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4 2020年10月20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84

特朗普政府正在审议限制中国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系统的可能性。西方媒体援引知情人士对此进行了报道。据悉,限制的原因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认为支付系统收集用户资料,然后被中国政府所掌握。

据彭博社报道,9月30日,相应会议已在白宫举行。美国官员强调,中国支付系统在海外流行,会带来国家安全风险。支付公司熟知敏感的金融信息和用户个人资料。华盛顿认为,这意味着,这些数据在任何时间,都可能被中国政府所掌握。与此同时,暂时还未制定能够推出限制措施的法律机制。彭博社指出三种可能的场景:首先,是出台类似限制微信和抖音的总统令;其二,是适用2019年的《数字链保护法》;第三,在SDN名单框架下,对中国公司实施制裁。

所有这些方案,除第一种外,都需经过相当长的官僚主义程序。如想在大选前通过这些措施,所剩时间是相当之少。颁布总统令,但如微信和抖音所证明的,可能会遭遇法庭抗议。从实质看,美国针对以上公司的制裁,并未付诸实施。

美国政府认为,涉及微信和抖音,法院可以保护言论自由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为论据。但针对金融企业,实际上很难做到以此为佐证。因此,在此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完全有可能按以往惯例签发新的总统令。但是,即使总统令能够生效,也不可能对中国公司造成金融“核”打击。在中国国内移动支付市场,支付宝和微信几乎占垄断性地位。去年,中国4/5的支付业务是通过两套系统中的一套进行的,总额超过40万亿美元。这些公司在海外的收入微不足道。蚂蚁集团(Ant Group)控股支付宝,海外收入不超过5%。不难计算,美国市场占比仅在统计误差之内。所以,在美国禁止支付宝或微信,对这些公司来说构不成敏感。

但问题在于,如果推出“SDN黑名单”,则任何与中国公司的交易,对其伙伴来说都是有害的。支付宝和微信将出现美元结算问题。这意味着,中国金融科技巨头,最好的场景是限于国内人民币市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刘典认为,这种场景可能性不大,但不能完全排除。要知道,美国的主要目标是遏制中国金融企业的国际扩充,即人民币国际化。

他说:“美国之所以打压像阿里巴巴和腾讯旗下的相关支付软件和公司,最核心的利益还是在于打压以支付宝以及微信支付为首的中国支付平台公司的境外扩张,因为这种扩张的速度非常快。随着中国游客在东亚和欧美地区活动,这些支付方式在境外的使用频率也越来越高,直接成为了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重要支撑手段。另外更重要的是,海外国家的民众使用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后,他们大量涉及金融的数据以及用户资料就会被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所收集,而这在美国眼里会觉得威胁到了国家安全,毕竟这些数据都是金融信息服务方面非常核心的关键资产和信息。因此美国若是出台相关的措施不是为了阻碍一家公司的上市,而是从战略全局的角度去打压和抑制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

值得注意的是,彭博社有关可能对中国公司实施制裁的新闻,是在蚂蚁集团在上海和香港计划双上市前公布的。蚂蚁金服准备募集350亿美元的资金,这是史上最大的募集额度,甚至,要比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石油集团的290亿美元还要多。也许,华盛顿期待的是,这则新闻可能摧毁投资商对公司股票的需求。尽管如此,预期并未实现。在美国,蚂蚁集团的股票甚至还上涨了1.4%,而在香港却没什么变化。原则上是符合逻辑的。中国支付系统如果是在海外市场扩张,那么主要还是针对中国的海外游客。要知道,公司的主要业务在国内,投资商暂时并未感觉到美国可能制裁对公司造成的风险。

制裁也许会对美国股市造成打击。2018年,美国银湖管理有限公司(Silver Lake Management LLC)、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 LLC)和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Inc)曾向蚂蚁公司投资起码5亿美元。如果实施制裁,这些公司的投资款返还可能成问题。在此情况下,很难评估中国科技金融集团将有多少损失。暂时还不清楚,是否将推出制裁,如果推出,具体是怎样的制裁。显而易见的是,国际金融体系的不确定性在增长,这本身已是重大风险。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刘典指出,在此情况下,中国的首要任务是,集中精力,完善自己的金融系统,解决存在的问题和融入世界金融体系问题。

他说:“目前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完善自己的金融体系,无论是从金融科技的发展角度来看,还是从自身金融体系制度性的构建来说,特别是在对接国际金融体系方面,都还有很多有待改进的地方。另外,当前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的主要盈利点仍然在国内,国际方面尚处于发展和扩张阶段。近年来随着全球政治局势的变化,政治风险的上升速度远超过了我们很多人的预期。尤其是在我们已经面对着来自美国打压的情况下,中国企业更需要加强建设,在面对国际政治风险层面形成风控对冲机制。”

蚂蚁金服能成SWIFT的竞争对手?
© AP Photo / Manu Fernandez
暂时有一点是明白的:如果出现新一轮金融制裁,那么中美关系将更加恶化,也许,会迫使北京采取某些回应措施。对美国企业来说,这些措施将是敏感的。美国5大银行在中国有业务,总额大约是700亿美元。但这仅是中国45万亿美元金融市场份额中的极小部分。并非偶然,美国高盛和摩根大通宣布,将增加在中国合资企业中的份额。制裁将把维萨卡和万事达卡进入中国市场的计划一笔勾销。对它们来说,这相当令其沮丧,要知道,这些公司一直在努力获得期待已久的许可。美国运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也将不会高兴的太久,这家公司是美国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企业之一。

如果华盛顿走向极端,切断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美元结算准入,那么将形成反弹,对美国所有在中国市场上的公司造成打击。比如,万豪国际或肯德基将失去在中国的客户。显然,在几乎有9亿移动用户的国家,失去客户,就意味着失去所有。但这并非是最重要的。美国每次滥用制裁打压,都会让人产生疑问,现有的金融系统是否只是在为华盛顿的利益服务。很多国家,越来越经常地提出同一个问题:依赖美国的金融系统是否是安全的、有远见的?

关键词
金融, 中国, 美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