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0 2019年12月10日
中国为何让本国多个公司破产

中国为何让本国多个公司破产

© Sputnik / Alexey Kudenko
评论
缩短网址
0 215

据彭博新闻社(Bloomberg)报道,2018年中国债务违约数量是上年的4倍。各个公司无力偿还价值1085亿元(约合150亿美元)的债券。仅在11月,法院就审理了有时一年都累积不了如此多的破产案件。那么今年这波破产潮与什么因素有关呢?

中国破产法存在已经十年有余。但直到2014年前,企业债券违约现象从未发生过。首个出现债券违约的是一家小型光伏组件制造商--上海超日太阳能(Shanghai Chaori Solar)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共欠投资者们8990万元的债务(约合1460万美元),但只偿还了400万元(约合58万美元),之后启动破产程序。2015年中国各个公司无力偿还债主82亿元(约合12亿美元)的债券,2016年各公司未偿债务达到300亿美元(约合43亿美元)。这个数字在过去两年内一直保持稳定,但今年公司债违约金额突然暴涨4倍。

大部分公司债违约现象都发生在所谓的"僵尸企业"身上。"僵尸企业"指的是亏损企业,其中一部分是国有企业。中国政府早在去年年初就实施了打击亏损企业的斗争,以便在2020年前把问题贷款从各个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剥离出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2017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上表示,需要完善国家法院系统的破产程序,以确保减少问题贷款的专项指标。当时他们让各公司明白:国家不再为他们人为托底。

中国僵尸企业蚕食1.2%的GDP
© REUTERS / Aly Song/File

为了战胜2008年金融危机的后果,中国政府决定向国家经济注资4万亿元(约合5850亿美元),这在当时占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的12.5%。大部分资金都以贷款的形式通过银行系统流向各个公司。既然资金是国家给的,那么国家也规定了金融优先方向。贷款主要发放给了大规模开展基础设施项目的各个公司。遴选标准很简单:基础设施项目所创造的就业岗位越多越好。在危机时期,这确实很重要,当时最后考虑的才是盈利性。

结果,重工业、光伏产业的生产能力严重过剩,但各个公司之所以没有破产,是因为他们创造了就业岗位。地方政府说服银行对贷款进行再融资。出现了巨大的"影子银行"部门,也就是那些向国有银行拒绝放贷的公司提供高息贷款的非银行机构。在2017年前,"影子银行"向中国国有公司和私有公司发放了10万亿美元的贷款,而国有公司和私有公司的债务总额统共是34万亿美元。最终,各个银行为给资产负债表减压,有时会对债务实行"安全化"(securitization)处理,把其当作投资产品打包出售。

所有这一切操作都对国家金融系统制造了风险。当局明白这一点:打击系统性风险在中国共产党新近召开的党代会上被列为优先方向。因此,作出了使不良债务重返银行资产负债表,并允许亏损公司破产的决定,以避免未偿贷款像滚雪球般进一步累积。这就可以用来解释公司债务违约数量为何急剧攀升的原因。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说,但不良的外部经济环境也起到了作用。

他说:"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使得部分企业的出口关税在上涨,甚至是对一些企业的供应链造成了影响。美国加息导致国际资金流动性紧张,很多企业在国际上有一些借贷的利率也会升高,对企业的流动性也会造成影响。总体而言,这是一个全球经济出现不确定性的缩影,并不仅仅是中国国内的问题,这些企业现在必须要加大力度改变自己的经营模式,加快步伐转型升级,摆脱困境。"

卞永祖称,从一方面来说,对贷方来说,大型违约潮当然不好。据彭博新闻社的数据,没有保障的"不良贷款"的成功返还率平均不超过10%--15%。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有助于使金融系统保持健康,使信贷产品和放贷决定更加市场化。

中国要想同时成为“世界经济的实际增长动力”和“世界经济的领导者”需要较长调试期
© AP Photo / Andy Wong

他说:"金融机构可以把这些钱投入到更多的有发展前途的企业中去,避免僵尸企业消耗过多的金融资源。这些企业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会把整个金融环境的利率情况扭曲。因为这些企业不能产出更多的效益,只能不停地借钱,导致金融环境的货币政策传导发生一些变化,不利于正常的企业借贷。"

卞永祖认为,因此,在上述情况下,破产潮虽然是病态的,但仍然是一个必要的进化过程。进一步向着市场化的方向推进有助于经济主体对自有资本的责任感。但这得不偿失。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消灭僵尸企业将每年为中国带来1.2%的国内生产总值额外增长份额。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