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5 2020年08月12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253

中国公司在世界价值供应链方面呈上升之势,尽管存在冠状病毒和与美国贸易对抗的复杂性。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亚太地区合伙人帕特里克·温特(Patrick Winter)在接受CNBC电视台采访时这样指出。他认为,产能从中国迁往其它国家,是经济发展的自然过程,中国不会失去什么。

印度有意在全球供应链中排挤中日韩
© AFP 2020 / INDRANIL MUKHERJEE
中国在几十年时间里,一直被认为是“世界工厂”。几乎所有的消费品,包括纺织品、玩具和家电,都写着“中国制造”的标志在世界销售。中国的主要竞争优势在于廉价劳动力丰富,这点,迫使世界工厂向中国转移。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仅生产消费品,但从9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的收音机和摄像器材、美国的计算机和配件以及俄罗斯车厂组件开始在中国制造。
目前的冠状病毒疫情显示出,世界对中国生产的依赖程度。世界各地所需的测温仪、口罩和其它个人防护品,原来很早以前已开始由中国供应。医药品也是同样的情况:比如美国,布洛芬和必理通完全依赖于中国。武汉疫情严重时,全世界的苹果手机产业遭到重创。要知道,武汉是苹果产品的主要生产地。因此,2月份的时候,公司已经发出警告:市场上的智能手机可能出现短缺
在与美国贸易战和冠状病毒疫情作斗争的背景下,美国和某些国家,越来越呼吁降低对中国的依赖,并将产能迁往其它国家。比如日本,正拨出23亿美元,帮助公司将一些极为重要的产能、其中包括医疗商品从中国迁走。谷歌和微软正在考虑,将一些生产迁到越南和泰国苹果试图将部分智能手机生产移往印度。美国总统特朗普号召美国公司将生产转移到祖国,使美国再次强大。
但安永合伙人帕特里克·温特认为,在疫情和贸易战很早以前,一些公司已在考虑将产能迁走。这方面没什么政治前提,是市场规律在起作用。中国作为廉价劳动力国家,已失去了自己的优势。根据国际劳工组织《2018/19年度全球薪资报告》,考虑到通货膨胀,世界工资平均增长不超过1.8%。但中国却稳定增长了8.2%。中国人均GDP已经超过9000美元。与其它一些国家相比确实要少很多,比如美国是59000美元,英国是40000美元,俄罗斯是10000美元。但与人口稠密的亚洲国家相比,中国已成富有之国。印度人均GDP仅有1900美元,越南少于2500美元,柬埔寨是1300美元。
自然地,很多商品、尤其是不需高水平劳动的商品,在这些国家生产要便宜很多。因此,当中国在世界价值链供应方面处于上升之势时,发生产能转移是客观的进程。现在,中国不再向毛绒熊和运动服生产投资,而是投向芯片、半导体、人工智能和区块链。2017年,中国在研发方面投入了4960亿美元,与美国的5490亿美元几乎比肩,并相当于欧洲34个国家的投入总和。中国一些公司,在世界高科技研发方面正处于领先地位。比如华为,大多数5G专利属于这家公司。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中国不会放弃生产,但将转向生产高附加值产品。而且,这一进程要比其它国家更快些。

她说:“我认为今后中国并不会放弃的,只是进行产业的调整和升级。毕竟达到一定的发展阶段,劳动力成本和土地资源成本就会上升,那么自然就会从劳动密集型逐步向技术密集型或研发密集型过渡,华为就是一个榜样。所以我认为过渡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规律以及到一定阶段的转型。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也强调,‘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所以中国确实在准备转型,或许我们的过程可能还要比其他国家快,因为我们没有固有思想。”

专家陈凤英认为,这一道路并非坦途。华为公司的经验表明,当中国在世界标准和技术方面正获得领先地位时,西方国家开始焦躁,因为这对其技术主导带来了威胁。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和中国其它一些公司纳入黑名单,在五代通讯网建设领域,以国家安全为借口禁止使用中国设备,这仅是中国在世界价值链上升过程中的部分障碍。

她说:“我认为肯定会遇到一些障碍。首先华为这样的企业我们目前只有一家,而且核心技术并不掌握在我们的手中,虽然成功在美国上市,但是美国若想制裁我们就会变得比较被动,可以说风险是暴露在别人面前的。其次,越向上游推进,就越与国际接轨,与美国在核心技术方面的竞争也不可避免。不过在竞争的过程中,中国也在学习如何去竞争,而且博弈还使得中国将更加关注研发的,同时过滤掉一批不合格的从业者。”

很难说,产能从中国转往其它国家会瞬间发生。最近一些年里,很多公司选择中国做为生产基地,与其说是因为劳动力廉价,还不如说是因为国内的产业链条齐全。甚至,生产出看起来相当简单的台灯,其实也并非容易,因为台灯里的关键组件LED灯,从生产技术流程看是相当复杂的。正因为如此,尽管印度或其它一些亚洲国家提供更为优惠的劳动力条件,但向这些国家转产的仅是最为普通的产品或版型。比如苹果公司,2017年开始在印度组装iPhone SE 和 6S,但规模因国内市场需求有限而不能大规模生产。曾有计划,在2019年年初,将部分更为昂贵的苹果产品迁往印度,但计划暂时还未落实。
与此同时,中国在继续增加技术能力,并在国际标准组织中推出自己的标准。2011年到2020年,中国在国际ISO标准组织技术委员会秘书处代表增加到了73%。中国参加3GPP并具有投票权的公司数量,目前已达110家。这要比美国的投票数多出1倍。中国在联合国以下专门机构负有领导地位:联合国粮农组织、国际民航组织、国际电信联盟和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

关键词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