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 2019年07月18日
特朗普对华政策的重大战略误判

特朗普对华政策的重大战略误判

© AFP 2019 / Mark RALSTON
评论
缩短网址
瓦西里• 卡申
0 587

美中贸易谈判实际上的失败,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出口美国商品征加关税以及中国的回击——最近几天发生的所有这些事件意味着,难以等到美中关系的缓和。俄罗斯军事专家瓦西里·卡申在为卫星通讯社撰写的评论中指出,这些关系中的危机始于2018年,并迅速波及到经济、政治和军事领域,

事实上,这是开始全面冷战,且有明确的目的。特朗普政府以消除贸易不平衡为借口对中国发起关税战,只是这场大冷战的一小部分。美国政府很快讨论和采取在美国曾经看来不可思议的措施。其中包括,限制与中国科学家在许多领域的科学交流,虽然这些交流往往与军事技术无关;并讨论限制中国学生进入美国大学某些技术领域。

谁将为中美贸易战付出代价?
© REUTERS / Thomas White
值得探讨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美国以这种粗暴的方式和形式对中国施加压力。目前在美国领导层中存在一个共识,即中国是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和反对者,美国应该将其削弱并遏制。然而目前对中国的施压策略,包括向全面对抗的快速过渡、贸易战、与台湾关系的加强以及在太平洋对中国不断增加军事压力,可谓是特朗普政府政策的特别之处。

还在奥巴马执政时美国就已开始推行"转向亚洲"的政策。但随后它更倾向分阶段行动;重点不是军事手段,而是建立新的经济结构(例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以及巩固该地区华盛顿控制的联盟。

而目前向严重对抗的过渡,则基于当代美国政客对中国及其政治体制、经济、历史和文化的看法构成的特殊体系。特朗普政府挑起的美中冲突有可能造成另一场因完全低估对手而造成的战略性灾难。目前美国对华政策的制定者们还真以为,中国是一个"泥腿巨人"--只要遭到一次重击就会散架。

这种错误的观点体系有几个起因。首先,它是深深地渗透到外交政策各个方面的武断的美国官方意识形态。根据这个体系,在美国价值观、政治和经济体制的框架之外,不可能有任何的创新发展和可持续的经济发展。历史上不符合这些意识形态框架的例子(首先是1945年-70年代中期的苏联,50-90年代的一些亚洲国家),不是没有引起人们关注,就是被人否定。

其次,这是选择性地使用经济指标和专家关于中国经济现状的结论。目前一些著名经济学家仍在讨论中国经济模式的性质及其前景。从众多观点和概念形成的巨大调色板中只挑选那些让现在的美国政客和官僚们听起来顺耳的东西。结果他们相信,中国在经济战争中是脆弱的一方。首先,他们夸大了1978年以后对外经济关系、贸易和投资对中国发展的重要性。影响深远的结论来自于中国经济的结构性失衡,而这种失衡是因中国多年为刺激经济增长而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所致。

结果,他们以为,由于整体负债已占GDP280%以上并因大搞基建而导致大量非流动资产的出现,中国经济似乎在现实中已经处于严重病态:一拳就可被击倒。问题是,这种逻辑也适用于美国自身。如果美国摆脱2008-2009年经济危机的整个政策,以及随后对增长的支持是因为国债的膨胀,那么怎么又该指责中国不健康增长呢?

到目前为止美国国债早已超过GDP的100%,并已增加到还在21世纪初被认为是不可思议且危险的界限,况且整体债务还在增长。而且与中国比,美国更加依赖外部融资和国际经济关系,更易受到全球金融体系震荡的影响。如果除了商品贸易之外,还考虑到服务贸易和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巨额收入,那么美国对中美关系的依赖度并不亚于,甚至高于,中国对中美关系的依赖度。
最后一点,对中国历史持有的被神化了的观点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按照这种观点,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弱兵",只有低效的军事组织,会败给任何大敌,并且在遭受第一次强烈打击后就会为了和平而接受对方的条件。

新的中美冲突或将导致美国另一次战略失利,因为他们错误地以为:对手随时会因一次打击而崩溃。
© AP Photo / Ng Han Guan
新的中美冲突或将导致美国另一次战略失利,因为他们错误地以为:对手随时会"因一次打击而崩溃。

中国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在这个历史上有很多伟大的胜利,也有可耻的失败。如果需要,可以举出足够数量的例证和事件,说明正反两面。然而中国成功保家卫国和边界的逐步扩大这些事实本身告诉我们,中国的军事历史总体上比大多数其他国家更成功。它有许多光荣的页章。二十世纪,中国在1937年至1945年间表现出了惊人的顽强,并在防御战中战胜了强大的敌人;后来在朝鲜战争期间,在抗美战争中同样取得了成功。

新的中美冲突或将导致美国另一次战略失利,因为他们错误地以为:对手随时会"因一次打击而崩溃。"正是这一逻辑可以被用来解释拿破仑和希特勒当年侵略俄罗斯,日本1937年侵略中国,伊拉克1979年侵略伊朗等许多其他失败的例子。有可能这些历史例证的名单很快要被延长。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