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6 2019年11月13日
专家:中国必须控制金融市场否则可能发生危机

专家:中国必须控制金融市场否则可能发生危机

© AP Photo / Ng Han Guan
经济
缩短网址
0 69

中国股市再度暴涨,上证指数(Shanghai Composite)在过去半年内飙升10%多。许多公司的股票在这段时间内的上涨幅度超过50%。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增速仍像过去一样在放缓。这让人想起中国股市2015年上涨与经济增幅不对称,并最终崩盘的景象。

世界实践表明,股市在危机爆发前总会暴涨。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时,日韩两国就是这样,2008年的美国同样如是。虽然由于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股市准入有限,中国股市因而仅对世界市场产生间接影响,但包括普通中国股民在内的本土投资者的资金可能处于威胁之下。

外国经济学家们在谈论中国金融体系时,总爱回忆起一件事儿。1974年,当邓小平打算前往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时,中国代表团似乎难以筹集头等舱旅费,北京仅找到了3.8万美元。这笔资金当然够用,中国人没有在"腐化的西方人"面前"丢脸",但按照传说,正是在这个时候,邓小平开始意识到,中国经济需要改革。无论如何,当时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开展的各种试验,国库银钱确实所剩无几。需要尽快增加国家预算,以开展进一步的变革。

在计划经济和缺乏市场机制的条件下,金融监管当局完全放开了手脚。他们可以下调存款利息,上调利率、流动性标准和强制储备资源,管控资本流动。而在市场条件下,这些措施将立刻扼杀银行业。在收入高得多的股市已经存在的情况下,如何能够强迫人们低息存款?但中国过去不存在这些问题。除了国家银行外,人们没有任何其它选择。通过低息揽储和高息放贷,银行赚取了巨量资金。实际上,中国银行系统控制了国民经济资金,再把这些资金重新分配,用于补贴国有公司、资本密集型工业,以及为了改善形象而建设的基础设施项目。这种现象被称为"金融压抑",术语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爱德华·肖(Edwards Shaw)和罗纳德·麦金农(Ronald Mckinnon)早在1973年引入的。

在计划经济和缺乏市场机制的条件下,金融监管当局完全放开了手脚。他们可以下调存款利息,上调利率、流动性标准和强制储备资源,管控资本流动。而在市场条件下,这些措施将立刻扼杀银行业。
© AP Photo / Andy Wong
在计划经济和缺乏市场机制的条件下,金融监管当局完全放开了手脚。他们可以下调存款利息,上调利率、流动性标准和强制储备资源,管控资本流动。而在市场条件下,这些措施将立刻扼杀银行业。

1990年,中国首个证券市场在上海揭牌,起初参与者们只有专业投资者和经纪人。但人们的财富在日渐增加,自然就会寻找资本保值和增值的办法。鉴于银行业已经无法像过去一样为人们提供哪怕是超过通货膨胀速度的基本理财产品,所以人们就开始把资金投入相邻部门,于是影子银行应运而生,这是一种类似信托和资金市场基金的非银行机构,以提供高于银行利息的方式揽储,并发放贷款。而随着住宅建设的发展,房地产市场成为具有前景的投资方式,在过去十几年来,房地产市场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极快速度发展。而第三条保值增值道路,则是把资金投入股市。居民储蓄资金开始逐渐从银行业流入股市,开始形成金融泡沫。国家通过实行自然人限购第二套房,在买入住房后限制出售时间等措施,几年来一直在企图戳破房地产市场泡沫。同时,国家通过制定互联网贷款平台监管规则,甚至是禁止开展某些活动,如禁止所有形式的首次代币发行(ICO),来打击影子银行。

世界实践表明,股市在危机爆发前总会暴涨。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时,日韩两国就是这样,2008年的美国同样如是。虽然由于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股市准入有限,中国股市因而仅对世界市场产生间接影响,但包括普通中国股民在内的本土投资者的资金可能处于威胁之下。
© REUTERS / Thomas Peter
世界实践表明,股市在危机爆发前总会暴涨。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时,日韩两国就是这样,2008年的美国同样如是。虽然由于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股市准入有限,中国股市因而仅对世界市场产生间接影响,但包括普通中国股民在内的本土投资者的资金可能处于威胁之下。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本次股市暴涨如出一辙,因此需要控制股市,以便及时消除已经出现的风险。
她说:

"中国对金融领域不是在加强监管,而是正在进行统一监管,也就是说,过去分散在各个部门甚至是各个行业中零散、分裂的监管,现在变成了更为集中的大监管,或者称为"一盘棋"监管。这是理念上在发生变化,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已经成立了,这是为了加强安全的一种举措。我们能够看到,现在网络金融这种分散的金融在追求创新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其风险没有得到更多的关注。例如,校园贷款已经闹出了人命。此类行业就是我们的"一盘棋"监管要解决的问题,未来可以贷款,但是要通过正常、合法的渠道贷款。此外,股市方面,一直说要建设多层次的股权融资市场,但是现在的融资和监管是不配套的,还存在很多的暗箱操作。这也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所以我认为,我们是在解决问题,并不是在压制,合理监管是应该的。我们一旦对于一些不合理的做法进行监管,对违法行为进行处罚,就会有些声音说我们在加强监管,金融压制。必须明确的是,我们今后对外资是要开放的,但是在"放"之前必须要有一个"管"。"放"和"管"是一对矛盾,如果没有很好地进行"管","放"的最终结果就是金融危机。事实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在资本项目开放之前,必须要出台相关的法律,否则资本进来后就会出问题。我们所制定的相关政策都是开放前的制度建设。"

中国股市崩盘将对整个经济显现出多米诺骨牌效应,这并不是事实。可以说,股民主要是在2015年惨遭损失。问题在于,在上交所和深交所交易的绝大多数股票都是国有公司的股票。而对于国有公司来说,在股市上募集到的资本并不是他们主要的资金来源。自由流通市值加权指数(Free-float market capitalization-weighted index)可以勾勒出全景: 除去战略投资者、高管和国家拥有的股票外,处于自由流通中的股票数量。按照《金融时报》的数据,中国的自由流通市值加权指数不超过38%,美国是94%,日本--75%。但不能说,中国的情况就是安全的。问题不仅在于此,这威胁到社会稳定。
早在2015年,《中国日报》就刊发了一篇名为《该是时候终止金融压抑并开启自由化了》Financial repression的文章。文中说,国家对利率、贷款、资本流动的严格管控开始为经济带来危害。确实,当国家过分干预市场计划过程时,就会出现倾斜与失衡,这最终将扼杀经济,就像苏联所发生的事情一样。需要进行监管,但及时停止也同样重要。市场有时会自己找到平衡点,届时泡沫将会小得多。

相关的:

外国资本可助中国整顿金融秩序
关键词
股市,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