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7 2019年12月08日

中国摄影师如何清除城市中的共享单车垃圾场

© Sputnik / Yulia Kozlova
娱乐
缩短网址
0 120

中国摄影师把《自行车墓地》带到莫斯科。通过自己的艺术项目吴国勇展示了中国最流行的共享单车的垃圾场看上去什么样,这些共享单车因为缺乏处理而长期堆放。摄影师是否成功吸引了公众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呢?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在本文中为您讲述。

从远处看,这些照片一会儿呈现的是黄河的河床,一会儿则是鲜花盛开的田野。

Wu Guoyong
从远处看,这些照片一会儿呈现的是黄河的河床,一会儿则是鲜花盛开的田野。

但是只要稍微走近些,您将看到自行车的轮廓,它们或是凌乱散放的,或是按颜色整齐排放的。
50岁的中国摄影师把这个项目称作“无处安放”。近几年他到过大约20个大城市,看过100多个自行车垃圾场并通过摄影用这样的墓地证明了现代城市的无处安放。
中国的共享单车兴起于4年前并立刻流行起来。2015年5月北京大学的学生们测试了首批共享单车。两年内出现了大约70多家各种颜色(颜色取决于自行车品牌)共享单车的公司。数千辆废弃的自行车逐渐堆放在大街上,这些自行车又被疏散到郊区。但是它们的“临时停车场”也被填满。

© Sputnik / Yulia Kozlova
41岁的中国摄影师把这个项目称作“无处安放”。近几年他到过大约20个大城市,看过100多个自行车垃圾场并通过摄影用这样的墓地证明了现代城市的无处安放。

这种情况促使吴国勇萌生了打造“无处安放”这个大型项目,他也因这个项目为世人所知。
吴国勇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说:

“从一开始我就很关注共享单车在中国的发展。一开始我就非常高兴,因为他们的理念就是绿色环保出行,我觉得这个很好,所以我很早就注册成为了它们的用户,但是很快就感觉到共享单车的发展就变了味道,就是在我们的城市包括我们住的小区门口、地铁站旁边都堆满了共享单车,各个公司都疯狂的投入,是往城市里面堆,就是大量的往里面丢,而且要把对手消灭掉,由他们自己来占领市场。我就感到不对劲了,所以我就开始用摄影来记录这些事情,最后就找到单车的墓地,这个单车的墓地太震撼了。最后我就到中国各个大城市去寻找拍摄”。
wuguoyong
2015年5月北京大学的学生们测试了首批共享单车。两年内出现了大约70多家各种颜色(颜色取决于自行车品牌)共享单车的公司。数千辆废弃的自行车逐渐堆放在大街上,这些自行车又被疏散到郊区。但是它们的“临时停车场”也被填满。

去年夏天中国搜狐网站发布了吴国勇拍摄的照片。因此全世界数十亿的网民都可以看到这些照片。

吴国勇说:“其实我拍摄的这个共享单车墓地在中国成为了一个传播性的事件,因为通过网络报出去之后,所有的网民都呆了,都说:哎呀,怎么这样?!因为平时他们看不到这种景象。后来包括政府和官方媒体都跟进,也对政府加强对这个行业的管理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所以说我觉得艺术介入社会是可以做到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很多艺术家更多的是一种自己的呈现,自己的一种表达,比如说把真的很牛的艺术卖的很贵,但是我觉得面对社会的这种做像我这样的职业摄影其实是和艺术是融合的,它反映了社会的问题,刚才我说每一个单车墓地本身就是一个大地的艺术作品,由那么多的共享单车堆积而成的,而且我老是跟他们说这里的每一个单车墓地非常昂贵的一个艺术品,它五颜六色,堆的形状也奇奇怪怪的,但是以一种平面的俯瞰它,把它以上帝之眼来看它,它就是一个很怪的,很具有艺术感染力的一个作品”。
© Sputnik / Yulia Kozlova
中国如今有1700万辆共享单车,超过半数被弃用或盗走。到2020年至少有1000万共享单车强制报废,会产生15万吨废金属

据他说,中国如今有1700万辆共享单车,超过半数被弃用或盗走。到2020年至少有1000万共享单车强制报废,会产生15万吨废金属。吴国勇请大家不要称他为专业摄影师。他说,他是一个技术人员。他还是在80年代上大学时迷上了摄影。大学一毕业,他很快就买了一台相机。相机是中国产的Phoenix 135,花了他自己差不多四个月的工资。现在他笑着回忆那些年拍摄的照片,它们基本上都是建筑物。
吴国勇说,“中国的自行车墓地“开始消失,但这并不意味着垃圾场的问题就完全解决了。还有共享汽车或者电动滑板车的”墓地“。吴国勇认为,它们在中国也无处安放。

关键词
生态,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