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7 2019年11月23日
Livehouse和网络点击:中国的地下文化如何生存

Livehouse和网络点击:中国的地下文化如何生存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评论
缩短网址
0 60

当中国现代和传统艺术正在征服世界市场时,2000年代初相当亮眼的中国的“地下文化”似乎在走向没落。那么,中国目前是否存在地下文化、在哪里可以找到它们呢?人气说唱歌手吴肇辉和榫卯音乐音乐人马森就此向卫星通讯社做了介绍。

据说唱歌手马森介绍,尽管中国尤其是北京的"地下音乐"已有很长时间的历史,但将其单独分出还是相当复杂的。原因在于,主流音乐和可替代音乐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所有这些,都是主流媒体的贡献。因为他们突然开始大量报道嘻哈音乐了。

他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即使是地下音乐也能通过网络迅速蔓延传播。小众音乐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全国,都在变得更受大众的欢迎,甚至超过主流音乐。"

而对饶舌歌手吴肇辉来说,他所从事的地下音乐,界限要更为清晰。

替代音乐在北京所谓的小型现场演出场所(Livehouse)中“存活”。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替代音乐在北京所谓的小型现场演出场所(Livehouse)中“存活”。

他认为,如果音乐人写了首歌,一夜成名:播放破亿,广告,公交站牌,商场都在放,那这首歌就不是地下音乐了。地下音乐与内容无关,与点击量和关注度有关,因为是小众的,所以才叫地下音乐。

在北京纹身小圈子中,小舞台上音乐会、周围墙体各种绘画是相当流行的事情。这种音乐会,更多吸引的是大学生和高年级中学生。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在北京纹身小圈子中,小舞台上音乐会、周围墙体各种绘画是相当流行的事情。这种音乐会,更多吸引的是大学生和高年级中学生。

他说:"一个真正的音乐人要考虑的是好的作品,而不是这首歌的市场,听众,以及人群。这些事应该交给做生意的人或者经纪, rapper只负责出好的作品就够了。所以我觉得地下的哥们之所以还在地下,正是因为他们太real了,不管播放量,不管评论数和有多少听众。"

如此,替代音乐在北京所谓的小型现场演出场所(Livehouse)中"存活"。在北京纹身小圈子中,小舞台上音乐会、周围墙体各种绘画是相当流行的事情。这种音乐会,更多吸引的是大学生和高年级中学生。

据马森介绍,他在这种Livehouse中如鱼得水。

一个真正的音乐人要考虑的是好的作品,而不是这首歌的市场,听众,以及人群。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一个真正的音乐人要考虑的是好的作品,而不是这首歌的市场,听众,以及人群。

他说:"我十六岁的时候第一次去Livehouse 看了一场地下音乐的演出。而现在我是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每个月甚至每周都会在Livehouse演出。"

据吴肇辉介绍,正式小型现场演出场所文化使他成为音乐人。

他说:"北京的地下音乐是有很高门槛的,rapper太多了,但能让我觉得真的能被称之为北京rapper的人不到二十个。"

马森认为,地下文化的受众越多,那么它的质量就会出现相当大的变化。

饶舌歌手认为,评价替代音乐人的不变要素,不是金钱、也不是受众,这些都不是目的。更为重要的是,说出亟待解决的问题。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饶舌歌手认为,评价替代音乐人的不变要素,不是金钱、也不是受众,这些都不是目的。更为重要的是,说出亟待解决的问题。

他说:"从业者越来越专业,越来越趋向于工业化。虽然还没有达到国内外顶级标准,但是大家的意识已经形成了,做事的态度也在转变。可能最早的一批从业人员是一种‘玩票儿'的心态,当一个爱好,而现在的从业人员是真的把地下音乐当一份工作来对待。"

据他介绍,外界关注的程度变得越来越高,这点促使音乐人对自己的创作提出更多的要求。

马森强调,饶舌乐者的责任也变得越来越大。

他说:"我们的演出现场最小的观众是十一岁,他的三观正在形成。此时我会有一种使命感,我会思考我的歌词内容、我说过的话会不会给这个孩子带来很多负面影响。或者说是成了他的‘坏榜样',他有可能盲目效仿,甚至是若干年后他就是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我想的是我们应该怎么正确引导他们。"

很难厘清,地下音乐的终点和流行音乐的起点在哪里。要知道,存在是事实是,地下音乐正变得越来越流行。但饶舌歌手认为,评价替代音乐人的不变要素,不是金钱、也不是受众,这些都不是目的。更为重要的是,说出亟待解决的问题。只有这样,将这种文化变成大众文化才是正面的趋势:这样,替代演唱者的声音才会被听到。但是,获得认同之后,能否还保持真诚,将取决于演唱者自己。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地下, 说唱歌手, 文化,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