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0 2020年10月20日
评论
缩短网址
2018年回顾总结 (5)
0 0 0

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刚结束。会上中共中央确定了明年的经济政策。降低企业税费负担、加大财政政策力度、扩大财政赤字,将是未来一年的主要任务。在经济增速放缓以及美中贸易战威胁的背景下,中国将再次转向刺激增长政策。

2008年危机后曾推行过这一政策。中国政府为了避免经济硬着陆,向本国金融系统注资5850亿美元,占GDP12.5%。这些资金通过银行以及非银行机构被用于扩大产能和基础设施建设贷款。这一措施起了作用:中国是仍然保持增长而走出危机的为数不多的国家之一。几年后,当发现在许多部门,包括在钢铁和太阳能板生产以及住房建设等领域产能严重过剩,问题开始暴露。许多项目无利可图,投资回报率前景渺茫。

中国政府明白,过度负债(全社会总负债接近GDP的230%)本身就有可能引起大规模金融危机。于是开始同过度负债作斗争。采取了监管影子银行、小额贷款以及投资保险等专门措施。在许多情况下资产证券化被禁止--许多公司对发放贷款更加谨慎,毕竟已经不再那么容易利用投资者链以资产担保的证券形式销售它们。对世界上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余额宝,也采取了某些限制性措施。产生泡沫的风险开始降低,但与此同时经济增速开始放缓。在通常条件下这本来可以被接受,但在同美国贸易摩擦存在的背景下,放缓有

可能对企业给予致命打击。故而对同贷款作斗争的一些政策作了修正。

中国央行已多次降低银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以释放流动性用于企业贷款。此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定减少税收负担,为企业提供福利,增加预算支出。 中国官方媒体甚至开始谈论增加预算赤字的可能性。

过去类似举措会引起不少结构性问题。为什么现在又开始重走老路?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就此解释道,现在一切都变了,财政刺激将成为目标。

她说:"会议上的确提到了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保持积极稳健的财政货币政策,要求在预调微调、精准施策、货币政策方面要保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尤其是美联储加息对全球流动性的收紧都是一个较大的考验。国内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如何能够既促进经济增长,又能够防止债务的问题和流动性过于宽裕产生膨胀的问题,这是一个比较严峻的考验。在货币政策方面,国内并没有采取大范围的放水,而是在创设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例如,最近央行创设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支持小微企业与民营企业贷款,让市场保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的支持工具"第三支箭",银保监会提出民企贷款"一二五"目标。可见,在金融的货币政策创新、精准拿捏、预调微调方面,确实是在创设各种监管和调控模式。财政政策方面,会议上提出加力提效,在经济下行时期的确政府要发力,政府也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例如,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的规模。专项债不是为了地方政府的消费,而是针对专项工程发展发债,促进地方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投资增长。因为地方政府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实行去杠杆,对地方政府财政有较大的收紧。现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适度提高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有利于激发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拉动经济增长。"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刘英这样乐观。荷兰国际集团(ING)分析师Iris Pang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指出,地方政府专门债券可能会加剧债务问题。它们在中央预算中得不到体现,因此不会影响赤字指标。然而问题会在两三年后出现,即在这些债券偿还期到来之时。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也可能再次破坏平衡,将危害有关项目的盈利。这位专家认为,

为那些向民营企业贷款的银行提供中期借贷便利(TMLF)的目标计划,只不过是对小企业的直接补贴。在这种情况下,银行可能相互竞争TMLF资金,没有选择地发放贷款。

刘英认为,当然刺激经济发展会冒一定的风险,政府会考虑到这些风险,会谨慎行事。

刘英继续说,"当然这方面一定要吸取之前的经验和教训,严格控制风险,地方政府的举债规模加强要在硬预算和软预算的约束下进行,使其能够在规范的借债举债情况下规范投资,真正能够产生效益。我们确实不能只顾着逆周期调节,促进经济增长,所以今年政府提出‘稳中有进',‘稳'是总的工作目标,稳金融、稳就业、稳金融、稳投资、稳遇期和稳外贸并行,而不是单方面的刺激。专项债是有边界的,而不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无下限,一定是在市场化、法治化的规范下进行。今年非常有创新性的一点是提到了结构性政策--强化体制机制的建设,要向改革要动力,深化国企的改革,包括财税、金融、土地、社会管理方面的改革,这些都是改革的动力,促进经济增长不一定要用传统的容易产生负面效应的举措,而是可以从结构性体制机制的改革方面入手,防控风险的同时,真正为改革释放活力。"

从形式上看,中国政府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证实了上一年的目标:减少债务负担,以打击环境污染,摆脱贫困人口。由此可见,央行将不得不在努力支持经济增长与不允许产生危机形势之间一直保持平衡。而中国社科院的年度报告预测,明年中国经济增速将降至6.3%。另一方面,在2020年前,根据政府计划,不能再有任何人位于贫困线以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与会者们一致认为,未来几年中国可以主要依靠本国的国内市场以及服务领域。这方面的发展潜力巨大。根据预测,未来两年至少有一亿人从农村转入城市。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题目:
2018年回顾总结 (5)
关键词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