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0 2020年01月22日
评论
缩短网址
0 0 0

越来越多的韩国女性看不到结婚和生孩子的理由。老一代人关于姑娘们已经“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以及姑娘们应该为人妻为人母的建议反而引起了截然相反的反应。相信有必要结婚的女性已经不到一半,新生儿数量今年可能首次超过死亡人数。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韩国政府正在探索刺激人口增长的方法,但遇到了不想被当作"生育工具"的年轻人的反抗。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与韩国著名社会学家金益基(Kim Ik Ki)探讨了当前人口问题的根源及其与世界趋势的相互关系。

金益基说:"低生育率和居民老龄化现象对全世界来说都是典型的,但在人口高度集中在城市的国家中,这种现象表现得更明显。在北欧国家,人口分布在全境,城市化水平不那么高。但在韩国和日本,将近8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中国6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

学者认为,当前复杂形势的前提条件可以在儒家传统中找到。要知道提倡保留奴隶制和封建制度的古老治国体系正是建立在儒家传统之上。韩国、中国和日本都推崇儒家思想,而儒家思想建议农业人口占比高,城市人口占比低,正因如此,生育率相对高。

但在年轻一代涌入城市后,与自己父母的准则脱节。这在女性追求与获得与工作和休闲满足有关的富足生活上表现得特别明显。

在中国人民大学任教4年后回到首尔的金益基教授强调说:"此前,如果说韩国和日本女性不结婚,那么她们的生活就会很艰难。但近来女性解放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她们的就业率上升,整体而言,仰赖丈夫(男性)的必要性消失了。她们选择自由工作和享受生活的道路,不让自己被婚姻和相夫教子拴住。"

在研究芬兰人与荷兰人为何成功扭转生育率局势,而韩国和日本则打破反记录的问题时,金益基得出结论,影响生育率的最重要的社会因素是工作和家庭之间的平衡。在那些得以成功确立工作和家庭之间平衡的国家中,不仅女性,男性也对结婚和生育持正面态度。

金益基教授说:"在欧洲诸国,由于成功实施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建立平衡的政策,此前下降的生育率又开始呈现出增长趋势。但那里确保为男性提供长达1年的产假,整体而言执行这种政策已经初见成效。在韩国和日本很少关注这个问题,只是经常白白把预算资金用在对抗低生育率上。"

金益基教授说,更何况,与亚洲国家不同的是,欧洲儿童更常出生在婚外家庭中。因此,不值得把对结婚的负面态度与肉体灭绝联系起来。但如果继续推迟解决中日韩年轻人放弃生小孩的主要问题,未必能成功改变当前的趋势。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出生率, 韩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