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1 2020年11月24日
评论
缩短网址
0 0 0

中共中央编译局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徐向梅在接受“卫星”新闻通讯社采访时表示,苏联解体是由综合性因素导致的,包括内因和外因,但归根结底还是苏联自己内部出现了问题。

八月政变
© AFP 2020 / Dima Tanin
今年是苏联解体25周年。自苏联解体后,关于解体的原因就成了一个热议话题,特别是在俄罗斯和中国。徐向梅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说:‘苏联解体是20世纪地缘政治上最大的灾难。'苏联解体对于也曾经历过计划体制的中国而言是一个重要问题。"她说:"在中国,从普通百姓到学者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苏联当时这样一个十分强大的国家突然解体是一件令人诧异、惋惜和遗憾的事情。"
徐向梅总结中国学者研究苏联解体的原因,概括了以下几个方面的视角。一是认为思想理论滞后,苏共在思想理论战线上长期的教条主义倾向和社会主义理论的严重滞后与匮乏。二是体制根源,主要是对斯大林模式的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的批判,且多认为体制问题是根本性原因。也有从苏共自身的蜕化变质的角度来谈的,但徐向梅认为这也是高度集权的、僵化的体制造成的。三是民族问题严重。苏联建国之初在民族国家建制方面就存在问题,按照民族划分行政区,这就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民族属性和民族独立意识。十月革命以后的《俄国各民族权利宣言》,其后历次制定和修订的苏联宪法都规定了加盟共和国拥有自决权,有权退出联盟,这就给各加盟共和国脱离苏联提供了法理依据。四是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失误。认为戈氏的经济改革没有触及本质,没有取得成效,然后又立马启动政治民主化运动,但是却拖延了党的改革、联盟关系的改革,最终使苏共丧失国家的领导权。五是外因,主要指冷战和西方国家的遏制及"和平演变"。
徐向梅表示赞同这些观点,但认为存在两个问题,一是把国家的停滞衰落乃至剧变同联盟的解体混到一起了,好像导致剧变的原因就是导致解体的原因,二者有相通之处,但不尽一致。二是上述很多问题都是长期存在的,不能完全解释为什么苏联就在那个时候解体了。所以还是有一些有待深入研究的问题。
一个是苏联解体的经济视角。苏联经济从斯大林工业化年代就存在严重的结构问题,重重轻轻,牺牲农业支持工业化,这些矛盾在苏联经济封闭的年代还不凸显。但二战以后,苏联也开始渐渐融入世界,结构问题导致的对国际市场的依赖渐露端倪。依赖一方面体现于粮食进口。由于长期以来不重视农业,1980-1990年间,苏联成为世界最大的粮食进口国。依赖另一方面体现于石油出口。1980年前后,石油和天然气已占到苏联向经合组织国家出口额的67%。问题严重的是恰在苏联经济越来越依赖于粮食进口和石油出口的时候,80年代中后期,遭遇了本国农业连年歉收、国际市场粮食价格暴涨和石油价格快速且持续下跌,这就造成了苏联经济空前的困难。这样的一种境况就造成了戈尔巴乔夫等苏共领导人的一种焦躁甚至恐慌情绪,也导致他们在寻求西方经济援助的过程中做出很多政治上的让步。
八一九事件
© AFP 2020 / Dima Tanin
不过,徐向梅认为,苏联历史上、转轨后的俄罗斯历史中经历的危机多了,经济危机的确造成民心不稳,但并不就会导致国家的解体。
其二是戈尔巴乔夫改革逻辑上的错误。徐向梅认为,苏联需要改革是无疑的,但是怎么改是关键。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当时的苏共领导集团在改革的战略选择上、在改革步骤的控制上都存在严重的失误,既没有一套整体的改革战略,又没有"摸着石头过河"的耐心,这可能与俄罗斯人的性格有关。在国家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的情况下,经济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处理民族问题一股脑地提上日程。而在"公开性"和"民主化"的大潮下,将过去所有的苏共的问题和错误包括大清洗问题、民族问题等在社会上大肆渲染,使得国家失去了主流的思想引导,民众陷入了迷茫,苏共也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整个社会处于失控状态。
应该说,苏联解体最关键的原因是在经济最困难的情况下启动了政治改革,而政治改革又没有规划和次序,整个社会一下子都乱了。
徐向梅谈到苏联的改革时说,戈尔巴乔夫在政治体制改革之前,进行了一些经济体制改革的尝试,包括从以行政领导方法为主向以经济领导方法为主,扩大企业自主权,企业内部自治,完全的经济核算,农业中开始实行集体承包和家庭承包制,允许私人办企业、银行,允许外资参股,探索建立二级银行体系等等。如果不是迅速转入政治体制改革,苏联有可能在这个基础上逐步深化改革,走上市场轨道。
其三是戈尔巴乔夫个人因素在苏联解体中的作用。戈尔巴乔夫作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在国家面临危机和解体的危险面前犹豫不决、瞻前顾后,使得很多挽救国家的机会都丧失了。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以叶利钦为首的地方民族精英的个人野心和权欲都在苏联解体的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说到可以吸取的教训,徐向梅主要谈了三点。
第一,应该直面国家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及时地进行体制和制度方面的改革和调整是必需的,但是如何选择改革的路径和安排合理的改革次序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把全国各个领域都搞乱了。她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这些年的改革所取得的成功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第二,思想自由不是大批判,不能把全国人民的思想都搞乱了,应该是有破有立,有一种社会普遍认同的主流的或者说主导的思想引领。
第三,要处理好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苏联解体不是国家的危机和衰落,而是各个加盟共和国分崩离析。可以假设,如果不是一些加盟共和国闹主权和独立,在制度转轨的同时,苏联作为一个联盟国家还可以继续存在。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相关的:

俄前外交官:美法德起初不愿苏联解体(视频)
戈尔巴乔夫:美国“像运送袋装咖啡一样输送民主”
俄前外交官:如果不是政变 苏联或依然存在
前苏联传奇特工戈阿尔•瓦尔塔尼扬庆祝90岁寿辰
关键词
解体, 苏联, 俄罗斯,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