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3 2019年11月20日
不是在中国而是在美国正在酝酿一场危机

不是在中国而是在美国正在酝酿一场危机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1307

中国已不再是世界经济结构失衡的根源。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占GDP比重只有0.4%,而到今年年底,这个数字可能会呈现负值。长期以来一直认为,美国过度消费和中国高储蓄率被认为是全球金融稳定风险的来源。然而中国一切都变了,但美国仍然消费太多。

美国财政部发布的一组数据可以作为这方面的又一证据。在本财年政府支出增长7%,至4.1万亿美元,而收入仅增长3%,至3.1万亿美元。可见,预算赤字已经达1万亿美元,是过去七年来的第一次。为了应对债务负担,美国已经考虑发行50年长期债券。财政部长姆努钦表示,该部门正在分析吸引长期资金的选项。如果对证券的需求很大,而30年至50年期债券之间的价差合适,那么美国就将再次诉诸长期借款。

Chinese investors look at prices of shares and the Shanghai Composite Index at a stock brokerage house
© AFP 2019 / JOHANNES EISELE

这些借贷有其优点和缺点。一方面,长期贷款可以保证对现有债务再融资,也就是在短期内解决偿还巨额长期债务的问题。另一方面,由于客观原因,债务负担正在增加。 例如,特朗普政府推行的减税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导致目前巨大的预算赤字。因此,如果不是系统地解决现存问题,债务再融资不过是一个权宜之计,只是把偿还日期推到了以后,而且,从逻辑上讲,贷款时间越长,就越昂贵。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指责美联储过高的利率。他提道欧元区负利率的趋势,指责中国低估人民币。在美国总统看来,正当其他国家通过无偿融资或贬值本国货币为自己货币创造优势之时,日益强大的美国却因强大的美元和高利率而遭受损失。为了在同世界其他地区的游戏规则中平衡自己,特朗普说,有必要让利率为零,甚至是负值。事实上这的确在某一时间会帮助美国偿还巨额债务。但从长远来看,这只会加剧债务风险。正如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的那样,最终美国经济将对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构成威胁。

卞永祖说:"我认为,美国经济的不稳定是当前最大的风险。从目前来看,美国经济的发展势头似乎还可以,但是愈来愈多的人认为,美国经济未来很可能会出现负面情况。因为前些年美国的经济数据非常好,引起了美国资本市场较为大幅的增长。如果美国的经济在这方面出现了一些趋势性的问题,或者说出现逆转,那可能会对整个全球的金融体系造成非常大的冲击。众所周知,美国的体系在全球金融体系里占据主导地位,其近些年来股市暴涨,外加众多复杂的金融产品,以及自特朗普上任后开始放松的监管制度。因此我认为,若美国的金融市场再次出现危机,并不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但是这个危机一定会对全球的金融体系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尤其目前美国的货币政策开始在转向,国债收益率开始出现倒挂,各种迹象都表明美国的经济前景令人堪忧。"

的确,在8月份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出现了倒挂,即长期收益率低于短期收益率。《纽约时报》指出,虽然白宫愿意把这视作成功再融资现有债务的机会,但从经济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危险征兆。以前收益率曲线倒挂总是发生在大规模萧条前夜。

贸易战将如何影响中国经济增长
© AP Photo / Jose Luis Magana
2008年爆发的最近一场金融危机,恰好是因为美国人的过度消费和巨额债务负担,以及当时在金融市场流行的各种复杂的金融工具制造的众多额外风险。而用其他国家给美国造成的负面影响来解释自己存在的问题,已经是美国人的老毛病了。早在2005年,也就是华尔街第一次崩盘前几年,时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就将巨额美国经常项目赤字归咎于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的高储蓄率上。的确存在这个问题。但正如卞永祖指出的那样,正是美国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霸主地位的过时制度加剧了这一问题。

他说:"目前发达国家过度消费和发展中国家过度储蓄,是全球经济的一大现象。究其原因,我们认为还是由以美国为主的发达国家所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造成的。比如美国若是缺美元,那么国家可以印美元去促进消费,那自然人们更愿意印钱去购物而不是进行生产。我认为这种国际金融体系显然是不公平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巴西等国,肯定会希望将国际金融体系引向更加公平的方向去发展。实际上中国为此也在做出努力,比如成立亚投行这类组织,只是国际金融体系的改革进程是非常缓慢的。目前全球经济下滑的趋势尤其明显,中国作为国际金融体系中重要的一环,尤其是在生产领域,不可避免也会受到较大的负面影响。因此从去年开始,中国除了进行一系列国内改革外,还实行了一项非常重要的措施,即加快进口。这不仅有利于世界经济的稳定,同时也能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国内的改革。"

2007年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10%。即使有大量海外投资,中国的储蓄水平仍然高得多。这反映了一个客观的社会经济现实:人们趁暂时有这样的机会在积累初始资本。到了某一时刻这种模式甚至开始阻碍中国经济的增长。所以政府决定将增长模式从出口和投资转向国内消费。 

如果说美国的不平衡还依然存在的话,那么中国的情况则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消费对中国经济的整体增长贡献76.2%。根据eMarketer的预测,2019年中国零售总额将达到5.6万亿美元,比美国多1000亿美元,即使我们考虑到两国贸易战的负面后果。既然中国的国际收支结构发生了变化,而美国的赤字并没有消失,人们自然就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里问题不在中国。问题只在于华盛顿接下来会走哪条路:他们会首先解决自己的问题,还是仍将千方百计去寻找新的外部因素。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危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美国,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
  • avatar
    随便吧
    中国是世界上国家福利最低的国家。甚至比贫困的肯尼亚还低。国人敢于消费的只有那2亿人。
显示新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