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 2016年12月06日
直播 :
    The Chicago Stock Exchange

    芝交所愿把部分股权售给重庆投资者

    © AP Photo/ M. Spencer Green
    经济
    缩短网址
    0 3200 0 0

    芝加哥交易所(以下简称“芝交所”)驳斥了所有对自己将要出售部分股权给中国重庆财信企业集团交易的不透明的指责。交易所法律总顾问James Ongena指出,中方不可能控制交易所潜在的投资者以及直接或间接参与交易所业务的公司。交易规则也能保证不受可能来自官方的影响。

    人民币
    © REUTERS/ David Gray
    芝交所董事会还在今年二月就一致批准了与中国重庆投资者的这笔交易。所以交易所负责人的表态首先就是针对美国政界那些反对此笔交易的人。之所以出面解释,很有可能是因为11月28日有报道称,此笔交易中中方投资集团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和全球芯片生产商巨头之一Lattice Semiconductor Corp.的交易违反了透明原则。后者总部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波特兰。有人猜测,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与中国官方有关系。虽然这只是猜测而没有证据,但不仅有可能让这笔13亿美元的交易流产,而且也可给美国政府有关部门带来更大的压力。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对同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的交易是否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的调查也正接近尾声。芝交所总裁凯林要等到12月底才能获得CFIUS的答复,所以新的政治干扰因素对他的各种计划只能起到破坏作用。

    中国有可能收购芝交所遭到华盛顿的抵制。《金融时报》提醒说,特朗普在参加竞选时就把此笔交易当作美国在国际市场逐渐失去竞争力的例子。财经大学金融市场和金融工程教研室教授鲁布佐夫就此指出,芝交所交易总量仅占美国交易市场的0.5%,这里涉及到的纯属中美合作伙伴间互惠的商业交易。

    鲁布佐夫接着说:“考虑到芝交所的份额,特朗普显然是夸大其词。他不过是为了在媒体空间大造声势。我认为,这纯属一笔生意,而且是一笔不大的生意,不过是为了资本出口。中国现在的确勇于毛遂自荐,争取让自己的投资呈现多样化,因为他们只获得20%的管理权。而美国伙伴的兴趣就在于出售部分股权进而获得资金。是的,如果此笔交易被批准,中国资本将首次成为美国交易所的股东。但这属于国际惯例。交易所早就可以公开买卖。例如,作为美国第二大交易所的纳斯达克10-15%的股权属于来自阿联酋的基金。世界正逐渐全球化,资本正流向四面八方。”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在接受卫星网采访时表示,考虑到中国公司股票的行情,同中国合作只能提高芝交所的竞争力。

    梅新育解释说:“在我看来,这笔中国财团拟收购芝加哥证券交易所股权的交易,从经济因素上来考虑,是一笔有望实现双赢的交易。首先,对于中国的和投资者而言,他们都希望打入国际资本市场,美国的资本市场对中国的投资者而言一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市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于芝加哥证交所来说,它在美国国内的证交所的竞争中,目前是处于劣势的,要想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的竞争压力之下实现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就必须寻求自己新的竞争优势。如果芝加哥证交所能够与中国的资本接上关系,就会有助于吸引更多的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到芝加哥交易所上市。这有助于芝加哥证交所在北美的证券交易竞争中,打造自己独有的竞争优势,从而实现自己的生存发展。”

    此笔交易金融方面的内情不得而知。不过中国企业2016年初以来在美国签署了规模空前的645亿美元的并购交易协议。这约占今年中国境外收购合并总量的三分之一,而今年中国公司购买外企的总金额高达2000亿美元,同比增长近一倍。中国投资者如此活跃,首先引起美国政治圈子的不满和恐慌。与政治圈子内的人不同,商业界人士注重的只是与中方交易获得的直接利益。

    专家们注意到,中国资本在美国的主要流向之一就是土地,与房地产一样。例如,中国公司在爱达荷、密歇根、俄亥俄、宾夕法尼亚等州购买土地建造科技园和工业园。中国造船公司还收购了在加利福尼亚长滩和波士顿的港口。

    所有这些都促使美国政界重新评估中国在美国市场的角色。白宫新一界政府将作何反应,暂时还只能去猜测,因为它还在拟定自己的政策,挑选负责包括经济和国家安全等责任的关键人物。但是仅从芝交所做出的保护性反应来看,美国企业家们对美中商业联系的稳定远没有足够的信心。

    关键词
    芝加哥, 中国, 美国
    社区公约讨论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