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3 2020年10月21日
新型肺炎疫情
缩短网址
0 111

基于黑猩猩腺病毒载体的疫苗试验不断地遭到质疑,质疑对黑猩猩腺病毒缺乏足够的试验所带来的 “危险”以及新技术的不确定性。阿斯利康候选疫苗的试验在美国仍在暂停之中。

在阿斯利康(AstraZeneca)因受试的一位志愿者身上出现无法解释的神经系统病症而暂停COVID-19新冠疫苗临床试验的数天后,这家英国瑞典合资制药公司发布了一份111页的试验计划,计划许诺新冠病毒疫苗有“ 50%的效果”。那也正是阿斯利康第一次透露在英国进行的三期临床试验的参与者中出现过第二例严重的病症。

这家公司已经在英国恢复了试验,即使其中的一名受试者出现了横贯性脊髓炎,一种脊髓的炎症性疾病,而同时另一名志愿者的病症仍有待确诊。不过,《纽约时报》援引一位熟悉情况的知情人士的话暗示,第二个人较早时候遭罪于相同的副作用,而阿斯利康此前却从未有报告过。《电讯报》刊出的一篇文章,结果是“ 7月份的第一次暂停并未公开披露,而试验又重新启动”。

阿斯利康不顾在出现两例严重病症之后要求进行更为深入研究的压力,已经在英国、巴西、印度和南非重启了试验,不过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发出誓约之后,试验在美国仍处于搁置之中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的国家神经障碍和中风研究所病毒研究负责人埃文德拉•纳斯对CNN表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最高层对此非常关注。”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专家们也持有相同的立场。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斯蒂芬•哈恩在接受美国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参议员蒂姆•斯科特的Instagram Live实时咨询时:“我们在此是为了保护美国民众,我们将与该公司进行重要的合作,以查明是否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问题。”

哈恩说:“我们并没有掌握所有的事实,因此我们不知道其本身的因果关系,但是我们确实需要对它进行调查。我们的首要责任是美国人民的安全。”

阿斯利康因缺乏透明度屡次遭到科学界的批评。

哈佛医学院和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前教授威廉•哈兹尔廷博士对《福布斯》表示:“阿斯利康暂停试验的细节尚未完全披露,内部讨论也未公开。令人鼓舞的是,为了患者的安全性,他们暂停了试验,但是这家制药公司缺乏透明度仍值得警惕。这种疫苗是用来挽救生命并使世界恢复正常的,然而却不让公众知道每日的进展?人们应该对有疑问的安全事项有更多的了解。”

危险的赌博

文件以及阿斯利康新冠病毒疫苗临床试验的受损暂停,暴露出了过度依赖黑猩猩腺病毒这一新兴未经验证的技术带来的风险。与已经被广泛研究并有效地用于生产许多疫苗和其他药物的人腺病毒载体相反,黑猩猩腺病毒从未在全球范围内任何批准的疫苗中使用过。按照俄罗斯科学家的看法,主要的问题是缺乏对这些疫苗的长期研究:没有人知道它们是否会构成致癌风险或者影响生育。

人腺病毒被一些制药公司用来生产COVID-19新冠疫苗,这包括中国的康希诺公司和美国的强生公司,以及加马列亚研究中心所生产的俄罗斯的卫星-V疫苗。

俄罗斯的卫星-V疫苗:首款注册的COVID-19新冠疫苗

8月11日,俄罗斯马列亚研究中心正式注册了世界上第一款名为卫星-V (Sputnik-V) 的疫苗,经过两期成功的试验,证明了它能够为参与测试的所有志愿者增强抗击病毒的免疫力。目前,俄罗斯正在进行该疫苗注册后的三期临床试验,涉及大约2000人。

国际首屈一指的科学杂志《柳叶刀》发言人9月9日向卫星通讯社表示,国外同行对俄罗斯“卫星-V”新冠病毒疫苗研究学者的结论提出质疑,建议俄方做出答复。 《柳叶刀》9月初刊发了俄罗斯“卫星-V”新冠病毒疫苗两个阶段临床试验的结果,随后多个国家的数名学者很快就在意大利专门揭发伪科学研究的Cattivi Scienziati网站发表公开信,质疑俄罗斯的疫苗数据。

公开信的发起人及其作者之一、意大利的恩里克•布奇是Resis Srl公司的老板,该公司为在专业刊物上发表科学论文的准备工作提供服务,包括检查要发表的数据是否存在不一致和错误。许多经布奇发表的东西都包含可能的与商业活动相关的利益冲突的信息。与此同时,布奇和其他专家给“卫星- V”疫苗研发人员的最初的公开信中并没有包含有关利益冲突的信息,只有在向《柳叶刀》杂志提出正式要求时它才被披露。研究机构和制药公司,包括那些开发新冠病毒疫苗的公司,都是审查科研报告的这家公司的潜在客户。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