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8 2017年12月13日
直播 :
    中国学校监控视频直播引争议

    中国学校监控视频直播引争议

    © AFP 2017/ FRED DUFOUR
    评论
    缩短网址
    0 61

    辽宁一所学校决定安装摄像头直播给家长看,结果在网络上引来争议。老师说这是应一些家长的请求才这样做的,他们想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都做些什么。然而不仅孩子们,就连许多家长也不喜欢这个决定。中国问题专家兼记者米哈伊尔·科罗斯基科夫为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撰写此文就此发表自己的看法。

    俄罗斯新学年将有哪些新的变化?
    © Sputnik/ Tatyana Markevich
    网友们称直播班级情况的主意是“非常可怕”的。许多家长指出,它侵犯孩子们利用个人空间的权利。此外,一些学校为提供直播,向家长索取100元人民币。

    一位网友气愤地写道,“这是学校,不是监狱”。另一些网友则把这种做法比作美国影片“杜鲁门秀”——片中的主人翁知道自己的一生不过是自己出生后就参加的电视节目。一名学生说,“班里一直有个摄像头让我感到很紧张”。

    律师们认为,安装摄像头本身并不侵犯学生们的隐私权,但透露给家长和老师们密码则的确侵犯他们的权利。而且,这种做法有可能被坏人利用。例如,今年6月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中国大陆摄像头频遭黑客入侵。在线扫描软件仅需188元就能买到,甚至即使不用它在各种网站上也能看到成百上千个摄像头使用的IP地址。

    中国学校监控视频直播引争议
    © AFP 2017/ GREG BAKER
    中国学校监控视频直播引争议

    中国一些学校的领导已经不是第一次做出过与摄像头有关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决定。例如,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朝阳学校今年年初在厕所里安装了摄像头。6月摄像头的照片出现在了网上,学生们开始要求撤掉它们。校领导反对,称这是为了更有效地禁止吸烟,及时发现厕所里经常发生的学生被欺现象。校长还指出,只有他一个人才能看到这些录像,但因社会反响较大,摄像头最终还是被取消了。

    《广州日报》网站三分之二的受访家长认为,这主意不好,但还有三分之一的家长认为,这能让他们了解老师和自己的孩子都在干些什么。该报90%的受访学生反对安装摄像头并不奇怪,认为这侵犯他们的权利。中国在各类摄像头的研制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是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更重要的是,就利用它们的界限没有达成社会共识,也就越来越经常爆出丑闻,《生意人报》记者米哈伊尔·科罗斯基科夫在文章最后指出。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这实际上是通过一种外在的监视和管制企图规范教学,这是对学生和教师的双重不信任,这种做法毫无疑问是很恶劣的,但是目前却在很多学校蔓延。他称, 学校为了方便管理,尤其是现在有很多大规模学校中有几百个班级,为了校园安全,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从根本上讲,还是摧毁了学校教育的基本价值--信任感,包括对校长之于教师的信任感以及师生关系都是一种毒化。除此之外,这种通过外力来控制和威慑教师的做法,侵犯了教师的教学自由。教学自由一词在我们的话语中很少出现。其实在国外,教师的教学自由是学校学术自由的组成部分。教师有权在自己的教室里,按照自己的意志来组织教学,这是教师的权利也是其专业性所在。用统一的模式、标准和进度来规范教师行为,就是剥夺了教师的教学自主权。只不过一些学校出于校方简单的管理需求,沿用这种军事化、工厂化的管理手段。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台立场无关)

    关键词
    学校, 安全,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