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 2020年07月08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264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各谈判方准备在2020年底之前签署该贸易协定,同时表示该协定仍向印度开放。这是6月23日在东盟轮值主席国越南举行的15个RCEP国家第十次部长级会议的结果。

协定的签署无疑证明,参与者坚定支持该地区的多边贸易体系、经济一体化和发展,视频会议后对媒体发布的声明中指出。

部长们一致认为,RCEP在应对COVID-19疫情造成的严重危机的条件下的重要性。新冠疫情是给贸易、投资和全球供应链发出的前所未有的挑战,需要全球协调一致应对。
2019年11月在曼谷举行的东盟峰会上,十个协定参与国,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一致同意该协定的所有条款。因第16个谈判参与者印度的阻止,没能就消除未来自贸区境内贸易壁垒达成共识。印度尤其担心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廉价商品和服务涌入本国市场。结果,该协定最终版本的签署被推迟到2020年。
俄罗斯外交学院教授安德烈·沃洛金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印度一直是一个问题伙伴。

安德烈·沃洛金说:“印度从一开始就通过一些高级别人物的口对外宣称,该协定没有充分考虑到其利益。印度要保护本国工业部门和商界利益。印度人很乐意谈论自由贸易,但是他们的自由贸易原则是有选择性的。印度人认为,按照这项协定,自己将遭受一些经济损失。现在印度人只能在不加入该协定或暂时远离它的条件下,解决自己的国内问题,而这样的问题有很多。”

在越南举行的此次部长级会议之后,未来贸易协定的参与者在一份声明中强调,印度是RCEP谈判的重要参与者。文件中承认,印度参与该协定将有助于整个地区的发展与繁荣。声明强调,RCEP的大门仍对印度敞开着。
如果印度决定加入这个未来的自贸区,就必须就“游戏规则”与RCEP参与者分别达成协议。而印度选择的疏远区域一体化的路线有可能让它在背离发展印中经贸关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遗憾的是,这种趋势最近在与自己最大贸易伙伴的关系中变得越发明显。印度政府不仅没有把消除对华贸易壁垒作为迈向RCEP的新的一步,而且相反,还在考虑给对华贸易设置更高的贸易壁垒。

安德烈·沃洛金教授就此评论道:“印度不可能因此给中国乃至印中经济关系造成严重损害。这些强化措施更具有政治性,并与边界冲突,与2017年洞朗高原对峙事件的重演有关。”

成都世通研究院执行院长龙兴春在为《环球时报》撰写的文章中称印中贸易对抗是印度经济上的“自杀”。龙兴春院长在接受卫星通讯社记者采访时回答了有关中印两国谁会因这种短视政策损失更大的问题。

他说:“我认为,无须担心民间的抵制活动,毕竟过去也常常发生且效果不大,只是印度民间表达愤怒的一种方式。但是如果政府也有参与其中,特别是印度电信都是国有企业,那么政府行为无疑会造成比较严重的后果,会实质性地阻碍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导致贸易活动减少。在这一情况下,首先相关的中印企业可能都会遭受直接损失。从国家层面上来看,中国是印度最大的商品贸易伙伴国。由于中国对印贸易在整体贸易占比较低,约为2%左右,因此中方不会受到过大的负面影响。但是印度则不然,因为若是抵制中国商品和设备,印度便需要寻找替代品。一方面在本土恐怕不容易找到,另一方面从其他国家进口可能又面临着更高的价格,无论如何对印度消费者恐怕都是不利的。”

显然,与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更紧密合作(包括在RCEP框架内)可使印度受益,并帮助印度阻止经济下滑。此外,印度某些工业部门严重依赖来自中国的进口,没有与中国的合作就无法运作。还有,中国与东南亚和东亚国家建立有高度密集的生产链。人为地从这些链条中排挤中国,限制中国成为全球产业链中最重要的环节,将不可避免地阻碍印度与其他国家的合作,并从长远来看会恶化其自身商业环境。

关键词
中国, 印度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