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4 2020年10月20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00

2014年,俄罗斯南部城市沃罗涅日的康斯坦丁·杰布里科夫在焰火秀中不幸失去了双手。从那时开始,他与生物假肢相伴,大家都把他称为“生化人科斯佳”。但即便如此,这位年轻人还根据自己的经验,在努力帮助其他人。

目前,他在准备启动自己的项目,做各种有关新型假肢讲座,并向大家介绍,如何在俄免费获得这些不可或缺的物品。有关如何与假肢共处,康斯坦丁·杰布里科夫向卫星通讯社记者做了介绍。
生活需要动力
"我从未把激励性事情当成自己的目标,这是我如何对待生活和现实的结果。我很高兴,我的态度得到其他人的反响是,他们非常喜欢,并从中找到动力的源泉。"
在俄罗斯,每年都有数千人因截肢而失去肢端。其中50-70%的截肢是糖尿病人。
"很长时间里,我都有亲人、家庭、妻子和朋友们的支持。我们一起,才克服了最为困难的时期,这是各种力量的源泉。我想说的是,最为重要的是,不能放弃,不要气馁。你有几个肢端不重要,生活质量并不取决于此。"

俄罗斯生化人康斯坦丁
俄罗斯生化人康斯坦丁

未来规划
"现在,我正在创建非商业组织,帮助在俄罗斯截过肢的人。目前正在设计网站,告诉大家如何选择假肢,如何免费获得假肢。"
2019年5月,TNT电视台上映了一部名叫《机器人托利亚》的喜剧,讲述的是一位普普通通失去双手的年轻小伙子的故事。康斯坦丁·杰布里科夫做为顾问,同时也扮演了主角替身。

俄罗斯生化人康斯坦丁
俄罗斯生化人康斯坦丁

"无论导演剧情有何优劣,但这是一个机会,让大家知道有些人还带着假肢,讲述他们的故事,看他们如何工作。这是使大家不再把带假肢者看成另类过程中的重要步骤。同时,也让带假肢者感觉到,他们是社会中的一员,没什么特殊的,无需特殊关照。"
周边人的反应
"在我们家乡沃罗涅日,在公交车里,我们经常看到周边斜视的目光。这种好奇,有种让人难以忍受的难过。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这方面要好些,因为大家都忙自己的事情。"
自理能力强
"生活中,我几乎所有事情都自己做,除了一些相当复杂的情况外。比如,我不能削土豆,其它的,比如做饭或打扫卫生,我都自己做。智能手机这方面,我和父亲对假肢做了升级,打电话,我使用通常的按键,比较方便。"
假肢各种各样
"假肢各种各样,有皮下仿制品。也有装有特别装置的、可解决体重过量问题的。甚至,还有玩敲鼓的假肢,带有弹回系统,让鼓槌回弹。目前,装的假肢越多,那么从事各种动作的可能也就越多。"

俄罗斯生化人康斯坦丁
俄罗斯生化人康斯坦丁

生物假肢
"目前,生物假肢并不是特别发达。当然,最近几年还是出现了很多不错的假肢,设计的非常好,但控制系统依然处在1956年的水平上。当时,苏联开始研究第一代生物手,控制原则和现在的一样。现在的假肢借助于电极,可检测肌肉萎缩情况。但所有这些,都不是直接的。"
据medgadgets.ru网站信息,英国Bebionic 3是世界上最为先进的生物假肢。可运用神经和肌肉系统电子信号。每个手指都有若干个自己的助力驱动装置,以保障假肢平稳和清晰地工作。与此同时,假肢手指还装有压力传感器,能拿一些硬物,比如脆的、软的,类似水晶杯或者葡萄粒。使用者还可拿起不大的物体,从事书写、使用电脑鼠标和建筑用工具,甚至还能系鞋带。总的算来,有14个抓拿动作。
俄罗斯生化人康斯坦丁
俄罗斯生化人康斯坦丁

"我无法将假体攥成拳头,因为假肢不明白我想干什么。为此,我不得不在假肢上切换手柄。也就是说,系统不是主动意识的。现在已经有了使用大量电极和神经网络的原型机,帮助读取肌肉传来的信息。第二步,是‘反向信息'。也就是说,让假肢有能力感受到物体的温度和纹理,并将信息传送给使用者。"
假肢昂贵但可免费获得
"现代化假肢都是奢侈品,但还是能够获得的。俄罗斯有法律规定,假肢由国家付费。但这需要时间和努力,比较复杂,但是有可能的。所有假肢都相当昂贵,通常100万卢布起。"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假肢, 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