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0 2020年02月27日
评论
缩短网址
0 0 0

中国在世贸组织内撤回关于本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诉讼。这起诉讼此前是中国提出的,是对美国和欧盟对中国产品征收反倾销关税的回应。美国和欧盟坚持认为,中国似乎利用非市场机制支持本国生产商,人为压低本国商品价格。中国则坚称,产品定价机制符合市场条件。

世贸组织
© AFP 2019 / Fabrice COFFRINI
关于中国撤回诉讼的消息是世贸组织一个三人小组代表透露的。中国在世贸组织内与美国和欧盟的争端从2016年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美国和欧盟表示,中国是非市场经济,这意味着该国所生产的包括钢制品和铝制品在内的一些商品得到了国家补贴,而这在国际市场上为中国产品提供了额外优势。因此,美国和欧盟对中国产品征收反倾销关税。相反,中国则坚称,按照2001年的入世条款,中国的地位将在入世15年后自动改变,届时国家将被认为是市场经济体。北京还强调,产品价格是按照所有市场规律形成的,所以一切都是诚实的。

华盛顿则反驳说,世贸组织无法为所有国家确保城市的游戏规则,因此该组织需要改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多次表示,既然中国已经在世贸组织框架下取得了市场经济地位,那么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其它地位也应该得到重审。特朗普发推文称:"中国是经济大国,却被世贸组织认为是‘发展中国家'。因此,他们获得了巨大优势和好处,尤其是在面对美国时。有谁认为这是诚实的?世贸组织对美国是不公平的。"美国现政府的立场是:一些国家享受着世贸组织框架下作为发展中国家的特权,而实际上,这些国家已经取得了极大的进步,在许多指标方面在追赶,甚至已经超过了美国,因此再给他们提供优惠已经不合适了。更何况,华盛顿认为,这些国家在开展国际贸易时的作法不是认真负责的。因此,作为回应,美国还认为不遵守世贸组织规则和开始实施更咄咄逼人的政策是可能的。

从另一方面来说,世贸组织并没有明确定义,何种定价机制可被认为是市场定价机制,何种定价机制不是市场定价机制。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助理教授李思奇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记者,因此美国的指责极为主观。

他说:"WTO这个组织其实并没有对市场经济地位和非市场经济地位进行明确的规定,所以其实各国是根据自己本国国内法或域内法对于市场经济进行界定。而在中国入世议定书第15条条款中规定,由于中国非市场经济的问题,允许其他成员国在15年之内在对中国进行反倾销调查中,使用替代国做法。在中国入世15年之内,美国和欧盟都是按照其国家内部法律的标准来认定中国是非市场经济的国家,所以在对中国反倾销调查中采取了替代国的做法,但是这一条款在中国入世15年之后就已经失效了,因此中国的立场是在诉讼中表示,其他国家不能再对中国在反倾销调查案中采取替代国的做法。因为赋予其他国家采取替代国做法这一权利的条款已经失效了,所以不管你的国内法是否认定中国是市场经济的国家,你都不能在反倾销调查案中再对中国采取替代国做法。中国的诉讼策略是把市场经济地位和替代国做法分开来谈。因为WTO并没有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定标准,而其他国家的国内法我们并没有办法改变,因此我们的诉点仅仅是其他国家不能再对我国采取替代国做法。"

但中国为何要放弃斗争到底?要知道现在中国不得不同意对本国征收反倾销关税。李思奇认为,在当前的地缘政治环境下,对欧盟让步,争取获得经济伙伴对中国更有利。此外,美国阻挠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正常工作,因此进一步审理诉讼已经没有意义。

李思奇说:"而上诉机构目前的遴选并没有执行,在今年年底之前WTO上诉机构其实是瘫痪了,专家组目前在进行这个案件的处理。而WTO争端解决机制中如果专家组判定欧盟输了,欧盟仍然有权利把案件推到上诉机构,而上诉机构因为濒临瘫痪,所以这个案件很可能会变成一个无法结束的案件,这是争端解决机制目前的危机决定的。所以如果我们再坚决进行诉讼,是否能解决这个事情?我们能从中获得多大的利益?我们现在并不清楚。第二点,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欧盟从政治和经济角度都是我们目前比较需要争取的伙伴。如果我们在争端解决机制这个方面退让一步,可能可以让欧盟更愿意去支持中国,或者与中国一起去维护争端解决机制,因为这个机制对中国来说是比较有利的。"

目前,在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中,7名仲裁员中仅有3名在职。新仲裁员无法甄选,因为美国冻结了其他国家起初的仲裁员人选。世贸组织审理上诉案所需的最低专家人数要求是3人。一旦3名仲裁员中有一人离职,那么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工作将彻底瘫痪。而且,其中一名仲裁员的任期将于今年12月结束。世贸组织必须改革的问题,以及争端解决机制问题被列入阿根廷G20峰会公报中。据预计,这也是大阪G20峰会期间各国领导人议事日程上的主要问题之一。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世贸组织, WTO,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