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6 2020年04月06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10

龚晓思为Wafa Games公司的创始人兼CEO,负责手机游戏开发事务。13岁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国际象棋冠军,17岁被哥伦比亚大学以全额奖学金录取,26岁到北京创业,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上周,龚晓思在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举行的"开放式创新"论坛上发表讲话,阐述了采用人工智能的必要性。她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采访时讲述了自己的成功之路和未来科技,探讨了计算机是否可能成为人类的竞争对手。

卫星社:您的人生经历真的让人深受鼓舞,您能否谈谈您的创业初衷?
龚晓思:我实际上创业已经有很多年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刚从大学毕业时都会经历一个阶段,寻找你到底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想做什么。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尝试新的东西,寻找我到底希望成为谁。真正的自己创业应该是从五年前开始的。当时我有一个很小的项目,不到5000 块钱,来到北京,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解决什么问题。创业并不是有梦想、有热情就可以,还要有一定的规划。做一个创业者也是一个很系统化的工程。这是我的第三家创业公司,创立第一家创业公司的时候我经历了很多学习的阶段。如果有一本书叫做《创业者不应该犯的错误》,那我当时都已经全部犯完了。我的第二家创业公司也是做人工智能的,做机器人律师。一开始希望做通用的机器人律师,解答比较通用的法律问题,后来我们逐渐意识到,不管是大数据还是人工智能,哪怕只是在法律方面,我们离通用都还有很远的距离。然后我开始做现在这家公司,就是Wafa Games。

卫星社:您为何想要开发游戏?
龚晓思: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做游戏。对我来讲,其实很自然。因为第一,我自己玩游戏。第二,如果问我自己的一生挚爱,我会说国际象棋。国际象棋就是一种游戏,算是一种策略性的游戏。第三,我希望做一些离我的心很近的、我非常擅长的东西。

卫星社:您是否害怕竞争,因为有像腾讯这样的巨头在?
龚晓思:其实创新是不竞争的,如果跟其他人一样就一定会有竞争,但是创新不会。如果我们看游戏是一片红海,红得不能再红的海,但是创新是指你和别人不同,也就是说在红海当中创造蓝海。我觉得第一,竞争是一个伪概念,第二,如果是一家真正的创新公司,其实更多关注的可能不是和市场上已经存在的对手如何竞争,而是自己要如何不同,因为只要不同了,自然就避开了竞争。
卫星社:您能否详细介绍一下您第二个创业项目LAW.AI的运作模式?

龚晓思:我自己对社会公正有很多感触。我出生在大山里,是一个草根。我知道,如果你没有资源或权利,你的声音就没办法被听到,那是一种很痛苦的感受。法律是一种很贵的服务,我们当时就在想,能不能用技术解决这种贵的东西,能够把成本降下来,把门槛降下来。只有通过科技才能解决,因为人工是不可能越来越便宜。当时中国又通过了一个法律,要求公布我们所有的司法数据,像判决文书、法律文书等等,这样我们就有了大量的数据。所以我们当时就想,可以用人工智能来学习。其实机器学习并没有那么神奇,它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一开始我们更多的还是同律师进行合作。大部分数据、大部分用户的问题是由他们来回答的。为什么呢?第一是你的算法还不够聪明,算法是要在不断与用户交互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有效。第二是你的数据不够,这就要不断地收集数据。这时候人类的作用可能占到70%,由人来同客户进行沟通。在这个过程中会收集到很多数据,机器的作用是会逐渐的上升。

龚晓思为Wafa Games公司的创始人兼CEO,负责手机游戏开发事务。13岁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国际象棋冠军,17岁被哥伦比亚大学以全额奖学金录取,26岁到北京创业,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 照片 : 把龚晓思提供的照片
龚晓思为Wafa Games公司的创始人兼CEO,负责手机游戏开发事务。13岁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国际象棋冠军,17岁被哥伦比亚大学以全额奖学金录取,26岁到北京创业,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卫星社:不久前,有中国媒体称手游为毒药,对此您怎么看?
龚晓思:其实游戏有很多种,取决于我们怎么理解,比如国际象棋,也是一种游戏,但不会有人觉得国际象棋是毒药。在过去的十年中存在很多的现象,游戏是严重的同质化,主要的集中点是以如何让玩家尽快付钱为核心目的,大部分游戏包括设计理念,包括它的美术,不管是暴力还是其他,它们有另外一种价值观,所有这些价值观、这些设计、美术或是技术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服务,就是让玩家尽快掏钱,这种游戏当然是鸦片。

卫星社:您是否考虑过与俄罗斯合作,比如带着您的游戏进入俄罗斯市场?
龚晓思:答案是百分之百肯定的。因为我们是做策略性游戏的公司,比较迎合策略游戏,而在俄罗斯是全球最主要的游戏市场之一。游戏本身就是非常全球化的,游戏不仅是我们手机和电脑上的一个虚拟的世界,而且现在越来越变成我们现实世界的一部分。例如电竞周边产业,游戏IP产品,其实都是两个世界的联系,我也非常希望能够跟俄罗斯当地的游戏公司或是哪怕不同领域的传统公司以及数据公司合作。

卫星社:我知道您13岁的成为(当时)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际象棋大师,现在您还有时间下棋吗?你和谁下?
龚晓思:下!每天都下!我之前在国家队有朋友,但现在都是在网上下,因为大家都在不同的地方,所以都用网络,每天睡觉前都会下2-3盘。我妈经常说,睡觉之前下棋能帮助我入睡。国际象棋依然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甚至觉得,(如果)以后工作没有那么忙,我希望能恢复像以前一样的专业训练,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参加比赛,或者等我年纪更大一些的时候参加老年赛。

卫星社:不久之前,AlphaGO成为第一个击败人类的工智能围棋软件。对此您怎么看?这对人类来说意味着什么?


龚晓思:我觉得,其实它不意味着什么,只是表明在非常专业的细分的领域里,人类在大量的数据、大量的计算等方面不是计算机的对手,这个我们早就已经知道了,AlphaGO又一次提醒我们,我们不是它们的对手。人工智能替代人类目前只出现在电影里,距离我们还很远。

卫星社:您为何决定回国创业?
龚晓思:有两个感情方面的原因。从创业者的角度判读,我觉得,不管是机会还是人工智能,现在中国在科技领域跟美国是并驾齐驱的。我不敢说中国以后会比美国更强,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你的机会在中国可能会更多。同时,中国不管是科技发展的速度还是数据积累的速度都很惊人。第二,也因为这是你的家嘛!会感觉到归属感。我在大学的时候就知道我会回来,亚洲学生学习都很刻苦,每天都学到很晚,我每天都会做一件事,就是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都会看看月亮,看月亮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月亮的那一头是我的国家,我希望有一天能够为她做点什么,虽然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我觉得可能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种家的归属感,那是你出生、成长、热爱的土地。可能,大洋彼岸那片土地空气更好,绿树更多,但那些对你没有意义,你的意义还是你的家。

游戏本身就是非常全球化的,游戏不仅是我们手机和电脑上的一个虚拟的世界,而且现在越来越变成我们现实世界的一部分。
© 照片 : 把龚晓思提供的照片
游戏本身就是非常全球化的,游戏不仅是我们手机和电脑上的一个虚拟的世界,而且现在越来越变成我们现实世界的一部分。

卫星社:如果俄罗斯要成为创新大国的话还缺少些什么?
龚晓思:美国成为创新大国并不是因为美国人有多厉害,而是在二战之后,美国发放"移民签证",这是最厉害的。中国和俄罗斯都在走这条路,就是吸引全球人才到自己国家,到一个能够进行更多碰撞、进行更多合作的地方,这样才能成为创新大国。

2017年,龚晓思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35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榜单。创办非盈利组织"维德青年之声" 也是其创业过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旨在为有才能的年轻人提供支持。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相关的:

能否把外交决策权交给人工智能?
关键词
技术,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