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9 2021年03月09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344

中国最近出台了出于国家安全考量限制外国投资的新规。这些规则涵盖了几乎所有行业,从国防到技术、基础设施建设、运输和金融服务等行业。所有想在中国成立合资企业或购买中国公司的外国投资者,应当提前通知由中国发改委和商务部牵头的工作机制办公室。

可见中国正在创建一个类似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机构。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给予了CFIUS相当大的权力。该委员会在他之前就已存在,但此前它履行的更像是形式上的职能,大多数与外资的交易不在CFIUS管辖范围内。但特朗普以确保国家安全和保护美国技术安全为借口,指示外国投资委员会检查任何外国公司参与的可能获得美国在电信、能源、物流以及诸如人工智能、两用技术等高科技领域的技术的交易。此外,CFIUS还监控那些外国投资者可以访问诸如地理位置或医疗数据等涉及美国公民敏感数据的交易。最后,如果设施靠近美国军事基地,CFIUS甚至还要审查房地产交易。中国的新规定在很大程度上与美国的外国投资管制规定相吻合。其中也涉及军事基地附近的房地产,强调需要监管任何合并、收购、甚至是能使外国公司获得股票权并影响股东的收购。这些新规涉及能源、机械工程、基础设施、交通运输、信息技术、互联网服务、金融服务等领域的投资,一句话,都是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其发展的所有行业。 根据新规定,打算在所列行业进行投资交易的公司必须提前通知由国家发改委和中国商务部牵头的机制工作办公室。收到通知后,办公室有15天的时间来决定是否审查交易。如果决定开始审查,则在一个月内完成。新规规定,在特殊情况下审查可能需要两个月或更长时间。 一些西方观察家把这些新规看作是与中国进行投资合作的障碍。例如,欧盟中国商会负责人伍德克(JörgWuttke)担心,新规则的规模过大可能会降低中国商业环境的可预测性和透明度,而这些措施与中国政府宣布的增加外国投资和扩大中国经济开放性的目标不符。新年前中欧原则上就其谈判始于2013年的投资协议达成一致。伍德克认为,对外国投资审查部门的决定提出上诉的机制不明确,可能会使投资程序复杂化,减少对外国开放的行业数量,这与投资协议框架下达成的一致相抵触。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外国直接投资研究中心主任卢进勇不同意这种观点。在他看来,新规则恰好能使所有市场参与者获得公平竞争环境成为可能。卢进勇主任说:

“我认为这是不矛盾的事情。我们与欧盟达成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其中包括维护市场的公平竞争。而在这方面首先是要产业开放,即投资自由化。那么投资进来了,企业也办起来了,就需要保证公平竞争。比如加强反垄断和反补贴,国有企业透明化,按企业类型或地区一视同仁落实优惠政策等等。总体来看,二者是互补的,并不是说我们刚跟欧盟达成中欧全面投资协定,随后就要赶快公布限制外商投资法规以防止他们大规模进入中国捣乱。我们是没有这层含义的。而且我们现在比较强调的改善营商环境,提高办事效率,减少审批环节,都是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主要内容。”

中方则强调,新规定是保护投资的正常程序。它们为进一步扩大对外资开放的行业所必需。不妨把这些新规与交通规则作一比较:交通规则原则上不禁止道路交通,而是仅确保其安全。在这方面,中国只是在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在美国、欧盟以及许多发展中国家早就存在这类规定。但这丝毫不意味着完全禁止在受控行业进行投资。不过是需要走一些程序而已。那些以前在中国不接受外资的行业现在正在开放。卢进勇专家解释道,这些规则能使每个人都清楚当前的游戏规则。他说:

“我认为,这对外资进入中国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反而很可能还有一些积极的作用。因为这说明我们国家的营商环境越来越法制化和规范化,越来越透明和公开。对外商而言,他们在进入市场之前就能知道哪些行业有所禁止和限制,明确并购方面会有怎样的管控法规。所以我想这可能对外商来中国还是有一定的好处,他们对我国的营商环境能够更加信任。另外,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不是就要限制外资进入中国?我认为不会。因为原来这些领域我们就已经进行管控,而且总体来看随着中国营商环境的改善,我们的负面清单项目会越来越少,应该说管控的领域还是在减少。”

中国正在不断减少禁止外国投资的行业的清单。2020年先是取消了对金融部门——经纪公司、从事期货交易的公司、人寿保险的投资限制。12月底中国又增加了127个将优先吸引外国投资的领域。名单其中包括人工智能、5G通信等技术。中国正在逐步走向全球技术进步前列。以5G为例,中国拥有最多专利。显然中国正在从技术引进国转变为技术出口国。因此,将来中国可能会面临与发达国家相同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中国首先需要保护知识产权和技术。当前的这些规则仅是为了确保外国投资使大家收益,包括投资者和投资接受者,而国家安全不会受到威胁。

关键词
制裁, 经济, 美国, 投资,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