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 2020年10月23日
新型肺炎疫情
缩短网址
俄罗斯首款新冠疫苗正式注册 (171)
0 130

对西方来说,俄罗斯在冠状病毒疫苗研发方面领先,不仅是令人不快、意想不到的事情,而且简直是令人愤怒的政治上的和金融上的挑战。一方面,落后而又不民主的俄罗斯,无权在此类复杂且技术先进领域取得突破;另一方面,天文数字之大奖,让人产生的想法是,将绕过西方制药集团,这点让他们出现烧心感。比如,向印度供应一亿份疫苗新闻,就已足够了。

毫不奇怪,俄罗斯遭遇诸多败坏俄科学家劳动成果的企图:大政治,大资金。

鲨鱼之侧,总有吸盘鱼的位置,时不时的会有什么东西从“主人的桌子”上落给它们。

《柳叶刀》是最为古老且影响力巨大的医学杂志。围绕该期刊有关“卫星-V”疫苗测试结果的文章,正发生此类故事。

文章迅速遭到批评。美国坦普尔大学生物学教授Enrico M. Bucci的公开信,被世界媒体转载,成为轰动性新闻。这位教授对“俄罗斯研究人员可能的错误”表示担心。西方国家25位学者对他表示支持。

《柳叶刀》建议俄罗斯研发人员回答提出的问题,并得到了回应。伽马列亚中心向杂志提供了“卫星-V”疫苗全版临床研究纪录。俄罗斯直投基金总经理基里尔·德米特里耶夫在其专栏中,对西方批评者的主要意见作了了回应。同时,建议他们在自己的眼中寻找“原木”,消除俄罗斯人对他们主要研发工作产生的疑虑。

与此同时,问题不仅仅在于我国研究人员集中精力关注的纯学术材料上。

问题在于,这封轰动性信函的作者Enrico M. Bucci有着相当显著的个人简历。BBC将其称为“著名伪科学斗士”。但更正确的定性,应是“来自科学界的商人。”

2016,Bucci成立了Resis Srl公司,专门从事科学论文的正确性、完整性鉴定。

在现代科学界,这是相当时髦的话题。最近一些年里,总有学者被抓住小辫子,其中包括在发表的文章中找到粗浅的错误。问题并非在于滥用或者欺诈,通常,诚实的错误一旦被公开,不仅对学者造成打击,甚至整个学界也受重创。

为避免此类问题,一些学者和研究机构,在文章刊发前,经常会找专门的公司作第三方验证。其中,Bucci公司曾受雇于德国弗里茨•李普曼研究所。因为若干时间前,他们的文章中因出现错误而引发丑闻。《自然》杂志对这段历史有过详细的介绍。

细节之处在于,此类生意叠加一定的道德限制,这点,Bucci是非常清楚的。2019年12月,也是在那本《自然》杂志中,曾刊发学术工作纯洁性和严谨性的材料,Bucci是这篇文章的联合作者。文中坦诚地指出,Enrico M. Bucci存在利益冲突问题。

简而言之,当商业公司持有人公开介绍其公司业务情况,实际上是在给自己做广告。

毫无疑问,当谈及“揭发”俄罗斯疫苗一事,此类细节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西方国家利用Bucci公开信(某种意义上看,是自我广告),以便对俄罗斯的研发成果再进行打击,从而破坏或者哪怕是弱化其领先地位。而教授本人获得的影响度,是他在任何其它场景中都无法奢望的。可以说,是在“炒作”。百千媒体人也是按照这个原则行事的。

毫无疑问,这将给他的商业合同带来好处。在大政治的浑水中捞取炒作效果,是相当有利可图的事情。这和科学,其中包括与医学和拯救全世界数十万人的生命没有任何关系。

题目:
俄罗斯首款新冠疫苗正式注册 (171)
社区公约讨论