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6 2021年02月25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14

西南交通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钱亚旭博士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目前的中美博弈相对于特朗普时期回归相对理性范畴,拜登很可能会利用特朗普的“反华遗产”作为筹码与中国进行‘有限的合作’。

  • 拜登政府在打“意识形态牌”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周一表示,总统拜登承诺确保中国企业不能滥用和盗用美国数据,并将确保美国的科技不支持中国的“邪恶行动”。发言人还表示,美国正与中国展开激烈竞争,拜登总统希望“耐心”处理与中国的关系。

西南交通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钱亚旭博士指出,拜登政府的这种表态是在打“意识形态牌”。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主导国际话语权的情况下,这会给全球合作设置障碍。

她说:“在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拜登通第一通电话的时候,拜登就强调过要搞一个全球民主峰会,以此重振自由世界各国的精神。拜登政府是民主党,民主党对外的鲜明特色就是善于打意识形态牌。在所谓的人权、民主问题上,他们都会加强这方面的话语表述。”
  • 相比于特朗普时期,中美博弈或将回归理性

路透社称,SEMI(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周一敦促拜登政府审查限制对华出口美国技术的规定。SEMI主席在致美国商务部长被提名人雷蒙多的信中批评特朗普政府在几乎没有公开征求意见,也没有明确的总体政策的情况下就实施相关规定。他建议美国与荷兰、德国、英国、日本和韩国等国合作,在限制向中国出口半导体技术方面制定共同目标。

钱亚旭博士认为,尽管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并非直接呼吁美国撤销对华芯片禁令,但可以看出,“重审特朗普时期对华技术出口规定”的这一声音是相对理性的,这正是拜登与特朗普在面对中美博弈时最大的不同之处。

钱亚旭博士解释说:“拜登时期的中美博弈能够回归理性的范畴。理性博弈的范畴就是指该合作的合作,该博弈的博弈。比如,拜登所谓的意识形态是他要坚持的立场,那是他们的价值观,哪怕污名化中国也好,这都是他们会坚持做下去的,但是这不影响经济合作。所以,在经济范畴内,在拜登这种建制派政府的主导下,(美国)应该会回归到以自由主义、市场竞争为基石的合作。”
  • 拜登可能会利用特朗普的反华遗产作为筹码

而至于说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理性程度,这取决于美国政治、经济等多方利益集团博弈的结果。目前来看,仍需进一步观察。

钱亚旭博士强调:“大方向是理性博弈,但是在具体的过程中,拜登政府会利用特朗普留下的反华‘政治遗产’作为一种谈判筹码,在这个过程中跟中国进行合作与博弈,或者称之为‘有限的合作’。中美肯定不会立刻回归到合作的范畴内,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是一个网状的复杂结构,现实过程的博弈存在着不确定性。”

关于白宫新闻发言人称美国将与中国展开激烈竞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月2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希望美国新一届政府能够吸取特朗普政府对华错误政策的教训,客观理性地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采取积极、建设性的对华政策。

关键词
拜登, 美国,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