产的汽车是从美国发往中国的,在关税不断提高背景下,这种模式已无法运行。由此对德国形成重创。去年,根据ING统计,中国差不多25%的外国车是德国制造的。

在业已形成的条件下,德国总理默克尔有意在所有方向激活与中国的对话是完全符合逻辑的。她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2020年在莱比锡举行的中欧例行峰会,届时将与欧盟27个国家元首、欧洲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主席举行会晤。这将是习近平首次出席峰会,过去,前往参加峰会的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从政治层面看,此次会晤对默克尔来说是重要的。原因有二:第一,向欧盟展示,证实她能够将与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关系提升到新的水平。第二,可帮助解决对德国来说非常重要的与华经济协作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这样指出。

他说:“一方面,德国目前的经济不似从前那般强势,伴有衰退的迹象。我认为原因不只是受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实际上美国对德国也发起了贸易战,包括在钢铁出口等诸多领域,外加整个国际经济形势不大理想,所以像德国这种贸易出口大国受到较大的影响也是自然的。另一方面,当下新的经济增量主要来自人工智能或者说是创新科技领域,而德国的传统制造业相当发达,以至于其不愿意转型或者转型缓慢。因此德国也是急于寻找新的经济动力,包括电动汽车等,那么中国就是格外被看重的市场,所以德国非常希望中欧之间能够达成双边投资协定。明年9月份德国将担任欧盟的轮值主席国,也是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默克尔邀请习近平主席前去访问,出席‘27+1’会议,那么中国是否参加的重要前提就是中欧之间投资协定谈判能否达成。另外,德国国内的政治形势不稳定,法国总统马克龙又雄心勃勃,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法国与德国争夺欧洲领导权的意图也是非常明显。所以德国需要在中国拓展市场,展示新领域的规范,以显示默克尔的领导力。”

确实,德国如果在其任轮值主席国期间能够解决欧盟和中国之间的重要问题,其声望或将大大提高。比如,欧洲不止一次指责中国分裂欧盟。确实,中国倾向于和个别国家通过多种方式建立双边关系。布鲁塞尔也能感受到分裂的迹象。此外,中国和中东欧国家的16+1模式也让布鲁塞尔感到紧张。要知道,大型投资和贸易协议正绕开欧盟签署。

柏林也许认为,即将举行的峰会可向中国展示,欧洲在未来与华合作方面的立场是一致的。借助于习近平参会,此次会晤水平提高,也许将形成建设性的共识,在欧洲盟国眼中,默克尔本人和德国将获得更多的政治分数。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德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