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 2020年04月01日
评论
缩短网址
0 0 0

费奥多尔·D(应受访者请求化名)是一位居住在莫斯科的年轻人,他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记者讲述了参加国际空间站系列科学试验和其它科学试验的情况。您将在对费奥多尔·D的采访中了解到,如何可能在半小时内只呼吸自己呼出的气体,躺在浴缸中连续5天不动,以及参加所有试验的酬劳几何。

——您有偿参加的第一个试验是什么试验?

— —我所参加的第一个试验是为国际空间站测试照明器。整个试验是:我和另外4人在隔离状态下,在国际空间站中之前使用的照明器的照射下过了7天。两个月后,我们又花费了7天时间试验了新型照明灯。在此情况下,有人建议我们进行系列测试,主要是测试视觉反应速度和手部的运动技能。这项试验有助于了解,新型照明设备对空间站全体乘员工作能力的正面或负面影响程度。

乔治·策勒尼斯
© 照片 : “莫斯科国立钢铁合金学院”国立研究技术大学办公室
——有关方面为两周的自愿隔离付给您多少钱?

— —每天1万卢布左右(合100欧元左右),我总共在那里度过了14天。最后我收到了14万或15万卢布(大约2000欧元)。但这里有微妙之处,所有这一切仅花了两星期多一点,因为此前还需要通过初步研究,你需要通过那些同样的测试,但测试是在普通照明和普通条件下而非隔离状态下进行的。但我们首先做了全面体检,这一切是在飞行前后为宇航员体检的专门诊所中进行的。

——也就是说,要参加这些试验,需要百分之百健康?

— —是的,你应该百分之百健康,心理稳定,因为与4个陌生人处于隔离状态中,你的压力相当大。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这一点,有人可能失控、盛怒、制造丑闻,或相反陷入抑郁中。这些案例都曾有过,但不是在我们的团队中。我们也有一些分歧,但并未上升到严重地步,一切在玩笑中结束了。

——您平静接受这种试验吗?

— —是的,很平静。试验甚至让我感兴趣,我理解,这在平常生活中经历不到。在试验过程中,你可能用另一种角度审视自己,检验自己,只有潜水员或宇航员才会经历到,他们与同样一群人长期生活在封闭空间内。这是一种非同寻常的经历。

——如何报名参加这些试验?

— —每个人均可尝试参加试验。我是偶然间获知这些试验的。我的一位女性熟人在社交网站上看到试验候选人遴选声明,就发给了我。我对此感兴趣,决定试一试,更何况我有空。

——您还参加过什么试验?

— —有人在一年后建议我参加呼吸试验,测试供煤矿工人在紧急情况下自动呼吸用的仪器。这种装置有助于在有限的时间内,也就是在25分钟或30分钟内吸入你自己呼吸时分离的氧气,因为你呼出二氧化碳。试验在于,我需要佩戴这种装置在30分钟内沿逃生通道奔跑,在这段时间内只呼吸自己朝装置呼出的气体。我因参加这项试验,而获得了大约6万卢布的酬劳(约850欧元)。

——有关方面如何为这种试验培训您?

— —在进行初步试验时,有人为我接上纯氧瓶,我在30分钟的时间内呼吸纯氧。在此情况下,经常化验指尖血,这当然不怎么令人愉快。医务人员需要观察,在呼吸纯氧后,我的血液中的化学成分如何发生变化。

——总共几次采集您的指尖血?

— —我不记得采集频率,也许每分钟一次,针刺不同的指头,到后来指头上已经没有没被针扎的地方了。采集次数肯定不低于10次,但不超过30次。

——试验期间,您自我感觉如何?

— —在初步医学研究和试验中,一切正常,但当我需要沿着逃生通道奔跑时,曾经有过非常艰难的时刻。在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开始呼吸到二氧化碳,最后一分钟半过得十分艰难。我已经满身大汗,随后感觉到,我的空气不足,不记得我支撑了多久,大约30分钟左右,但最后几分钟非常艰难。试验本身是有意思的,在30分钟内只呼吸自己呼出的气体。

——您还参加过什么试验?

— —第三个试验是测试宇航员穿的紧身服,类似于紧身衣,目的是使他们在飞行时别拉伤脊柱。当你处于失重状态下,由于地球引力对你不起作用,你的椎间孔也扩展,宇航员们会因此增高5厘米。这是我有生以来唯一一次身高超过180厘米的时候,在5天时间内我增高了3厘米,加上本来身高178厘米,所以有一天我的身高就达到了181厘米。

——这可能有害健康?

— —短期变化对人没有致命影响,但当这一切持续时间久时,就像连续几个月处于轨道中的宇航员们一样,那么这可能引起不可逆的后果。说实在的,为此需要穿制造压缩压的服装,模仿地球万有引力对人体骨骼的作用。所有这一切是在专门浴缸中发生的。水温接近于人体温度,只有最薄一层硅酮薄膜把你和水分开。也就是说实际上你是躺在水中,但却不与水接触。夜间我穿上压缩式宇航服,第二名试验参加者则不穿这种服装躺着。专家们需要观察,我们的医学指标有何区别。我在这个浴缸中躺了5个昼夜,但我随身携带了书籍。

——您如何吃饭?

— —我们有三餐供应。食物托盘被放在肚子上,为了感觉舒服点,把枕头放在背部下。都是些专门的低碳水化合物口粮,避免对肠胃造成过多负担。每天晚上我们被从浴缸中取出来,放在睡椅上,因为不能采用立式姿势。然后我们被放在淋浴下,在那里躺着冲洗下,尔后被放回浴缸中。刚开始相当舒服,因为感觉你处于理想的清洁状态。但随后,5天躺着不动——这非常难。

——这次试验您挣了多少钱?

— —大约7万卢布(1000欧元)。

——可否终生这样挣钱?

— —有人叫我参加其它试验,但我回绝了。比如,有试验是在隔离空间内,在模仿水下120米深的压力下呆上5天吸氮气。为此出价18万卢布(2500欧元),但我掂量了一切事情后,放弃了。还有人建议我参加一个持续21天的试验,开价很高,但我已经理解,豪掷生命中的21天——任何钱都不值得这么做!我觉得过犹不及,不能考虑把这种职业当作常规挣钱方法。如果经常这么揽活儿,可能会发生不良心理变化。但为了体验新的感觉和战胜自我,这么做完全可以,只需做好忍受生理与心理不适有时甚至是疼痛的准备,还有要健康状况良好。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