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3 2020年09月30日
评论
缩短网址
0 0 0

卫星网有关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遭袭可能由维族人所为的猜测,9月6日得到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证实。

根据情报部门的资料,袭击由维族恐怖组织策划。这些组织与"努斯拉阵线"恐怖组织勾结紧密。

根据来自吉尔吉斯斯坦情报部门的消息,开车冲进中国驻吉大使馆并引爆爆炸装置的自杀式袭击者,系维族人。他在叙利亚接受过培训,持有塔吉克斯坦护照,与"东伊运"国际恐怖组织有联系。该组织在中国新疆、阿富汗以及中亚后苏联共和国活动。

策划此次恐怖袭击的团伙中,还有乌兹别克族人和吉尔吉斯斯坦族人。香港《南华早报》就此提醒道,在涉嫌参与6月伊斯坦布尔机场爆炸的三人中,也有吉尔吉斯斯坦族人。

组织袭击中国驻吉使馆的极端伊斯兰分子中的一部分人,此前窜到土耳其或叙利亚加入恐怖组织参与作战。还有一些人位于吉尔吉斯斯坦。他们帮助极端分子持他人护照越境,制造恐怖活动。其中5名嫌犯已被逮捕,被关押在吉尔吉斯斯坦国安委的拘留所。他们都是吉尔吉斯斯坦公民。

另有3人现在在土耳其。他们为制造恐怖活动提供资金援助。吉国国安委证实,他们也协助来自后苏联国家的武装分子转移到叙利亚。

俄罗斯战略问题研究所专家库尔托夫认为,吉尔吉斯斯坦的维族极端分子选择中国驻吉大使馆作为袭击对象绝非偶然。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国家中较为薄弱的环节,伊斯兰分子已经不是第一年在这里筑巢。这不仅是因为它是本地区最穷的国家。

库尔托夫解释道:"在后苏联时期吉尔吉斯斯坦迅速伊斯兰化。出现了数千座各种各样的清真寺。里面的神职人员要么是在巴基斯坦或阿富汗受到的教育,要么就根本没有什么文化。他们对伊斯兰教知之甚少。吉尔吉斯斯坦国家机构不止一次指出过,部分清真寺受到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影响。其中还收买过反政府组织的支持者。"

中国驻吉国大使馆8月30日遭袭以及吉国国安委对袭击组织者和执行者的确认,在时间上恰逢乌兹别克斯坦局势的变化。其原因是9月2日乌国总统卡里莫夫因病去世。这样一位强有力的政治家离去,给不少专家们预示该国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威胁可能增长的理由。不过,接受卫星网采访的专家们则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

中亚问题研究所专家科尼亚杰夫看不到在乌兹别克斯坦重演吉尔吉斯斯坦剧本的原因。

他说:"与吉尔吉斯斯坦不同,乌兹别克斯坦过去是,将来仍将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最近发生的这些事件无论如何也不会对此有影响。而且从1991年乌兹别克斯坦作为独立国家出现时起,它就拥有有效地同宗教极端主义作斗争的经验。我想,乌兹别克斯坦在这方面可以成为所有后苏联空间的榜样。已经是第二周乌兹别克斯坦发生的一切,包括政权过渡,都不会对国家在该领域的立场产生影响。当然不能排除极端主义在个别地方出现的可能。不一定是反华的,像在吉尔吉斯斯坦那样,而是整个说来。但我认为,乌兹别克斯坦领导层的政治力量完全有能力制止,就像以前卡里莫夫总统在世时那样。这里我绝对看不到任何变化。"

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能否成功地实现政权交接。

杨恕说:"如果政权得以顺利交接,乌兹别克斯坦既有的制度和局势就不会有明显改变,反之,政局发生较大震动,就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甚至更严重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独联体国家研究所副所长扎利辛,同库尔托夫一样,是接受卫星网采访时最先指出中国驻吉大使馆遭袭或由维族极端分子所为的专家之一。他说,恐怖分子的目的是想证明自己没有被打压下去。中国严打伊斯兰极端分子,而在吉尔吉斯斯坦他们却有可能制造恐怖活动。中国大使馆遇袭,但也不应忘记,中国大使馆附件还有美国大使馆。恐怖分子是想借此引人注意,并证明自己还在战斗。

扎利辛认为,卡里莫夫去世后乌国伊斯兰教极端化的风险微乎其微。

他说: "根据各方面的情况半段,乌兹别克精英们还是达成了一致,米尔基亚耶夫将成为总统。众所周知,卡里莫夫的强硬路线都是一手由米尔基亚耶夫来实现的。可以说,他是一位非常强硬、对民主不抱任何幻想的政治家。因此我不认为,在乌兹别克斯坦会发生类似吉尔吉斯斯坦的事件。正因为如此,我看不到会出现导致这个国家动荡的任何风险,更不用说激进伊斯兰势力的猛增了。形势出现不稳的可能性很小。"

观察家们还注意到,卡里莫夫的葬礼都是由米尔基亚耶夫一手操办的。他同9月6日抵达撒马尔罕进行私访并悼念卡里莫夫的普京并排而站。此次访问也是一个同米尔基亚耶夫在卡里莫夫离开后进行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观察家们还指出,乌兹别克斯坦国安局局长伊诺亚托夫也会在总统去世后政治力量的再分配中扮演重要角色。据说,2013年正是在他的提议下卡里莫夫软禁了自己的大女儿。国安局局长本人藏在幕后,不求坐上第一把交椅。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相关的:

中国外交部:中国驻吉使馆恐怖袭击事件正在调查之中
关键词
恐怖组织, 比什凯克,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