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6 2020年03月31日
评论
缩短网址
0 0 0

春节前,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交通部长未能找到解决空中交通权限的划分方案。1月28日,外交部高级官员还将就海上争议问题举行会晤。但从磋商人员级别看,很难期待能够达成某种共识。与此同时,各方找到妥协的机会还是相当高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南太平洋研究所研究员沈世顺这样认为。

水,或成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纷争之源
© AFP 2020 / HOW HWEE YOUNG / POOL
1月23日,周三,交通部长们举行了磋商。根据磋商结果,新加坡交通部长许文远在脸书上写道:新加坡建议双方都作出临时让步。但建议内容未对外公开。马拉西亚交通部长承诺,将新加坡方面的建议转交给内阁同行。新加坡部长指出,将在春节后与马来西亚伙伴举行会晤。但《南华早报》消息,马来西亚部长办公室暂时并未就会晤建议给出答复。

早前,据新加坡《新海峡时报》报道,1月28日将就海上争议问题举行高级外交官会议。从各方看,措施也仅是为了磋商。新加坡方面认为,马拉西亚柔佛州州长奥斯曼在新山市港区海域登上马拉西亚军舰是一种挑衅。要知道,新加坡认为,该区域是本国领土,这一步骤与一天前东盟在泰国清迈市举行的流动会议精神相悖,由此导致年度双边外长级会晤被推迟。

马来西亚总理认为,新加坡方面的反应过于严肃,犹如“迈向战争”。他强调,军舰并没在新加坡水域,而是在国际水域。但马来西亚外交部的动作前后并不一致。开始时,外交部“允许”官员造访军舰,稍后,实际上又撤回了最初的决定。

显然,这起事件导致双方寻求解决海上争议的努力大大倒退。马来西亚扩大新山市港区边界后,情势更为激化了。要知道,扩界甚至超出其从前的海上领土诉求范畴。而且,新加坡方面一直不予承认。

去年秋季海上争议升级后,马来西亚不久前同意一个月内,不再在扩充水域搞军事训练。新加坡方面也承诺,不再启动实里达新机场用于接收轻型飞机的雷达。马来西亚方面认为,雷达辐射区覆盖柔佛港口和居民区,给居民和行船造成不便和干扰。

春节后,这两项限制都将过期。很大的可能是,双方将有决心延期,因为这是目前唯一已经达成了的共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南太平洋研究所研究员 沈世顺指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很有可能通过谈判途径就领海和领空问题找到妥协,外交手段应该是唯一方案。”

他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在领海和领空问题上通过谈判寻求妥协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而且外交手段也应该是唯一的选择,两国不可能将此事诉诸武力,更不会让一些外部势力介入,这些方法都是不可取的,也最终会损害两国的根本利益。在领海、领空等领土主权问题上,对任何国家而言都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但是新马两国本是一家,在过去分家的时候,有些区域界限划分较为模糊,就难免产生今天的这样的问题。但最终双方还是要通过谈判这样的途径,秉持互谅互让的原则,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折中办法。新马两国同为法治国家,过去都是一家人,现在更应该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和友好邻邦,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持续争执下去,甚至影响到两国其他领域的合作,就得不偿失了,要有长远的眼光。”

领海和领空的利益冲突是在马来西亚向新加坡供应饮用水矛盾加剧背景下发生的。马来西亚是新加坡唯一的供水国。1962年,双方签署了供水协议。该协议将于2061年到期。半年前,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表示要将水价起码提高10倍。此后不断的“嘴仗”使两国关系陷入了死胡同。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