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8 2020年11月01日
评论
缩短网址
0 0 0

全国人大代表孙晓梅严厉批评有关弱化生育控制的呼吁。

她认为,中国小城市无法应对地区"婴儿潮",医院和产房爆满幼儿园也无法容纳下所有孩子。中国学专家、记者米哈伊尔·克罗斯基科夫对中国取消"一个家庭一个孩子"政策后的情况对卫星通讯社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孙晓梅即是人大代表也是中华女子学院教授。不久前,她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出四川小城市的医疗保障问题。据她介绍,她参观四川一座县城新生儿疫苗接种中心时发现人员爆满,她本人都无法进入。她还介绍说,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因没有孕妇运送车,而不得不用木制担架将孕妇送入产房。市政府甚至将一座办公楼变成了医院,但却无法解决儿科医生和产科医生不足的问题。按照中国标准,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7年时间。

最近几个月时间里,很多中国学者、政治家和人口专家都在呼吁更大程度地弱化计划生育控制,甚至呼吁取消全面限制政策。从2016年1月1日开始,中国在30年时间里首次允许生二胎。据悉,中国有工作能力人数正增长一直持续到2011年,从2012年开始逐渐下降。然而,中国人并未急于利用新政策。要知道,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限制二胎生育后,孩子生育和教育成本骤升。大多数夫妇无法解决这一问题。《生意人》报记者米哈伊尔·克罗斯基科夫这样指出。按照预测,取消二胎限制政策后,至2020年前,人口每年自然增长400万,但2016年仅多出生了130万人。

全国政协常委、江门市原副市长李崴认为,简单的取消某些限制已经不足以解决问题了,有必要推出刺激生育政策。而孙晓梅则指出,这一政策,将给小城镇居民带来不对等的负担。那里的生活水平与大城市相比要低很多,因此,很难再要二孩、三孩。

孙女士强调,原则上,她甚至不反对生育第三个孩子。但是,新生儿应该有足够的医疗和社会条件作保障。她认为,增建新医院,甚至比允许生三胎更能帮助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按照中国政府的想法,取消"一个家庭一个孩子"政策,应引起生育高峰,进而解决劳动力老化问题。但缺失相应的社会保障,可能抵消解除生育限制带来的正面效果。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相关的:

中国国家统计局:2016年中国大陆新增人口809万人
中国卫计委:中国人民健康水平总体上达到中高收入国家水平
关键词
出生率, 人口,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