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 2020年08月15日
评论
缩短网址
0 0 0

中国正积极扮演独立调解叙利亚危机的角色。中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使解晓岩在大马士革与叙利亚反对派政府举行了会谈。在此之前,他访问了已临时收容逾百万叙利亚难民的黎巴嫩。

这是近几个月来中国高级代表第二次前往叙利亚8月份中国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主任关友飞海军少将在大马士革与叙利亚国防部长法赫德贾西姆弗拉杰举行了会谈,并在会谈结束前宣布中国将向叙利亚派遣军事顾问。

谢晓岩在大马士革与叙利亚副总理兼外长瓦利德穆阿利姆等官员及叙反对派代表举行了会谈。

官方消息人士只透露,会谈中讨论了中国在阿勒颇起到的人道主义作用;叙方为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建设性立场向北京表示感谢。除此之外未透露其他细节,包括与反对派的联络情况。

外交学院外交学系副教授任远喆认为,中国特使此次出访说明中国希望在叙利亚问题上扮演建设性角色。

任远喆在接受卫星新闻社采访时指出了中国在这一问题上将采取的战略:

“特使外交已经充分说明中国对叙利亚问题的重视,并希望在叙利亚问题上扮演重要角色。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能够发挥的作用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中国将推动各方尽快回到谈判桌前。中国一贯主张政治和解,和平谈判是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唯一出路。解晓岩特使此次出访也可以视为一次穿梭外交,他分别与叙利亚政府、反对派代表进行了接触,在各方之间协调,希望各方回到谈判桌前。第二,中方能够在叙利亚问题上提出自己的思路,例如“四轨思路”——即实现停火、人道救助、合理反恐和政治谈判四条轨道并行推进的解决思路。这是中国对叙利亚问题解决上的一大贡献。第三,中国将进一步倡导联合国在叙利亚问题的解决上发挥主渠道作用。125日,中国在安理会对埃及、新西兰和西班牙起草的一项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因为这些国家的提议只是以一己之私角度出发,并没有照顾到各方的利益。中方希望联合国发挥重要作用,联合国不应被某些国家绑架。因此我们将会进一步推动联合国扮演主要角色。第四,中国未来还将在反恐、人道主义援助和落实叙利亚相关决议上做出重要贡献。”

 

本次出访的背景是,美国和欧洲国家为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加大对大马士革施压。特使出访不仅表现出北京对大马士革政权的支持,也表现出中国在这个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问题上不同于西方的立场。同时中国支持大马士革的方式非常灵活,同时与前途受叙利亚问题影响的主要地区国家建立多样化关系。

中方一方面与巴沙尔阿萨德的盟友伊朗建立伙伴关系,另一方面与坚持让阿萨德下台的沙特和卡塔尔合作,北京并不公开反对他们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这种“谨慎”或许受经济利益影响。沙特阿拉伯是中国最大的供油国,而卡塔尔则是中国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

至于叙利亚反对派,中国一年前与他们取得联络——去年12月,一个温和反对派代表团访问北京。也正是从那时起中国实质上开始独立调解叙利亚问题。莫斯科支持中国的主动精神并指出:“中国或成为全面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重要元素”。

俄罗斯战略研究所专家阿日达尔库尔托夫认为,寻求与反对派沟通渠道、全面认识形势是中国叙问题特使的主要目的。

“中国密切关注中东局势,在该地区经济利益巨大,投资市场前景广阔。此外,中国在这里还有地缘政治利益,希望加强全球影响力。积极调解叙利亚危机还与安全问题有关。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中东活动间接影响了中国的安全。已证实新疆武装分子在叙利亚伊斯兰组织一方作战。相应地,中国希望去除这一毒瘤,因为他们可能利用从叙利亚带回的经验和关系继续在中国境内从事恐怖活动。”

中国目前不得不在叙利亚方向积极开展外交活动,首先是因为希望实现叙利亚和平、消除或者至少削弱恐怖威胁。谢晓岩此次贝鲁特之行也是为此服务的。北京希望弄清真主党在叙危机调解问题上所起的作用,以及利用叙利亚为邻国巴勒斯坦的真主党积极分子提供支持的可能性。黎巴嫩总理对北京出面调解叙利亚危机表示支持,也就是说,中国外交官可以指望黎巴嫩的政治支持。总体来看,弄清楚关于北京对叙直接军事介入的诸多预测(包括黎巴嫩媒体的报道)是否合理,对贝鲁特而言十分重要。

人民代表大会2015年春通过中国史上首部反恐法,引发投机炒作浪潮。其中该法批准解放军赴海外执行反恐任务。形式上中国介入叙利亚冲突已不与法律冲突,今年8月中国还宣布向叙派遣军事顾问。

此外,北京通过解晓岩出访贝鲁特表明,对黎巴嫩人道解决叙利亚危机给予高度评价。尽管国内经济困难,但黎巴嫩还是收留了上百万叙利亚难民。不排除经过贝鲁特谈判中国会宣布向黎巴嫩叙利亚难民营提供人道主义物资。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叙利亚,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